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激战 罗干连襟何祚庥 公开反对习近平

Filed under: 中南海内幕 |
   

 

北京时间3月11日,中共人大将就删除中共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宪法修正草案投票。然而中共高层内部博弈似乎仍然激烈。江系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一向紧跟江系的中共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日前接连对港台媒体发声,反对去除任期限制。并以曾改法称帝的袁世凯相比,指通过修法仍是“帝制自为”;又指毛泽东权力巨大,以致无法纠正错误,要到毛泽东死后才能纠正过来。何祚庥一生“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就是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伪科学闹剧,在1964年编造,毛泽东“层子模型”理论,并因此获得中国科学院院士和政协委员的称号。

3月9日,何祚庥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他透露,近期曾致电宪法修正案起草小组一位成员表达观点。他说,袁世凯当皇帝是合法的,因为袁世凯按社会各界请愿所求要他当皇帝而修改了《临时约法》,当时还开了会,而修改宪法亦经投票通过,“但是人家还是批评他帝制自为”。他续称,但当蔡锷将军振臂一呼反对袁世凯后辟帝制,袁世凯几名手下大将便纷纷倒戈,袁世凯又反过来要求当回总统,但也不成。

他同时赞成邓小平为国家主席任期设限,并以毛泽东为例指出领导人没有任期和权力过大之弊。他说,毛泽东文革的错误很大,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无法纠正这种错误,结果要等到毛归天才有可能纠正过来。相反,当年也有人要求让功劳很大的邓小平免受废除终身制所限,以便邓可以带领中国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但邓小平坚决不同意。

他声称,目前宪法有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但党章并没有限制总书记任期,已经为领导人的人选保留了足够弹性。

实际上,早在2月28日,就有海外中文媒体以所谓〝来稿〞的形式刊出一篇报导,称何祚庥〝坚决支持〞习近平连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但是修改宪法需〝广泛征求意见〞,宜〝稳妥慎重〞。

〝来稿〞中还称,何祚庥特别提到了平昌冬奥会上中国代表团的〝惨败〞。

海外社交媒体上,有网友对何祚庥反对修宪表态支持,但也有网友马上回应说这非常搞笑,因为何祚庥〝著名大作是用量子力学证明三个代表〞。

 

何祚庥论文利用量子力学论证〝三个代表〞。(网络截图)

还有网民指,〝应该说他是坚定的江派,从法轮功到三个代表到反修宪,都是江派的立场。〞

公开资料显示,何祚庥2001年曾发表论文《量子力学的建立与科技创新的评价体系》。论文摘要中称,〝通过量子力学的发展,论证了江泽民同志关于‘三个代表’的理论是科技创新评价体系的根本性标准。〞

何祚庥是江派前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当年二人为了配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不断挑拨事端。何祚庥1999年4月在天津师范大学的《青少年博览》杂志,发表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宣称炼法轮功会走火入魔,间接导致了当月25日法轮功学员的中南海万人大上访。之后,何祚庥一直持续攻击法轮功。

与何祚庥反修宪类似的是,香港凤凰网评论部3月7日一篇特别社论,呼吁人大代表投票要〝为历史负责〞,暗示对修宪投反对票。而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是凤凰卫视股东,凤凰网近期履遭中共网信办整肃。

何祚庥深谙政道的官场不倒翁

何祚庥,195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在原中共中央宣传部(后写作中宣部)科学处处长于光远的保荐下入中宣部工作。从那时起,在大学期间不学无术却深谙为官之道的何祚庥便步入官场,极尽其所能、左右逢源、横刀立马、叱咤政坛五十余年,可谓不倒翁。

没想到拆北京古城墙跟他有关

博客中国署名康健的笔者发表评论文章指,何祚庥凭借他多年在中宣部的工作,对毛泽东的的内心世界揣摩得一清二楚,每走一步必须恰好落到“主席”的心坎上。1953年7月,北京市市政建设部提议拆掉城墙,理由是“中央主要机关分布在内环,将党中央及中央人民政府扩展至天安门南,把故宫丢在后面,并在其四周建筑高楼,形成压打之势”,这显然是一个迎合刚刚赢得中共最高领导者梦寐以求登上自古以来只有帝王才有资格登上天安门的理由。在毛泽东:“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口号的鼓舞下。在中宣部任干事的何祚庥在《学习》杂志发表《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文章批判梁思成,使得学贯中西的梁思成保护古建筑的建筑思想成为泡影,并引发1955年北京大拆大毁古建筑狂潮。

