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对中共巨大打击 美众院表决一致通过台湾旅行法和世卫组织案

Filed under: 评论观点 |
   

昨天大概傍晚的时候,班农宣布从他所主导的网站当中辞职。在《纽约时报》评论中说,班农应该遭到了他政治仕途生涯当中的重大的挫折。天下本没事,庸人自扰之,张飞他妈叫吴氏——吴氏(无事)生飞(非)。

班农在现实环境中,他应该是在去年的上半年吧,就是进入白宫之后,作为首席的策略师,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相当成功的人,他未来的仕途不可估量。因为在相当的时间段里面,被美国主要媒体称为他是真正川普背后的操纵者,甚至一些包括《纽约时报》我也有看到,把班农当成操纵木偶,而川普就是个木偶,一直到8月底,大概时间就是房峰辉、张阳他们被抓的时间,结果班农就从白宫出来了,是跟川普的女儿、女婿之间发生了重大的冲突。而班农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经常出人意料的发表非常不同的超越人们能够想象甚至能够接受能力甚至想象的观点,而在2016年也正是他的做法促成了川普能够击败民主党的竞选者。方得始终,结果就是班农的特点同时又死在他的特点上。

从我个人的理解中,这里面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太深厚,简单的一个太极图,白里面点个黑,黑里面点个白,物极必反这个词,就是方得始终。什么事情都要给人家留一条缝,当然从人的哲学的角度来讲,就是中庸了。其实就像每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人,男人是一半,女人也是一半,组成完整的人,正好是个屋顶,就是个家。很简单很质朴的我眼睛中的一个说法。所以男人过阳他必折,女人过阴呢,这事不好办。所以这是中国人在为人的哲学当中的一个说法。但是从生命的角度来讲,又有着他真正背后的生命概念。当一个人在人的环境中,过分彰显出绝对化的自我的时候,他就会死在自己手里面。

我觉得班农就有这种成分是相当高的。所以正是他的这种做法,在他跟川普的女儿跟女婿发生冲突的时候,等他出来之后写了本书,据说是另外一个人写的,但主要采访的是他。书里面他直接提到了川普的长子,也就是通俄门这件事情。而通俄门今天美国特别检察官已经要准备约见川普,应该是在克林顿的性丑闻之后,美国总统当中的另外一个被特别检察官约见的美国总统。这件事情对川普家族当中打击巨大,因为政农一直是他的核心人物,所以就变成了班农就成为了一个背叛者,他等于是直接打击了整个总统家族。

事情对错呢,要等待时间。但他的做法,第一天,批了他的长子,第二天他又做公开道谦。今天的精英文化和今天的社会价值观当中,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公开道谦的话,基本这个人的仕途就会大打折扣了。因为你是公众人物,你曾经是总统的第一智囊,他将影响到整个国家的政策,影响到总统在做决定时的相当的一个方向性。如果这个人出尔反尔,头天说的跟第二天说的完全不同,在正常社会中直接牵扯到你的价值观的问题,牵扯到你的诚信问题,牵扯到你的做事情为人和处理事情的这种方式方法问题。在正常的社会中,人该坦荡,而不是陷于诡计之中。所以在头一天道谦,第二天班农就辞去了他所隶属的网站的老板的身份,看起来是董事会不干了,逼迫他辞职了。

所以《纽约时报》讲说他本身促成了一个概念,就是说他的政治生涯出现了巨大挫折。我个人能理解的一点就是,川普的出现代表了相当传统的概念,面对美国当今的社会。而民主党跟中共的概念极其深刻,作为川普极其保守的、传统的做法当中,其实就在打击着中共本身。当他的大的概念完全是与这地球上最邪恶的势力作对的时候,其他因为个人的恩怨去对这样一个人物造成伤害的话,从天意的角度来讲,他必遭挫折。我自己的说法,无论班农做的对与错,他讲出来的事情的真实程度是多少,但在更大的道理当中,班农是错的,是逆天意的,所以遭了麻烦。如果大家说,可能川普跟习近平还蛮不错的。

《美国之音》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美众院表决一致通过台湾旅行法和世卫组织案》。

这个对中共打击会巨大的。

台湾旅行法就会促成中华民国的高级官员跟美利坚合众国的高级官员可以相互往来。这是一种历史性的改变。

美国众议院星期二在一个口头表决中,一致通过为美台高层互访解禁的《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要求美国政府“鼓励美台所有级别官员的互访交流”。

所有级别官员,那就包括美国总统,包括美国国务卿,所以这是出现一个根本性的改变。而这种做法如果作对比的话,原来我们看到无论是蔡英文总统还是马英久总统,要出访中美洲的时候,她(他)要借道美国,当她(他)借道美国的时候,往往只是一些参议员去见她(他),美国政府官员不能够露面,就是受制于台湾旅行法案,现在解禁了。也就变成了蔡英文总统如果途经美国的话,美国国务卿都可以见她,甚至美国总统。这是中共最不愿意见到的。

另外一个,它的名字就叫《台湾旅行法案》。中共在打压的过程中,中共往往以爱国主义的概念避免使用中华民国,往往指责台湾。当台湾称自己台湾的时候,中共又说它分裂。习近平说了,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美国政府通过的法案不叫“中华民国旅行法案”,它叫《台湾旅行法》,你给美国人扔原子弹吧。听拉拉蛄叫就不种庄稼了。

