專家評「兩高」打壓新規:中共最符邪教定義

文章分類: 評論觀點
   

近日大陸最高法和最高檢出台對所謂邪教的新司法解釋,受外界強烈質疑,中國問題專家表示,2017年海內外都在說有大事發生,中共極度恐慌,因此近期對法輪功打壓升級,這是世俗專制對信仰民眾的政治迫害。

1月25日,大陸官網針對所謂邪教的界定、量刑、宣傳品的認定程序等進行了相關「司法解釋」,並稱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同天人民網刊登一則大同女子懸掛法輪功條幅而獲刑的消息。

兩高對所謂的邪教的界定:「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它名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製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矇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這個定義早在百度上被民間用來將中共對號入座,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朱欣欣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根據共產黨自己對邪教定義,「共產黨它的組織、它的意識形態、它的圖騰,都是很符合真正邪教的本質的。所以這事情依然是世俗專制政權對於其他人的信仰一種迫害。」

此前民間就有人評論說:其中除了「冒用宗教和氣功名義」以外,剩下每一句話都能與中共的本性對號入座。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中共可以把任何自己不喜歡的信仰團體都說成「邪教」,並大肆在它們之上裁贓,也成民間共識。

朱欣欣就掛法輪功條幅被判刑事件表示,「這位女士之所以採取非常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心聲,說明在中國還是缺乏信仰的自由。我們想一想一個世俗的政權它來定義別人的信仰為邪教,這本身也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它是無權干涉宗教的,只要這個宗教沒有造成社會的危害,他就不應當來評定別人信的是邪教還是宗教。」

他說,法輪功信仰的是真善忍的原則,這是一種信仰的表達,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沒有傷及他人,這不應當用法律來處置她。

他認為,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有信仰的人,他們的自律性很高,個人對道德要求也很高。「有信仰的人明白道德的背後有一個更神聖的來源,不是簡單的一套清規戒律,而且更能夠有意識的來堅守這個道德,比一般人要強一些。」

朱欣欣強調:「是中共的迫害引發了法輪功學員對自己的權力捍衛,是自衛的維權行為,他不是去奪權、向統治者直接的進攻,所以根本談不上危害社會。我覺得是中共對他們的政治迫害。」

近年來,國際社會越來越關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不僅美國國會343決議案,歐盟也有類似決議案,譴責和要求停止對法輪功團體的迫害,提出派第三方機構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進行獨立調查。至今20多萬的法輪功學員向兩高狀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

中共在低調一陣子之後,近日突然高調重提「邪教問題」,朱欣欣認為,「它之所以現在又進一步打壓,說明中共現在面臨的各種社會矛盾的總的爆發,社會的危機在加重,它對自身統治的安全性感到很大危機。」

朱欣欣說:「整個社會都有一種預感2017年要出大事,所以國內外的輿論都在說,他們心裡也很發毛,內心恐慌,在全面地進入到一種戰略的狀態。所以他們要把維護政權的安全和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

在兩高出台所謂「邪教」問題的司法解釋之前,1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談及各級法院要做好意識形態工作時說,要堅決抵制「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遭到社會各界的強烈彈劾要求他立即辭職。

朱欣欣表示,周強這種說法是向政治權力獻媚,等於否定了他們司法部門本身獨立的權力,這是很荒唐的。

「他們也看到這個說法不得人心。等於把中共的專制的底褲都給露出來了,面子上很過不去,在國內外影響很惡劣,但實際上周強所說的話是把中共的真話給說出來了,它就是反對搞司法獨立,就是要政治權力的專製為核心。」

朱欣欣表示: 「中共的司法部門就是中共的政治權力的工具,它沒有獨立司法的地位,所以它所說的『依法治國』,這個法實際上不是真正地體現公平正義的法律,體現的是中共的政治體制所定的惡法的規則,和我們說的『依法治國』還不是一回事,因此它說一套做一套,它的『依法治國』根本不是真正的法律,而是政治權力。」#

【大紀元2017年01月26日訊】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