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觉得丑吗?(图)

Filed under: 评论观点 |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视频截图)

前两天跟一位六岁的孩子上课,唱罢一首叫《Traffic Light》的歌。孩子说:“Ms Yu,我看见有人在红灯时过马路。”“啊,我也见过呢。那是不对的。”“不只是一个人呢,我见很多人都这样做。”“原来是这样。红灯时过马路就是不对。当大部份人都做错的事,那我们应该跟随吗?”“不应该。”“很好,我们继续上课。”

一位三岁的小男孩每周都会在姐姐上课前,跟我唱十分钟歌。上星期,他说想念诗给我听,我当然同意。他开始念他最爱的《好警察》;四句表扬警察的押韵童诗,他一口气念完。我正想教他不如慢慢念,把字念得清楚一点。他却突然靠近我,压低声线说:“警察打人㗎。”我的心沉了一下,然后尝试用最浅易的语言跟这位小豆丁解释何谓“树大有枯枝”,但也许是徒然的。因为孩子的世界非黑即白,你跟他们解释灰色地带,他们不懂就是不懂。

近来有个新官,将社会荒唐的状况变得更荒唐;甫上任就被揭发住所有违章建筑。负责守护法律的人做了违规的事情,却没有后果、不用问责,继续坐着献世。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近年已经司空见惯。然后司长再下一城,被发现原来是位违建权威,曾经撰写相关重要文献;这简直将讽刺的定义推向另一层次。荒唐吗?讽刺吗?不紧要,只要有个信奉双重标准的首领,一切都会被包容、被遗忘,一件应该进入法律程序的严肃事情,最终只会成为未来其中一桩会重复被“抽水”的新闻,闲时供人贻笑。

秉承“没有再提起就等于不存在”的精神,表面上很容易便蒙混过关;厚着脸皮待一会,事情一变旧闻便会被排山倒海的新闻淹没。但你知道吗?我敢保证在不久将来,会听到中小学生边吃零食边嘻笑着说:“唓,律政师都非法僭建啦!”

童言无忌,但非无理。他们未必明白复杂的讨论,但说话时常能一矢中的。他们看见的是大人冲红灯、是警察打人、是律政师犯法。孩子虽然一知半解,但却把看在眼内的牢牢记住。

你可能会觉得孩子的一字一句是多么琐碎,但其实不容忽视,因为没有人敢准确预测一句戏言的影响到底有多深远。他们转眼便长大,届时又会有人质疑他们当中的偏激思想从何来,却没想过这些思维正来自亲手种下的祸,循环不息。不管你如何打得,有五十亿还是五百亿教育基金,有些潜然移默化的主观看法,不是挥金落实几个教育政策便能挪走。在一边厢,有人希望扑灭一些偏激的思潮,可是却在另一边厢不断用包庇、用歪理去点火泼火,为下一代种下一个又一个令人费解的疑团。

每天在不同媒体上,看见各界大小人物为不同的事情舌剑唇枪;攻击的攻击、护驾的护驾,人人以为自己了不起,却没为意到我们的下一代虽然未有发声的能力与机会,却其实把这都市内天天上演的荒诞剧情看得一清二楚。我其实好想大声喊句:“喂,其实连三岁小孩都看穿了,你们还不觉得丑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中国2018年2月12日讯】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