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习近平把共产党所有的精英都玩了

Filed under: 评论观点 |
   

在做这期节目的时候,应该是星期五的早晨,我看了个笑话,绝对是个笑话,这你又不好说是笑话。我做视频节目了,结果我在查看我那视频节目的时候,我一打开页面一看,结果上来一个广告,广告是这次两会人大开会。我觉得有点蒙了,这怎么会放在我的节目里呢?节目上怎么有人大开幕呢?然后我就看这广告时间,2个小时20分钟,那不是广告了,那是人大开会的整个现场视频,就跟youtube那儿挂上了,他得给人钱。我一期节目才10来分钟,他给我前头挂一个2个多小时,从习近平进场,我就没弄明白,这东西啥意思咧?所以就造成一个状况,朋友看我节目的时候看的是人大整个会场,连唱国歌都有。后来我就在网上截屏我就弄下一张照片来,因为那照片显示你可以跳过广告啊,这广告还剩下多长时间啊,那是youtube自己的设置了。但这就比较荒谬了,它荒谬到一种就是一种类似的恶作剧了。

我个人的评论当中,我们知道,这么多年了,如果它申请在youtube上,挂在我节目上,那意思就是说……到底啥意思?直接短兵相接了,应该不会呀,范不上啊。第一个。第二个,如果宣传人大,政府掏钱,以这样的方式进入,让中国人知道,因为看我节目的都是中国人,那也有点太穷酸了吧。穷酸的意思就是你太有钱了,而穷酸的概念就是实在是太没人看了,那就酸了,你太有钱了,而没人搭理你了,这不就酸了吗?酸到这上了。

再有一个呢,是不是这个大外宣的人有点下黑手了,就是说根本不过脑子了,不仅不过脑子,这个做法有点象新华社的2月25号那个修宪的声明——《国家主席限期制被除掉》——它是英文的,发到Twitter上的,不是在国内,它是英文的一条消息发到Twitter上的,然后大家炒起来,然后又炒回去了。新华社敢用Twitter,就是违反了当地的法律。是不是?所以中间你就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精神病的状况都不太一样。

谈到Twitter,另外一个有名的人,胡锡进,《环球时报》的主编。一个星期前,大概他伴随着开两会,他在Twitter上也开了个帐号,有很多人乐他:哟,你也翻墙了?嗨,姓善的家伙——他的笔名姓善——你能告诉我你用的什么翻墙软件吗?用的什么VPN吗?这个人他还打了自己的名,是不是真版的胡锡进呢?但胡锡进没说话。

结果在我做这期节目,他在Twitter上推了个文,他说《金正恩邀请川普直接面谈,半岛进入了和平里程,中国或是最大的赢家》,中国或成最大的赢家,那里头没中国什么事哈。然后他自己的推文说,这是领导交给他的一个活,必须写一篇社论。然后他下头加了一句,他说:妈的!——他骂人了——这是人话吗?那是在胡锡进名字的帐号下出来的。

当然我并没连他,是另外一个朋友把这个推文转出来,说:胡锡进一进了美国帐号你就要反水啊?你人出来没有啊?

真的假的,我们不知道,但是胡锡进在开Twitter帐号似乎是真。这个帐号是真是假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反映过来,如果是这么严肃的场合,这么严肃的背景,从国家稳定的角度来讲,因为胡锡进不是别人,他就一个啊。那人主宰着整个《环球时报》,不会让他随便乱来的。就象鲁炜似的能随便到外头喝奶吗?不能喝的,对不对?生的熟的都不能喝,不能随便喝,喝完奶如果不加面包的话,容易拉稀。这是生活学识啊。胡锡进是一样的。

所以在我眼睛里,如果你加上新华社的英文推文,有关修宪的内容,你可以看到现在的乱象,就是在这个环境中,你知道很多人在重新选择,重新自己的定位。有捣乱的,有重新选择的,有找机会跑的,有一手葫芦一手瓢,摁了葫芦起了瓢的,比较乱。

