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毒地〞環保組織敗訴 被判高昂受理費公眾不滿

文章分類: 民冤抗暴
   

1月25日上午,〝常州毒地〞公益訴訟案宣判,兩個環保公益組織〝自然之友〞、〝中國綠髮會〞敗訴,被判承擔189萬元的案件受理費。消息一公布即遭到公眾不滿,有網友質疑,錢是怎麼算出來的。

 
 

據陸媒報導,江蘇省常州市中級法院認為,涉案地塊的環境污染修復工作已經由常州市新北區政府組織開展,環境污染風險得到了有效控制,兩原告的訴訟目的已在逐步實現。

因此,對兩原告提出的判令三被告消除危險或賠償環境修復費用、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兩原告主張由三被告承擔律師費、差旅費等相關費用,本院亦不予支持。

審判結果一公布即遭到公眾不滿,新京報亦發表評論:在有污染確實存在的事實之上,還讓環保組織〝倒貼〞189萬,這是否妥帖?如果說這個費用是〝依法〞收取的,那麼具體數字又是怎麼算出來的,常州中院理當給民眾一個交代,不妨公開說明,以打消民眾的疑慮。

據陸媒報導,2016年9月,江蘇常州外國語學校搬到新址後,近500名學生先後出現皮炎、濕疹、支氣管炎、白細胞減少等異常癥狀,個別的還被查出了淋巴癌、白血病(俗稱血癌)等。據調查,與學校只隔一條馬路的一片工地曾是三家化工廠,土地污染嚴重被稱為〝毒地〞。

三家化工廠中,最大的化工廠叫常隆化工有限公司,緊接着的是長宇化工和華達化工。一名在常隆化工工作了30多年的老員工說,在他記載的生產日誌上,像克百威、滅多威、異丙威、氰基萘酚這樣的都屬於是劇毒類產品。而廠里職工有時候為了省事,不光將有毒廢水直接排出廠外,還將危險廢物偷偷埋到了地下,對環境帶來了很大隱患。

據報導,在一份項目環境影響報告上,這片地塊土壤、地下水裡以氯苯、四氯化碳等有機污染物為主,萘、茚並芘等多環芳烴以及金屬汞、鉛、鎘等重金屬污染物,普遍超標嚴重,其中污染最重的是氯苯,它在地下水和土壤中的濃度超標達94799倍和78899倍,四氯化碳濃度超標也有22699倍,其它的二氯苯、三氯甲烷、二甲苯總和高錳酸鹽指數超標也有數千倍之多。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潘小川指出,以上這些污染物都是早已被明確的致癌物,長期接觸就會導致白血病、腫瘤等。而當地在短時間內出現這麼多群體性的癥狀,且發病率這麼高,應該與該地塊的嚴重污染有一定關係。

這起事件曝光後,家長一片恐慌,許多學生家長維權向學校和當地政府討說法。但中共國務院帶頭的調查組公布調查結果,竟稱〝常州外國語學校的環境是安全的〞,網民紛紛斥當局〝睜眼說瞎話〞。

2016年12月21日上午9時,常州〝毒地〞事件引發的環境公益訴訟案在江蘇省常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提起訴訟的為公益組織北京市朝陽區自然之友環境研究所(以下簡稱〝自然之友〞)和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綠髮會〞)。

兩機構認為,被告江蘇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蘇華達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應當為〝毒地〞事件的環境問題擔責,請求法院判令被告消除原廠址污染物對周圍環境的影響,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費用,並承擔原告律師費、差旅費等費用。

分析人士認為,這起訴訟的焦點是,誰來為〝毒地〞事件買單。

西南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教研室副主任喬剛說,〝國內環境公益訴訟的發展之路並不十分順利。在環境公益訴訟中,普遍面臨著立案難、舉證難、鑒定難等一系列問題。〞

針對常州〝毒地〞等類似的土壤污染事件,喬剛認為,首先要明確誰是責任主體,應當遵循的原則有:一、誰污染,誰負責原則;二、誰受益,誰承擔原則;三、誰管理,誰負責原則。根據這三條原則,污染行為人、受益人、管理者應當承擔修復責任。

日前,江蘇省常州市中級法院一審的判決是,兩個環保公益組織敗訴,並承擔高昂案件受理費用。對此網友紛紛指責,表示不滿。

在此之前有陸媒報導,貴州貴陽公眾環境教育中心起訴3家陶瓷企業排污影響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原告敗訴卻不用繳納訴訟費。網友認為,同樣是環境公益訴訟,貴陽這家名不見經傳的環保組織獲得了法院的〝優待〞;而在常州,兩家環保組織卻要繳納不菲的案件受理費,此判決恐難以令人信服。

【新唐人2017年01月26日訊】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