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中共想方设法压制民众的反抗情绪

Filed under: 评论观点 |
   

在星期日那天,应该是在京哈高速公路上,在山海关的收费站,一个油罐车炸了,说是侧翻了,油出来就炸了。当时看最新的视频,起码有两辆车,在视频里面整个被火给吞噬了。从它的火的延续的距离来讲,那不得有一、二百米啊。也就是说油罐车侧翻之后泄漏,在这个过程中,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任何保护过去。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很多开车的人我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一个油罐车如果倒了的话,在高速公路上,旁边没有什么村庄,那种味道会相当冲的。

第三个,它就在山海关的收费站的口上,距离山海关收费站据说只有150米,收费站的人以及旁边其他人因为事故的出现,而意识到危险的存在。

有个小车是黑色的,我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原因,在爆炸之前他还把车向油散落的地方开过去,当火起来之后,瞬间就把他吞噬了。人我不相信他能出来,但我不理解的是到底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原因,促成了这个人,明明那个味道是很强烈的,那为什么还要这么走?说不上来。人如果出事的话,没有什么可评价的。人都怕死,没有人想死。

最新的视频里是另外一个人,在自己的车里拍的,所以他拍的是一个正面,在他前面那个车没跑出来。所以当他靠近前面那个车的时候,火突然起来了。车上的人有男有女有孩子,听起来那个年轻一点的孩子立刻就吓哭了。他就开始往后倒车,当倒了一点距离的时候,从他对话里可以听出,后面也有车。

我个人蛮感触的就是,人都怕死,今天人生活越好越怕死。私家车如果在高速公路上跑,起码大家也算有个正常的生活,没有正常的生活他也买不了私家车。

这是我们生活的一个现状,而人在命运的背景之下,我个人的感触就是说,我说不上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很厉害。但是当我听到车里面的人那种惊恐之声,我说不上来的滋味。就是说人的万般能力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命运之所致的时候,显得那么可笑。

在花莲地震当中,有北京去的一家五口全死在里头。到现在死了17个人,有9个是大陆去的。你说这因为什么?我个人的说法,一切都是命运来的,没什么可讲的。

两个多小时之前,12号的下午6点多,廊坊发生地震,而我在做这期节目的时候,应该是北京时间的晚上10点左右。我在Twitter上看到的推文说,有人感到了,当地的人,说涛哥我感到了很大的晃动,但是我查微信微博上没有任何消息,去查地震局的时候,地震局竟然给封闭了。地震你能封闭它,但该震就震。

这种事情在花莲出现了,花莲当时出现地震的时候,我同样从我个人的网友那儿看到,是花莲的人说,让他感到略微欣慰的是,他的手机接到的警告在地震前大概15秒钟,他说这是让他很欣慰的一件事情。无论怎么样,那是一个正常的政府,它在科技背景下能做到什么这是受制于他现实的状况,但是在做事情的态度上,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我想说,在我眼睛里,这就是一个生命本质的认识问题,当把人当成人,周围都是人的时候,他的态度是对所有生命的珍惜。当把人当成高级动物,自己的欲望、自己的利益首当其冲的时候,它自然会伤害到其他人。这是一个表面上跟你生活没有任何关系,但实际却真正左右你生活的根本之原由。

同样也在11号在北京,西单一个新的叫大悦商场,35岁一个姓朱的老爷们拿着刀砍人,砍了13个,1个死了,12个伤了,他自己被抓了。

《美国之音》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民众对北京闹市持刀行凶案的反应》。它只是把这条消息发出去了,所以它留下的呢,主要是看到一些普通人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一名网友说,共匪想方设法压制民众的反抗情绪,消灭民主的萌芽。其实共匪充其量只是改变了社会运动的发展模式或爆发模式,其灭亡的结局是无法改变的,这是客观规律。

它这个概念就是说,砍人的人有他自己的态度。因为它报导中说姓朱的这个人是个河南人,因为个人的原因而泄私愤。

另外一个网友说,不要杀人。

是。这个道理很简单,但在过去时间里,我们看到的比如说,过去几年里,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烧公共汽车。大家在探讨基本方向是一致的,你不能杀老百姓啊,有本事你去杀警察——这是大家通常说的——有本事你去杀当官的,有本事你去杀有钱的。所以杀警察,警察戴着共产党的国徽,警察就意味着本身他是这个政权的保护者。但警察一个月挣多少钱呢?没挣多少钱。但他怎么能挣钱呢,他就用国徽的这个帽子赋予他的权力去抢劫周围一切在他权力之下的普通人。其实他同样是普通人。但是当对其他的普通人而言,他是国家政权权力的象征。这就是这个制度最邪恶的地方。当他富有权力的时候,他杀普通人的时候,跟这个人到商场去乱砍,态度是一样的。他没有权力,他要去反抗,他反抗的时候,拿了刀之后,他就拥有了一份力量的内在的心理,而这个内在的心理他一定去对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这点上,他跟警察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

还有网友说,网友们看起来很开心,可是你们没想想被砍的都是普通百姓,没有一个是贪官,你们有啥解恨的?全世界的人,不论肤色、种族,心是相通的,美国出现凶杀案的数量远比中国高得多,凶杀案比例更不用说了,没有人幸灾乐祸。中国是全世界凶杀案犯案率最低的国家,这么多人,更不能枪支合法化,否则真是大乱了,这不是什么民主权利!