阿波罗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习近平的大秘钟绍军或已任军委办公厅主任》。

钟绍军在十九大的时候跟王岐山基本有类似。钟绍军是习近平在浙江时随着习近平一直到了中央,他一直是军委办公厅的主任,是习近平贴身的军队当中的秘书。而在十九大的时候,结果他边儿都没挨上,连汤都没喝着,所以这是跟王岐山一样,让大家很吃惊。而钟绍军他很年轻,他是68年的,所以他的资历,他的背景,习近平的身份,造成了在十九大他却落选了,连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所以当时评论就是习近平牺牲很大。牺牲了钟绍军,牺牲了王岐山,还有两三个人。而一切的妥协包括韩正进入常委,包括政法委根本没有伤着汗毛,而郭声琨进入政治局,而里面凸显的就一个:习近平思想进党章。

我们跟大家当时讲的就是,习近平做事有个特点,我达到一个目的,我现在就要这个目的,其它我都可以谈,都可以不要,但这个东西得给我。2012年9月份,他不上班,不上班就是让政治局常委从9个变成7个,你不答应我,我不去了,我不干了,我回家了。这是他的特点,你不用对我有任何评价,你说我是混蛋王八蛋都没关系,我就不上班了。所以这么多年来,很多朋友如果看不明白这一点的话,那基本就别评论了,你耽误别人。十九大的做法基本上是这样,他让掉了所有东西,但是必须习近平思想进党章。

我们当时评论是这么评论的,完了之后呢,他立刻拿这一条,他就是核心了。你看看从10月底,然后到今年1月份,已经走到修宪了,他立刻就上来了,够不着了,因为反他就是反党了。当这个时候,他以这个身份到两会的时候,扭脸,你看王岐山开会就这么出来的,习近平开会也这么出来的。因为党的规矩,政权的规矩,它是这么定的,他没破规矩,当他没破规矩,他又成为了核心,在党上头的时候,没招儿了。

我昨天有期节目我说了,习近平把共产党所有的精英都玩了,当孙子耍了。而钟绍军这一次回来,跟王岐山类似。表面上十九大他是让了,等到两会他又回来了。他是玩了巨大的一个手法,可是客观的结果是什么?国家政府机构中的极高级官员,不是共产党里面的精英成员,党国在过程中被阉割了。很多朋友意识不到这一点。

被外界喻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最神秘贴身秘书的军方人大代表钟绍军,个人资料最近曝光。港媒判断,49岁的钟绍军可能已出任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

据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官网公开资料,钟绍军生于1968年10月,籍贯浙江开化,为13届全国人大的中共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团成员。

所以他回来的概念跟王岐山是完全一样的。

我跟大家介绍了,我说你一定要注意他的客观状况出现了,国家副主席不是中央候补委员,是一个普通党员,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的主任,是一个普通党员。而他却依附了人大,依附了国家权力体系的机构。如果按照这路子走,走不了3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它是党的,跟国家可以没有毛儿关系,就这路子。而它出现的状况,所有的党要听核心的,今天是习近平思想,他要干嘛就干嘛,谁反他就是反党。

我一直跟大家说,一路打着红旗,到硍节上了,一倒过来,噗一叉,给叉死了,把旗子叉死了。

军衔为少将的钟绍军已佩戴中共副战区级资历章,极有可能已出任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

网上资料显示,钟绍军是习近平在浙江、上海任职期间以及担任领导人后的长期贴身大秘,曾任中共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2007年调任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

2013年6月,钟绍军空降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任副主任兼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授予大校军阶,并于2017年11月晋升少将。

这是台湾的中央社的报道,它从照片中意识到是这问题。所以我跟大家解释的意思就是,他的出现的做法是跟王岐山一样的。而这个在国家现政体制变革中,党和政府的变革中,具有极大的意义。共产党的党权被从国家机构中踢出来的明确的标志。

《纽约时报》:《中国审查反对修宪之声,民众内部异议萌动》。

这是《纽约时报》周末的一篇评论。这个标题,我个人觉得说的太多了,但是它又确实是个问题。它文章解述的很简单,它的中心点还是在国家主席限期被取消,而在人大第一天的会议上就讲了这件事情。习近平后来到了广东省代表团的驻地,在参加分组讨论的时候,习近平说我自己赞同修宪,几乎所有被采访的人大代表,没人敢说不赞同,都说赞同。

