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2常委公开挺习 张德江未表态 图谋建第二中央遭习破解

Filed under: 中南海内幕 |
   

张德江(视频截图) 

中共十九大后,朱镕基、刘云山、王岐山和张高丽先后以公开演讲或党媒刊文的形式高调〝力挺〞习近平。其中刘云山和张高丽属于江派阵营,刘云山更是给习近平搅局多年。上届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也是江系成员,十九大后未见公开表态支持习近平。张德江曾在废除劳教、香港问题等事件上,多次挟持中共人大掣肘习近平,搅乱政局。评论认为,张德江要把人大变为“第二权力中央”,欲僭越习近平。根据追查国际录音调查,浙江大学国际医院曝出他们活摘器官得到全国人大委员长,即张德江的支持。

10月30日,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和习近平在北京先后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朱镕基在讲话中介绍了中共十九大的情况,并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必须要〝长期坚持和不断发展〞。

在中共十九大开幕式上,习近平做完报告鞠躬时,只有朱镕基没有拍手致意,曾引起舆论聚焦和猜测。因此,有外媒认为,媒体此次曝光朱镕基开腔挺习,是为回应相关传言。

除了朱镕基,另外三名刚刚退休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先后在喉舌《人民日报》发表长文,力挺习近平。

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三人是中共十九大报告起草组副组长。他们的文章,本来收录于中共官方出版的十九大〝学习材料〞,又于11月6-8日接连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11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刘云山的6000字长文,其中43次提到习近平的名字,其中33次提到〝习近平思想〞。

江派刘云山多年来利用文宣系统跟习近平对抗。但近期以来,刘云山对习近平吹捧有加。港媒披露,这与其深涉孙政才案有关。

香港《争鸣动向》合刊今年10月号引述可靠消息指,刘云山曾经与孙政才结盟,指示《人民日报》优先报导重庆。刘云山的小算盘是:一则在宣传上推出准接班人;二则培养新派系代表,确保自己卸任后的安全。

11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王岐山的文章。全文5,000多字,16次提到习近平,并称习近平〝力挽狂澜〞,查处周永康、薄熙来和孙政才等人,清除了〝重大政治隐患〞。

王岐山被认为是习近平的强力同盟,在十九大上遭反习势力阻击,被逼退休。但他是否会〝裸退〞,目前仍未有定论,还要等明年3月的中共〝两会〞上见分晓。

11月8日,《人民日报》又刊登张高丽的6,000长文,9次提到习近平的名字,并称要与〝习核心〞保持一致,将〝习思想〞应用到〝现代化建设〞过程中。

张高丽当年由江泽民提拔上位,但在上届政治局常委中排名最末,是江派常委中最弱势的一个。 

上届政治局包括三名江派常委,除张高丽和刘云山外,还有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张德江曾在废除劳教、香港问题等事件上,多次挟持中共人大掣肘习近平,搅乱政局。海外评论认为,张德江要把人大变为“第二权力中央”,欲僭越习近平。

习近平宣告强调人大归党领导

中共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是“在党的领导下”。鉴于全国人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宪法内容中的定义,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重要决定时,若有必要提到党中央三个字时,一般要使用“中共中央建议”。

2016年年底,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的会议决定,其表述由过去的依“中共中央建议”作出决定的表述,改成“根据党中央确定”。这意味着习当局公开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是中共中央决策的执行机构。

作为江泽民集团的利益代言人,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其掌控下的中共人大目前已成为“反习基地”。之前,张德江曾在废除劳教、香港问题等事件上,多次挟持中共人大掣肘习近平,搅乱政局。

张德江阻挠习近平废除劳教制度

此前,张德江曾挟中共人大常委会故意拖延废除劳教。而为废除劳教制度,习近平阵营曾与江派展开激烈搏斗。

2013年1月7日,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政法会议上宣布,中共将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消息引起外界强烈关注。但报导很快被诡异删除。掌控着中共文宣口的江派常委刘云山,大肆封杀有关信息。

3月17日中共两会闭幕,李克强在记者会上称,劳教制度改革方案将在年内出台。

2016年4月7日晚,被有意过滤了法轮功学员相关信息的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残忍酷刑黑幕的文章在中国社会曝光。《财经》旗下的《LENS》视觉杂志4月号发表2万字深度报导,随后文章被大陆各大网站转载。

就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酷刑虐待罪恶黑幕曝光一文在中国及国际社会发酵之际,同年4月8日大陆各大网站的转载即被删除,微博也开始删帖。

此类连续两次对劳教进行相关报导和删除的行为实属罕见,凸显了中共高层分裂。

公安虽是劳教决定机关,但劳教条例实际是以国务院名义上报人大、人大批准之后实行。张德江正挟中共人大以拖延废除劳教。

前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两会前确定:有中共党员身份的全国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在两会上对劳教制度“可以讨论,不允许提案”。所谓的民主党派也依样画瓢,不作该方面的提案。

据海外媒体消息,张德江在人大内务司法会议上公开指责列席会议的孟建柱:“在劳教制度存废重大是非方面立场出现偏差,陷入‘激进改革’的敌对势力圈套。”

2013年11月15日,中共官方公布了中共三中全会《决定》,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废止劳动教养制度。

