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鸿茅药酒“保护伞” 竟翻出一只“死老虎”(图)

Filed under: 乱象惊闻 |
   


鸿茅药酒事件引爆舆论。图为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广州医生谭秦东,因去年12月发表一篇题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遭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案件经媒体披露后,引发人们对背后政商关系的诸多质疑。有报导却翻出一只“死老虎”。

4月17日,陆媒《搜狐网》刊文称,乌兰察布市副市长王心宇曾指,作为纳税大户的鸿茅药业位列2017年当地储备上市的18家企业中,且有望两年内在深交所挂牌。

文章称,鸿茅药酒借助地方保护,凭借大肆广告逐步演变为现在的怪模样,并且正在谋划上市。而据《财经》杂志披露,本次风波发生在鸿茅药酒紧锣密鼓准备上市事宜之际,舆论自然容易联想:当地滥用警权等一切操作很可能是为鸿茅药酒上市“保驾护航”。

同一天,《证券时报》报导称,《健康时报》记者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但是,内蒙古食药监局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10年共发了1034个广告批文,让鸿茅药酒大行其道,甚至在去年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

报导质疑,在各地对鸿茅药酒实行“封杀”的前提下,内蒙古监管部门如此行为,让人费解。而为了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当地警方就跨省抓人,权力和法制已经成了企业的附庸,甚至沦为企业的“打手”。鸿茅药酒背后有着怎样的“保护伞”,值得追问。

另外,综合媒体4月18日报导,继聚焦内蒙古凉城警方滥用警权后,舆论又将枪口对准鸿茅药酒如何通过官方审批一事。资料显示,鸿茅药酒并非是一款普通保健品,而是享有国药批准文号的非处方药。

此前,中国国家药监局4月16日已宣布介入鸿茅药酒事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多维网》17日报导说,鸿茅药酒“入药”据称与已被判死刑的中共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有关。

福建人郑筱萸,曾历任杭州民生制药厂厂长、浙江省总工会主席,1994年出任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199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出任新组建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2003年5月出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2005年6月免职,2006年底落马。

郑筱萸在2006年被宣布落马后,2007年被判死刑。2007年7月10日被执行死刑。

检方曾称,郑筱萸在1997年至2006年间,在审批药品和医疗器械过程中,受贿649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

鸿茅药酒企业前身国营凉城县鸿茅酒厂于1962年成立,直到1992年才首次获得非处方药批文。1998年,鸿茅药酒更换药品批号为ZZ-4773-内卫药准字(1998)1773号。

【看中国2018年4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

   
文章关键字: 保护伞 老虎 鸿茅药酒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