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佛法修炼者被迫害简报(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

   

 

江苏苏州张家港法轮功学员涂军军被非法判刑

山东青岛乔建军冤狱期满面临被劫持到新疆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横店法轮功学员南田菊被绑架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林晓峰被绑架情况

吉林省通化县法轮功学员李桂花遭骚扰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康红梅遭迫害近况

山东省淄博市房宽峰等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起诉

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尹秀芝被非法开庭

兰州法轮功学员金吉林被冤判七年

江苏苏州张家港法轮功学员涂军军被非法判刑

江苏苏州张家港法轮功学员涂军军(江西藉)近日被张家港法院非法判刑2年。非法关押地点待查。涂军军于2015年5月29日夜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张家港市看守所。


山东青岛乔建军冤狱期满面临被劫持到新疆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乔建军2012年7月15日在山西省文水县被警察绑架,后被文水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晋中监狱。就在乔建军2016年四年冤狱将满时,他在山东省的家属突然接到来自新疆公安局的电话,说按照所谓的法律规定,要由沙湾县警察把乔建军送回父母居住地,并交给当地公安局。这突然其来的“关心”令家属悲愤交加,本以为四年冤狱到期,乔建军能获得自由,没想到走出小监狱,又要进入大监狱。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横店法轮功学员南田菊被绑架

2016年6月29日上午10点左右,武汉市黄陂区横店派出所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南田菊家,将南田菊及其未修炼的丈夫带到派出所,大约1个多小时后放回。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林晓峰被绑架情况

2016年6月28日早上大约7点左右,大连法轮功学员林晓峰到自家电脑店开门,被石河镇派出所几名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并问话,并非法抄家,非法抄走三台电脑。林晓峰于当天上午回家。

石河派出所电话:0411-87260219


吉林省通化县法轮功学员李桂花遭骚扰

2016年6月29日上午11点,吉林省通化县二密派出所所长陈树国因为诉江一事对法轮功学员李桂花进行电话骚扰;下午1点多钟,陈树国带七、八个警察闯到李桂花家逼问诉江之事,逼迫签字,把李桂花儿子惊吓得心脏出现异常。傍晚5点多钟,陈树国又安排警察再次到李桂花家,逼迫李桂花放弃修炼法轮功,遭李桂花拒绝。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康红梅遭迫害近况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康红梅2015年6月21日出去做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后,以取保候审为名回家。6月23日左右,自称教师的一男一女到康红梅的家,因康红梅没在家,他们留个电话号码给其家人,叫康红梅回来后给他们打电话。康红梅回电话时,是一个男的接的电话,他对康红梅说:“你哪儿也别去,你那个事还没完。”

康红梅问他是哪里的他不说。7月1日下午,又有一女的给康红梅打电话说:“你要随传随到,你请律师吧。”接着就把电话挂了。

7月1日给康红梅打电话的号码:01059559707


山东省淄博市房宽峰等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起诉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房宽峰、黄福堂、李少芹、王亮的案子已送至张店区检察院公诉科。高新区法轮功学员王长青、王长春的案子已被送至高新区检察院公诉科。淄川区法轮功学员牛清泉、杨长宽的案子已被送到淄川区检察院公诉科。上述法轮功学员于2016年3月21日被绑架。

 



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尹秀芝被非法开庭

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法轮功学员尹秀芝被非法关押已近8个月,因绝食抵制迫害,被强制灌食,身体遭受严重摧残,从盘锦市看守所转回当地,现被非法关押于朝阳市看守所。

尹秀芝一审被建平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罚金2万元。尹秀芝上诉至朝阳市中级法院。

2016年6月30日上午11点左右,朝阳市中级法院在西大营子刑事审判庭对尹秀芝非法二审开庭。主审法官孟凡石态度恶劣,多次打断律师的辩护和尹秀芝的自我辩护。

整个非法庭审期间,尹秀芝身体很虚弱,需要人搀扶,形销骨立,说话前需要深呼吸才有力气。

尹秀芝最后陈述时仍善心劝诫法官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遭到法官孟凡石粗暴打断。

非法庭审前,因担心尹秀芝身体状况,家属曾去朝阳市看守所要求见尹秀芝,后被看守所打电话叫来110,将尹秀芝83岁老母亲拖出看守所接待室,造成身体多处淤青。

家属向朝阳市中级法院递交《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遭到朝阳市中级法院拒绝。

 

 


兰州法轮功学员金吉林被冤判七年

甘肃省兰州市榆中法轮功学员金吉林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收到榆中县法院的枉法裁判书,被冤判七年。七月二日上诉期满,家人于七月三日才辗转了解到被冤判的消息,律师七月五日下午四点多在榆中看守所会见了金吉林,金吉林已经自己提起上诉。

金吉林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凌晨在租住房被兰州市国保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榆中县拘留所,后又转至榆中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兰州市榆中县法院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对金崖村法轮功学员金吉林进行非法庭审,没有通知家属。构陷金吉林的案件进入检察院、法院阶段,金吉林的家人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家人到榆中县法院询问案件情况,也一直得不到具体的答复。当家人给主办法官蒋剑鸣打电话,问询开庭时为何不给家属通知,蒋剑鸣胡说:金吉林不请律师就不用通知家属。
来源: 明慧网(有节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