张德江在香港问题上不断制造混乱

此外,在香港普选问题上,手握香港问题实权的港澳小组组长张德江不断制造混乱,刺激恶化香港局势,借此找机逼习近平下台。

2014年6月10日,在中共江派常委张德江和刘云山的运作下,中共“国新办”抛出改动“一国两制”定义的香港白皮书,被外界视为“23条立法”的翻版。从而引发香港近80万人参与公投,51万人参加“七一”大游行。

2016年8月17日,刚好是江泽民生日,经张德江拍板决定,香港亲共团体通过撒钱拉人的方式,策划了一个号称十多万人参加的“反占中”游行运动,反对香港市民提出的“占领中环、争取普选”的行动。江派企图通过这种活动撕裂香港社会。

2016年8月31日,中共人大通过了有关香港的2017年普选方案,彻底封杀了港人想要争取真正民主普选的意愿。从而促使香港“雨伞运动”全面爆发。随后梁振英出动黑白两道对“雨伞运动”打压,12月15日,香港警方对香港“雨伞运动”最后一个占领区铜锣湾进行清场,持续80天的香港“雨伞运动”结束。

香港曾长期被曾庆红以黑白两道控制。香港《争鸣》杂志2013年6月号曾报导,曾庆红在列席港澳协调会上说:“香港出现政治混乱,要害是‘夺权’、是搞‘政治独立体’……,越乱越好办,按既定方针解决,香港正能量已消亡时就剩负资产”。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对此指出,张德江控制人大主动释法破环香港法制,其本质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政变夺权的连续行动。“由于围绕中国社会的核心法轮功问题展开的激烈博弈,已经造成中共高层的巨大分裂,习近平阵营和江泽民集团势同水火,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一直采取暗杀和政变夺权行动,在周永康的政法委形成的‘第二权力中央’崩溃之后,张德江正在利用其掌控的人大,试图形成新的‘第二权力中央’,来对抗习近平。

此前张德江亲信李慎明发出‘人大可以罢免国家主席’的言论,正是张德江要把人大变为‘第二权力中央’、挑战习近平的信号。”

惊爆郑树森院士医院活摘器官张德江撑腰

根据追查国际录音调查,浙江大学国际医院曝出他们活摘器官得到全国人大委员长,即张德江的支持。 

张德江给浙江大学国际医院活摘器官撑腰

在“追查国际”2017年7月19日公布的大陆移植现状调查报告中,调查录音52是2016年7月28日对浙江大学国际医院的一份调查。肝移植医生吴卫林有一段自述,他提到了委员长在支持他们,肝移植要大干快上。

调查员问:你们医院刚成立,就做了五六十台,你们有肝移植资质吗? 

吴卫林答:是,这个还在批,但是肝移植上面已经认可的。为什么呢?我们因为,现在,我们这个班,全国委员长啊就提出来,那个肝移植很多是没办法的,必须修补抓住。没命的,在救命的情况下,现在,好像就默认,跟医生走的啦,是给人家救命的嘛。有的肝等不及等它批,批下来的,这个这里面没问题。

大纪元评论员玉清心在8月1日《郑树森移植有“特批”背后是委员长》一文中说,吴卫林承认他们医院没有肝移植资质,但是上面已经认可了,视为他们有资质。谁认可的呢?移植界的人都知道,申请移植资质,要经全国卫计委审批,走一套程序的。资质审批部门根据相关的法规条例办事,也是一级执法部门。“上面”什么人敢“特批”,以权代法?

吴卫林想解释他们没资质也可以做移植的原因,他想借此炫耀他们有“通天”的硬关系。尽管他吞吞吐吐,还是清楚地说出了“全国委员长”鼓励他们先干再说。吴卫林在这里说的“全国委员长”,明显指现任政治局常委张德江。 

玉清心说,由此联想到,浙江大学国际医院老板郑树森的涉外经营权(郑树森的儿子、浙江大学国际医院CEO郑杰说:“由于中国相对较低的医疗费用以及外科医生顶尖的技术,现在国际上很多患者会选择到中国就诊,这也是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可能也是在委员长关照下特批的,包括在郑树森身上体现的种种阳光政策。最关键的特批,应该是器官供体,否则郑树森不会投资6亿元人民币建医院!张德江提供给郑树森的,一定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库。

文章还说,张德江在主政广东期间,广东省的医疗机构大量地、产业化地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现在,他再挺郑树森成立私人医院,大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就不足为怪了。他假惺惺地说肝移植是为救人命,刻不容缓。难道他不知道“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而这个郑树森不仅是个医生,他还是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原院长、移植中心主任、“浙江省反邪教协会副会长”,他是迫害法轮功团体的负责人。该医学院是卫生部的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为华东地区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肝肾移植数量每年可达数千例。2005年1月28日,郑树森同日连续完成5例肝移植手术,一周施行肝移植11例。2015年3月,他对外界称自已做了1850多例肝移植。

文章还说,近两年,郑树森又添了一个私立医院老板的身份。2015年,他办了一家以器官移植为主打的私人医院。老婆攻关、儿子是CEO、他主刀。最早医院叫树兰医院,后来改叫浙江大学国际医院了。用百年名校冠名,人们还以为是浙江大学新成立的一个公立附属医院呢!而郑树森要的就是这份误解,好浑水摸鱼。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