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终身制任期不是问题 最关键问题就在这!——修宪谜团:习为何执着一虚职? 港媒:习或意在总统制

Filed under: 中南海内幕 |
   

 

习近平主席抵达人民大会堂(AP)

周日,中共全国人大会议上正式表决通过了新的宪法修正案。海外舆论普遍认为通过修宪取消中共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后,习近平有可能谋求连任超过两届。日前,有港媒发文称,能否掌握军权决定着国家主席这个职位的虚实,习近平有可能通过把这个职位做实而最终变成总统制。阿波罗网评论员指出,如果还是中共体制下的总统制,也是虚假的,因为中共的总统不是民选的。任期不重要,关键是民选。

这次当局的修宪,当中就有一条备受争议的内容,在“社会主义制度是根本制度”后,再增加一句“中共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

从今年2月底中共修宪拟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消息传出以来,海外舆论界就此问题发生了强烈的争议,舆论普遍认为习近平这次突破邓小平当年所设置的这个任期〝禁锢〞,可能是为了今后能够继续主宰2023年后的中国。

3月11日,宪法修正案表决当天,香港《明报》发文回顾了中共国家主席这个职位所拥有的权力在中共历史上的变化情况。

1954年,中共主导下制定的首部宪法明确规定,国家主席为中国国家的最高元首,国家主席可兼任国防委员会主席并〝统率全国武装力量〞。这部宪法的条文上,并没有规定国家主席职位的任期限制。

当时的国家主席是毛泽东,整个国家的最高权力都掌握在毛的手中。毛泽东只当了一届国家主席,5年后,毛因为大跃进的历史错误而被迫卸任,国家主席一职由刘少奇继任,但毛依然在幕后掌握着实权。

1967年毛发动文化大革命将刘少奇彻底打倒后,于1970年在中共党内主导讨论修宪问题时,毛泽东坚决不肯再重新担任国家主席一职,最终于1975年通过新的宪法时,直接取消了国家主席这个职位,并明确规定由中共中央主席〝统率全国武装力量〞,并把礼仪性的国务活动交给人大委员长来负责。

文革结束后,邓小平主导下于1982年公布的新宪法,虽然恢复了国家主席这个职位,但并未恢复国家主席的军事统率权,而是另设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来〝统率全国武装力量〞。

在邓小平掌握国家最高权力期间,国家主席一职先后由李先念(1983年6月起)和杨尚昆(1988年起)担任,该职位成为一个权力十分有限的〝虚职〞。

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后,邓在国人心目中的威望全失,逐渐引退政坛。而接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则于1993年起将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全部集于一身,形成了中共所谓的〝三位一体〞的政治体制。

鉴于上述历史变迁中,国家主席一职的权力变化情况,文章得出一个结论——〝不掌握军权的国家主席,除了有很多琐碎的礼仪性迎来送往活动外,并无实权。〞

该文表示,对于这次北京当局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中共官方在舆论上的解释是为了维护该职位与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的〝三位一体〞,但其实是不是〝三位一体〞并不重要,当年毛、邓都没有〝三位一体〞,但并不影响他们在政治上〝一言九鼎的权威〞。

据此,文章推测:习近平修宪的真正目的,不排除是要把国家主席的权力做〝实〞,最终演变为总统制。〝但这不是一次修宪可以达成的,最终会否把军权还给国家主席,才是观察指标。〞

任期不重要;关键是民选

时事评论人士文昭在他的YouTube自媒体中说:”德国是没有对政府首长做出任期限制,不过德国的权力机构不是选举出来的吗?那中国也放开让公民选一回,你只要有本事选上,你连任几届我是可以不在乎。默克尔连干四届还不算最牛的,我所在的多伦多旁边有个密西沙加市,你知道上一届市长多少岁了吗,93岁。她今年97岁了,是在2014年93岁的时候,实在这市长干不动了,宣布退选。这位叫麦考莲的老太太干了36年的市长,从1978年开始她就一直是市长。有人抱怨吗?大家选出来的,选民觉得她行,愿意投她的票,老太太自己愿意干,人家市民和当事人都乐意咱真管不着。

我建议习近平也向麦考莲老太太看齐,取消任期限制可不可以,太可以了;只要你同时开放普选。只要你能选上,你爱干多少届干多少届。”

中共不可能实现多党制

2016年7月,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及新任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发表有关政改的文章,放风习近平当总统的可能性。汪玉凯称改革将是渐进的过程,从县乡级试点。但多党制没有可能性。

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中国搞总统制也不是没有可能》中说任何政体改革都是个漫长的工程,而且也不会实行多党制。

采访者刘昱含问:“如果沿用总统制,是否引入多党制也是应有之义”?

汪玉凯答:“我认为不会。作为执政党,中共在政改方面是非常审慎的。因为从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一直实行的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当然,这种政党政治的具体实现形式和运作形式,是可以进行改革的,比如如何在新政治体制架构下,更好地发挥参政党的作用,提升其对执政党的监督能力。但在短期内,或许还不会改变多党合作的政党政治形式。我以为,即使中国借鉴新加坡选举模式时,也不会一下全面铺开,可以在县乡两级搞一些直接选举试验,为将来的全面选举工作积累经验。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必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来源:阿波罗网吴莉亚综合报导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