这个东西我觉得很简单,现在依然还是延续着共产党的体制,习近平的做法很直截了当,他高唱着党的高歌,所以大家谁也不能反他,想杀了他,想反他的,在党的系统中,聚集不了权力,找不到任何借口。而当习近平思想已经进入党章的时候,习近平思想进入宪法和改变相关在中共党的体系中最不重要的一个国家主席的限期,在党的系统中,是没借口阻止他的,已经不能阻止他了。而在老百姓的环境中出现异动的声音,一个是党内真正反对他的人,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来了,所以才出现在公共网络上,出现了相当异动的场面。

大家要明白,新华社英文的Twitter帐号拿出这个消息,非常诡异,而在海外引起了轰动。海外的基点就是说习近平要搞独裁,长期做主席。我说就是驴尾巴拴鸡蛋——瞎扯淡!

我在昨天有期节目我还说呢,说他学毛泽东,毛泽东是成为党的主席,当他拿到党的主席之后,把国家主席干了。

我没有一个明确的印象,1954年在成立宪法的时候,我忘了那个时候,就是第一部宪法的时候,那个时候毛泽东好象在党内还不叫主席呢,他的主席是后来出来的,他的主席出来应对着文化大革命,应对着把国家主席砍死。所以毛的独裁的一切,是在中国共产党、中共中央主席的角度干的,国家主席永远是被他干的。在党的体系中,共产党的整个系统中,都是如此的。

今天的金正恩,不是国家最高元首,他是劳动党的最高元首,这就是共产党真正的独裁者。在朝鲜的国家元首,跟着他妹妹到了冬奥会,得给他妹妹让座,那叫真正的党的体制的独裁者。在当年的苏联,它也是苏共的总书记是最高的,国家主席是另外一个人,是虚职。

但为什么现在所有讨论都讨论这个焦点上,说他拿了一个最没用的官位,非说他要搞独裁?邪了门了,我跟你说那才邪了门了,疯了似的,真的。在我眼睛里就是疯了。

所以有着社会环境的轰动,而我个人冷眼看呢,其实所有反对他去取消国家主席的人,几乎都是希望共产党万岁。他的概念就是希望在共产党的框架下,中国不要出现动荡。他从来没想过共产党应该死,而不能顺应共产党的做法。而这些人都是政治学者,中国问题专家,法学学者,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而这些是表象,它的基点都是无神论。

就象那期节目我跟大家说的,李大同,很有名的,也很有思想。“1982年宪法是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选择”。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发言人。你李大同手里都有票吗?如果外交部的发言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就说你凭什么代表我?那你李大同凭什么代表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呢?把中国共产党跟全国人民给放在一块了。你说这不糊涂车了吗?当初他讲维权的东西的时候,他丢了工作了。这就是很有名的维权者,很有名的知识分子,很有名。

其实你就知道,他是以社会稳定的方式去肯定了共产党的万岁。这个做法是跟邓小平一样的,他也认可邓小平的概念,但邓小平杀了学生,他自己当时也在那个环境中。

共产党最大的邪恶,摧毁了中国人对生命的认识,都活在利益中。

杨沫——《青春之歌》的作者——她的儿子号称老鬼,他也公开声明反对修宪,他也说宪法不能随便改。上一个领导人就改,中国共产党现实的国家,宪法是孙子,宪法顶个球。今天作为学者说宪法不能随便改,他是在共产党的基础上,你的妈妈也是共产党的基础上。当宪法不能随便改,你还承认自己干不过共产党,所以底下的人不要这么干,共产党得活着。

而今天他做的一切,是把共产党干死了,会干死掉的。就听不懂,邪了门了,我跟你说吧。

那老鬼也很有名了。叫什么违纪违法,违纪在先违法在后,这就是中纪委。

他现在把这一套改了,说中纪委被弱化了,叫国家监察委,他算法律了,又不干了。以后违纪这个词没了,只有违法了,他还不干。反共的人,假反共,真利益,在无神论的基础上。

这是今天中国真正的问题,什么问题?人不把自己当成人,当成高级动物,有一个算一个。这是今天中国最难走到未来的原因。

   
文章关键字: .习近平 共产党 精英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