所以在我个人的眼睛里,这是对中共政权的围剿,这是川普政府本身直截了当的、非常实际的——吹牛皮没用——打一个嘴巴杵你一个手指头我也得打上你,这是中共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台湾旅行法》(H.R. 535)由共和党籍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 R-OH)、民主党籍众议员舍尔曼(Brad Sherman, D-CA)及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罗伊斯(Ed Royce, R-CA)于2017年1月13日提出。

一年之后众议院通过的。

在表决前的辩论中,夏伯特说,对于改善美台关系,“美国能做的最重要改变就是允许台湾总统访问华盛顿。这些限制不仅是一种侮辱,也具有反效果,它们已经过时,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作为美国共和党众议院的议员,他叫台湾总统,他也不叫中华民国总统。中共在回避中华民国字眼的时候,它知道自己的不合法性,它知道是强奸了中国人民。说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是强奸了他们。今天都是强奸的道理了。男人去强奸女人的时候说她选择了我,为什么?因为他诱惑了我。为什么她诱惑了你,我扛不住了。这就是共产党的流氓理论。但共产党的流氓理论灌输了老百姓以实际结果出现,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我今天就占了大陆了,所以我就如何如何了。你家有个老婆,别人占了你家老婆了,反正你老婆就这样了,你怎么着吧?那是流氓,对不对?这是高级动物的概念。所以当它知道它的行为的时候,它避免使用中华民国,那好了,它又要爱国主义对不对?那爱国主义这事,它就得打台湾,所以中国大陆人也说那是台湾,大家都回避中华民国。那你说是台湾自己分出去了,还是你给整出去了?二奶把大奶打出去了,占了这个房子,占了这个家,占了这个男人,但她知道她是二奶,她永远说那是个老婆娘、臭婆娘,她不会叫那个被她打出去的叫原配。别的瞎扯淡,就一样。所以今天就是方得始终了。这是很大的事情。

众议员舍尔曼也表示,美国应该允许台湾最重要的领导层访问华盛顿,和美国立法及行政部门人士见面。他说,“每一年中国都威胁台湾,美国对这些挑衅行动能够采取的最轻微举措是什么?就是通过《台湾旅行法》。”

所以人家现在用中国,你自己用了中国,那头用了台湾,那人家也照你这么用,你就虾米了吧。它说我不干,不干没关系,你打呀。你不凭实力吗?精神病!

最轻微的举措,他也够逗哏儿的。

《台湾旅行法》是一个具有约束力的法案,它规定美国在政策上必须:允许美国政府所有级别官员到台湾访问与他们的对口官员会面;允许台湾高层官员在受尊重的情况下入境美国,与美国官员会面,包括国务院与国防部官员在内;鼓励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及其他台湾在美国设立的功能性机构在美国从事相关业务。

这里讲受尊重,就是如果中华民国总统到美国访问,途经美国,美国要把他作为独立的政府首脑来面对的。吃不了兜着走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是中华民国被中共政权从联合国打出来之后,中华民国重返国际舞台当中的最大的一次胜利。

在众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之后,下一步将是等候参议院对由参议员鲁比奥等七位参议员提出的相同法案进行相关立法程序。总部在华盛顿的台湾人组织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表示,将尽全力推动参议院通过这个法案。

所以在美国任何一个法院通过,先是众议院,在英国叫下议院应该是,众议院通过之后,到上议院,也就是参议院,参议院通过之后基本立法完成,由美国总统签署就行了。

该组织会长陈正义在一个声明中说,《台湾旅行法》的通过,延续了去年12月川普总统签字生效的《国防授权法》势头,那个法案明定《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持续是美国对台湾的法律承诺。他说,“很高兴看到恶名昭著的三公报被不断送入历史垃圾堆,那也是它们最适合的归属。”

三个公报是指中美联合公报。川普到中国访问,习近平给予了他超高的待遇、礼遇,但没有签署新的中美联合公报。反而川普签署了《台湾关系法》,现在在通过《台湾旅行法》,所以作为中华民国的官员直接讲,他直接打击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这是非常巨大的。我相信中共会反应非常激烈,那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现在就看习近平个人的反应了。

除了《台湾旅行法》之外,众议院接着也以口头表决一致通过一个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法案。这个由众议院外委会亚太小组主席、共和党众议员约霍(Ted Yoho)提出的法案(H.R. 3320)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提出报告,说明美国如何支持并协助台湾取得每年由世卫组织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观察员资格。

其实这里的法案直指的是美国国务卿,世界卫生组织它直接关系到人的生命的安危的问题。当初北京闹非典的时候,其实很关键的问题那个时候你就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的作用,而中共以所谓的叫国家主权的概念,一直拒绝台湾进入世界卫生组织。如果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如果在某一些特定的环境下,你比如说就象非典,当台湾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那台湾就失去了机会在世界的卫生组织的这种协调的平台之下,能够分享和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帮助。而中共却以爱国主义的概念和主权的概念,一直拒绝。所以共产党杀掉所有的人,包括他们的头头,包括他们的头头之间的相互杀虐。从这个角度来讲,你看到川普政府,到现在川普作为美国总统不到一年,但是这种大规模的改变,它建立在一个传统的生命理念上。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