在中宣部工作期间,何祚庥无时无刻不在紧跟中央,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一个不留神我们的和(何)大人被毛泽东赶出了中宣部,被下放到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所做党的工作。在这个时期,何祚庥“优秀”的政治品质又得到充分的发挥。那时,这个除了物理不懂什么都懂的北京清华物理系的毕业生热衷于“自然科学的阶级性”的研究。在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是一切经济工作生命线的年代,他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旗,在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纵横驰骋,横扫自然科学各学科“牛鬼蛇神”;他的许多大作,其威力之狂烈,气势之凶猛,棍法之娴熟。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何祚庥向来就是个典型的以政治帽子棒杀科学的政治打手。

如何当上院士

毛泽东虽为农民出身,但一生好强的他对诺贝尔奖充满热情。他创立并发动长达二十余年的“物质无限可分说”的攻坚战,凸显了他企图通过权势、政治与自然科学的结合,为中国科学或者说为他自己赢得“全世界人民伟大领袖”的光荣称号而努力争得一块诺贝尔奖“高地”。

1964年8月,毛泽东约于光远和周培源到中南海谈话。于是,在中宣部负责人于光远的策划下,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伪科学闹剧开演了。在接受于光远的亲授密旨后,何祚庥同志在毛泽东“不但原子可以分,原子核可以分,基本粒子也可以分”这一思想指引下,提出了物质结构的层子模型。何祚庥认为:“物质可分为层子,层子下面有‘亚层子’,‘亚层子’下面有‘无子’,‘无子’下面有‘前子’,‘前子’下面有‘毛子’,等等”。“无子”即无产阶级子,“前子”即前进子,“毛子”即毛泽东子。这些“子”的名称确实闪烁着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光辉。在强力部门的宣传和支持下,“层子模型”理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大奖,这是何祚庥一生“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并因此获得中国科学院院士和政协委员的称号。

政治打手何祚庥

自中共建政初一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大陆在学术领域发动的批判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几乎波及到自然科学的所有学科。从学生时代就热衷于“自然科学的阶级性”的何祚庥,在这些学术批判运动中当然如鱼得水,十分活跃。多年来,他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旗,在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纵横驰骋,横扫自然科学各学科“牛鬼蛇神”;他的许多大作,其威力之狂烈,气势之凶猛,棍法之娴熟,令人们至今难以忘怀。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何祚庥向来就是个典型的以政治帽子棒杀科学的政治打手。

且举以下几例:

1、1952~1953年:批“摩根基因遗传学说”

在前苏联有一个李森科事件。李森科认为新种总是由量变到质变,飞跃而成为与母种截然不同的种。在遗传和育种问题上,他从30年代起就反对“摩根基因遗传学说”,并将其贴上“资产阶级科学”的标签。李森科由于得到斯大林的信任而飞黄腾达。苏联一批有才华的生物学家因此受牵连,惨遭迫害。当时的中国也在全国范围开展了批判基因学说的运动,大力宣扬李森科一派的“米丘林生物科学”,科学真理成为政治干预的牺牲品。何祚庥等在“学习苏联老大哥”的大旗下高唱“米丘林生物科学是自觉而彻底地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应用于生物科学的伟大成就”(见3),对我国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摩根的学生)发动围剿,谈家桢不得不违心地为自己坚持摩根的学说而做了检讨,使我国的生物学家受到致命打击,从此一蹶不振,而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国外生物学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2、1958年:批“共振论”

本世纪初发现苯的克库勒模型以来,数十年一直未能对苯的化学结构给予合理的解释。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泡利提出“共振论”概念,合理的阐述了苯的化学结构,此为量子力学在化学结构学的开始。何祚庥等认为“不是无产阶级就是资产阶级”,指责克库勒模型的学说是“阶级调和论在科学界的反映”,成百的结构化学专家因此受株连而检查“资产阶级立场”,中国量子力学研究因此受到严重冲击而长时间中断。

3、1965年:批“控制论”

著名犹太裔学者维纳(曾在清华任教,是何祚庥的校友)在有关控制论的著作中讲述了一个故事来表明他的观点:二战时期,高射炮对敌机的命中率非常之低,因此盟军方面组织了一批科学家对此进行攻关。研究发现,老鹰在捕捉兔子是很少失手,这是因为,老鹰脑子中有一套反馈闭环系统,能根据兔子的方位、速度不断调整自己的飞行路线,直至成功。将类似的系统装在高射炮上,使命中率大为提高。由此维纳认为生物界和非生物界存在一定的共性。

何祚庥认为阶级之间尚不能调和,何况生物与非生物乎?何祚庥等人用简单的“阶级调和论”等武器就把多位科学家斩于马下。

来源:阿波罗网吴莉亚综合报导 

   
文章关键字: .习近平 何祚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