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肖建华们、“八九”裂变与中国路向(图)

Filed under: 评论观点 |
   


肖建华(网络图片)

“金融大鳄”肖建华于2017年1月27日(中国农历大年除夕)被从香港带回大陆控制,随后有关他种种丑闻经熟识他的人士之口向外披露。一时间,肖建华富可敌国与生活糜烂的传奇成为酒馆茶肆的谈资。“六四”学运领袖王德邦在《中国人权双周刊》发表文章〈由肖建华们看“八九”裂变与中国路向〉认为,肖建华的人生发迹史,可映照出中国社会近几十年来的畸形发展轨迹。

文章认为,从媒体披露信息中会发现,肖这类富商巨贾竟然没有给社会提供什么可摆上台面的、无论物质性的或精神性的产品,而只看到他手头有一大堆公司,似乎显示他什么都能做,但究竟在做什么,却难为外界所知。如果不是借助专业人士的挖掘,或者相关人士的爆料,外界根本无从知晓肖建华所为。

可以说,多年来中国从县区到省市再到京都,寄生着一帮大大小小的肖建华。这些人神通广大,但在现实中无法找到他们经营的产业,而只见他们经年累月混迹于酒色场所,迎送于官商之间,他们甚至戏称自己为陪吃、陪喝、陪玩的“三陪先生”。

文章指出,这批“能人”在当地呼风唤雨,不仅当地所有重大投资项目有他们的影子,就是官僚换届升迁之途,也能看到他们的踪迹,也就是说他们事实上在当地权钱通吃,使得那些正儿八经的商人得仰其鼻息,那些官僚得将其奉若嘉宾,以致当地求财求官的都得找他们。对求财的,他们是当地一切资源与钱财的总包头;对求官的,他们是疏通上层打理关节的说客与掮客。

如所谓由山西籍在京高官及个别获得身份认可的同籍商人组成的神秘“权力─金钱”帝国的“西山会”,有这类人负责联络与买单;多地查出来的“地下组织部长”,是这类人担当;各地类似鲁能鲸吞国财民脂的“收购”,由这类人操盘;天文数的银行货款坏账死账,入了奔赴“敌对”国家的这类人的行囊。如此种种千奇百怪的花样,都揭示着这类人借助权力来获取暴利,再通过巨利来收买权力,实现权钱交易下的同生共长。

文章认为,由此可见,肖建华不是这个时代的特例,而是近几十年来在中国大地滋生起的专事经营权力与金钱的一个阶层,他们借权赚钱,以钱买权。

王德邦文章指出。肖建华一生最大的转机是在1989年春夏北京那场爱国民主运动中。当时,他以北大学生会主席身份站在支持政府而反对学生的一边,由此成为陈希同的座上宾,获得了入伙权力集团的“投名状”,变身为权贵的“自己人”。之后,他借权力来掘国库吸民脂,又不断输送金钱反哺权力,从而与权力结成存亡相依、荣辱与共的关系,极速地打造起一个财富帝国。

文章说,起于对开明改革派代表胡耀邦纪念的八九民主运动,主要诉求是“反腐败、要民主、争人权”,其实质反映着中国社会当时面临何去何从的历史性抉择,是改革与保守,民主与专制,文明与野蛮,人性与兽性,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等等的一次公开大较量。最后权力集团中顽固反动势力用武力镇压了这场运动,撕裂了整个中国社会,斩断了中国遵循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的路径,开启了拒绝政治改革的畸形权贵经济发展之路。

“八九”时期的学生也由此出现裂变:类似肖建华之流站到了支持顽固派镇压的一边,放弃了社会责任,选择了冷漠自私,走上与权力结合谋官谋财之路;另有一批坚守为国为民的社会责任、不改初心、捍卫人类良心与普世价值、矢志推进中国民主法治与人权者,如刘晓波、刘贤斌、陈卫、陈西、郭飞雄、杨天水等等,就只能以监狱为家──二十几年来反复进出于牢狱的大门。这批陷身于监狱的良心持守者与这批享乐于权力金钱的权贵者,是“八九”裂变后的社会两极。

文章特别指出,从“六四”镇压后中国社会裂变出现的如上两种极端人生,可以管窥中国二十几年来的发展路径:背弃民主法治人权的权贵发展之路,必然权钱交易、腐败横行,致使民困国残、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畸形病态,进而繁衍出肖建华这样富可敌国而穷奢极欲的阶层。这种发展,对权贵集团而言,是最能穷尽国财民脂而饱其私欲的,当然被他们奉为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创造了可堪世界学习的中国模式。为了坚固这条权贵之路,使其续延千秋万代,永葆本色,权贵们不仅屠杀了“八九”那批起来抗议者,还持续将敢于坚持“八九”信念者送入大牢。

他说,中国自“六四”屠杀后走出的这条权力与金钱高度苟合的权贵之路,不仅摧毁了中华民族固有的是非善恶正邪价值,还毁弃了人类公平正义的法规伦理,造成了国家腐败泛滥、贫富两极、环境恶化、资源枯竭、发展乏力,致使社会民怨沸腾、矛盾日炽、冲突四起,公民生命财产安全没有保障,社会处于高度惶恐不安状态,中国事实上已病入膏肓,这说明权贵之路已经让中国步入死地,客观上已难以为继。

今天,“八九”裂变后蜕化成权贵的肖建华被控制审查,无论是权贵内部无法摆平的权与利的斗争需要,还是历史规律的公平正义的客观要求使然,都显示着中国持续二十多年的权贵迈进脚步正被喝止。就此而言,肖建华案后续如何发展,预示着中国未来路向。

王德邦最后提到,上月中共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渡在公开演讲中警示“有资本希望在掌握经济权力之后,谋取政治上的权力”的危险性。他认为更应该说“有权力希望在掌握政治权力之后,谋取经济上的权力,这是更加危险的。”因为这两种危险的结合,正是中国近二十八年来的权贵之路。而要告别这种危险,决不是仅仅杜绝资本谋取权力,而更应杜绝权力谋取资本。从人类数千年的血泪教训可见,要避开这种危险,杜绝这种罪恶,最有效的是落实民主法治人权。

【看中国2017年4月21日讯】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