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前夕政协常委再提重要的经济议案(图)

Filed under: 经济观察 |
   


日前,全国政协常委李崴再次重申建立人口数据问责制。(图片来源:AP)

按照惯例,中共政府的人大与政协“两会”将在3月初召开,日前,全国政协常委李崴再次重申在去年3月提出的议案,即建立人口数据问责制。有分析指出,中国的人口危机和经济危机正在产生共振。

按照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共政府实施的变相计划生育政策–“全面两孩”进入第二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相比2016年减少了63万。

这一数据比中国国家卫计委最保守预测的2,023.2万要少整整300万,甚至相比不放开两孩政策时的预测值1,770万,还要少47万。

全国政协常委李崴撰文表示,对于涉及到国家最基础的人口数据,出现这么大的差距已经不是统计误差和预测失误能够解释了。这种误判继续下去,更将严重误导人口政策的决策,威胁国家的长治久安。为此,重申在2017年“两会”递交的全国政协提案,希望引起社会关注,以助于建立人口数据问责制,避免再次发生如此严重的误判事件。

根据李崴的文章,其议案涉以下内容:(一)成立向高层负责的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委员会可以包括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员会及专业学者;(二)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是有关人口的专门性调查,禁止任何部门对其进行修改;(三)每年公布出生人口数是衡量政策短期效果的重要参考。规范各部门数据格式,公布包括按地区、年龄等分列的详细数据以及数据收集、处理方法,以便外界监督、核实;(四)成立独立的专门机构,整合与监测人口统计和预测。定期发布不同数据源的、在格式规范的可对比的数据报告;(五)对计划的实施效果设定明确的预警标识和问责机制。

另外,李崴在2016年“两会”时就提案建议:最迟在2017年底以前全面放开生育,并且要推出各种辅助家庭养育的政策,把九年义务教育向下延伸到学龄前三年,以及政府财政加大妇幼保健投入。

据《财新网》2月10日报道,俄罗斯科学院国民经济预测研究所人口和生态中心主任阿纳托利·维什涅夫斯基曾言,俄罗斯生育率在1966年就低于更替水平,但被复杂的数字游戏遮盖。长期低生育率恶化了社会经济问题。等到20世纪90年代危机全面爆发后,势头已无法扭转。

中国人口问题专家黄文政撰文表示,元朝的崩溃就与朝廷不能掌握真实的人口和耕地数、赋役无据、财政困难有关;明朝初年为了避免“蹈胡元之弊”,严厉打击人口和耕地统计腐败,罪在官者处斩,罪在民者充军;但到明后期,人口和耕地却“无一实数”。清朝雍正年间实行“摊丁入亩”政策,将赋役与人口脱钩、与耕地挂钩,才获得了较准确的人口数。

看中国特约评论员唐新元指出,中国的人口危机和经济危机正在产生共振。中国经济原来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到尽头,之前中国经济的发展基本都是靠人口红利,是靠廉价劳动力堆砌出来的GDP。出生人口不断下降,意味着以后的劳动人口数量也会下降,成了拉低经济增长的因素;从养老方面看,2017年中国养老保险抚养比降至2.8比1。养老保险金支付最困难的黑龙江省,它的抚养比是1.3∶1,即1.3个人养1个人,百姓们的养老成为难题;这对未来的房地产领域也会有冲击,现在中国楼市库存已经高企,人口的减少对官方声称的去库存也产生压力。

另外,中国的人口数据始终遭到多方质疑。有专家表示,中国人口统计数据存在长期严重失真问题,错误的统计数据会带来很大的经济隐患。2017年5月22日,人口形势与经济发展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办,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出席并发言。易富贤表示,官方公布的人口出生数据有50%的水分,这是在犯罪。

【看中国2018年2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正鑫综合报导)

   
文章关键字: 人口 常委 政协 数据 经济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