这话对不对?听起来是那么回事吧。没有一个是贪官,什么意思?恨人有,笑人无。一个普通的人他拿刀去砍,他说谁是贪官,你要是贪官,按照法律的概念你要证明他是贪官才叫贪官。你说不是,只要他是当官的,他就是贪,这是人民的共识。这个说法就嘲笑了司法制度,这个说法又验证了中共体制本身的邪恶。回过头来,他又拿美国说事,说美国的凶杀案高所以就如何如何,中国的凶杀案最低,所以更不能合法化。否则真的是大乱了。

那你就支持这个制度的邪恶,是不是?这个制度营造了官,这个制度又把老百姓砍了,那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一个站在利益上的人他必是下贱的,他的下贱在于对自己生命缺少基本的尊重。所以表面上是很对的,但实际是下贱的。这一份下贱的心理就跟无神论的概念是完全一样的。是被灌输的,你记住,无神论是被灌输的。所以人之初,性本恶,站在了一个被灌输的角度去认识自己的欲望,因为你是块肉,因为你没有灵魂。

这就是很大的悲剧,但说的非常是那么回事,他说的要没有那么回事,还没这悲剧呢。

有一名网友提到,共匪有70家医院有器官移植中心,共匪武警和军队医院天天活摘中国人的人体器官,共匪拿中国人的人命赚钱,共匪天天杀人!

谁接受了这些器官呢?普通的人。那些普通的人就象持刀砍人的人,就象被刀砍了的人是一样的。当人们的角色不同的时候,就做着这种类似的事情。在自己的利益的环境中,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

昨天有另外的节目,茄子不用地,在墙上,它插在木头板上,往那个染色水池子里头,噗——噗——,就出来的茄子,长的一般大,一个样,双胞胎都没有那样的,更甭说它几十个茄子,放在一板上,老爷们在那儿呼——呼——。

另外一个叫什么夜光杯红酒啊,是不是张裕的,不知道。一箱一箱的瓶子底冲下,码的贼齐,拿水管子往里灌,灌完,一个老爷们蹲在那咔——咔——在封那盖。红酒,那就得在年前出货啊。现在正挣钱的时候。

说这东西就能上市场吗?为什么不啊?你也挣钱,他也挣钱啊。哪个商场进货的那见多了,太多了。大家要吃饭,大家要赚钱,大家要纵欲,立春了。谁不坑谁,谁不害谁,谁不弄谁。这是今天真正中国社会的现实。

下面它有50多个留言呢,我们没有必要去跟大家分享了,但是它反映出的内在的特点,在我眼睛里,这是这个社会自然发生的,砍人的人出现的做法,就象今天廊坊地震把消息屏蔽的概念是一样的。

我跟大家讲共产党邪恶是魔鬼,应对了100多年前,1846年《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一个幽灵。幽灵人说那是生命,活的。很多朋友把共产党当成政治看,从你的看点上你已经比它就差一块儿了,从你的看点上你是被灌输的想法去看待共产党,被共产党真正生命理论灌输之后去看待共产党,你就是个笨蛋!

《出卖中国天主教徒,梵蒂冈与中国政府谈判引发担忧》,这是《纽约时报》的头版报道。

中国地下主教同意让位于官方人选。中国地下主教作为一个宗教里的人士,他当然要听教宗的,如果地下主教他不听教宗的话,他能跟教宗分裂吗?分裂了之后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地下主教没有任何选择。

而在《纽约时报》这篇报道里面的题目却是《梵蒂冈与中国政府谈判引发担忧》。所以包括现在的大报纸,他的标题选题上也在变着法儿的吸引读者。现在都比较难,社交媒体的出现,引发了新闻内容和新闻评述的多方化。我以为这是《纽约时报》版面跟它的内容之间出现距离的时候,都是因为市场需要。所以你就看到,真正人们为了利益的时候,在不得不想着办法的时候,现实环境中里面就包含着相当的离事情的本来和他个人的想法有着相对的距离。“不好说这事”这词得用的婉转一点,明确一点。

罗马——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和他的外交官们一直在悄悄花费精力与中国政府谈判,这可能有助于结束数十年来对中国天主教会控制权的争议。

但是,在可能出现突破之际——如何任命主教一直是个难题——一些天主教徒开始担忧。他们担心,梵蒂冈急于达成协议,可能会背叛那些数十年来非法实践信仰的神职人员和教民——他们冒着被捕和被迫害的风险,在所谓的地下教会做礼拜。他们还担心,协议可能会结束地下教会长期以来的独立性。

我们这个话题已经谈论几天了。第一个,中共政权——这里它用的中共政权——重申的叫无神论,这是它生命的根本,无神论是对应神佛道而出现的,那么它变相的就是有佛必有魔,有人必有鬼,它是魔鬼。否定神明必是魔鬼。天主教教皇,我在节目中说过,你到梵蒂冈你看教皇讲话的时候,它是在梵蒂冈把一个窗户打开,不是从门出来。为什么?具体他的含义我不知道,没查过,有他自己的说法。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打开窗户面对的是世俗的人,世俗的人想去天堂连门都找不着。只能透过他打开一扇天堂的窗户,他是圣母玛丽亚与凡世中的市民之间的连带者,而他为了在现实环境中的一个所谓的难题,却跟魔鬼谈判,神与魔鬼谈判,那你连人都不如,所以出卖的是神。

而他的借口是指在中共官方背景下的那些主教,大概中国有不到一千万的天主教徒,说他要对那些人负责,那些被中共任命的主教就是魔鬼的代言人。但是反过来我个人又觉得,这就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什么标志?宗教的崩溃。

宗教的崩溃走到了今天,如果这件事情它做成了,在未来的时间里,你将看到这是《圣经启示录》中世界末日的标志之一。就这么点事,没什么可逃避的,没什么可探讨的。谈论人权是人权,在这件事情上它更大的意义是生命的认识。

   
文章关键字: 中共 压制民众 反抗情绪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