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 澳洲奥运名将天安门呐喊震惊世界

Filed under: 国际关注 |
   

2002年3月9日,前奥运名将Jan Becker(左一)在天安门广场抗议后回到墨尔本,在机场受到民众热烈欢迎。(Jan Becker提供)

“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的生命才延续了十几年,让我可以看到孩子们长大,还能见到孙子。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大法,今天我不可能活在世上。”1964年东京奥运会自由泳银牌得主Jan Becker如是说。

看到Becker,很难将一名运动爱好者、 闻名世界的前游泳选手,与东方修炼文化联系在一起。但就是这样一位当年风靡泳界的女士,为了心中的信仰,在2002年法轮大法在大陆遭受严重迫害的时候,毅然与另外8名澳洲西方学员到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震惊海内外媒体。

现年73岁,如今已修炼法轮大法19年的Becker说,她知道中共如何在1999年发动对法轮大法铺天盖地的迫害、如何在海内外造谣、抹黑法轮大法并收买其他国家的政府。而她,曾经一个病危的生命,在法轮大法给与她第2次生命后,以无以言表的感激和虔诚,与海外法轮大法学员一起反迫害、向周遭的人讲述真相,直到今天未曾间断。

2002年3月9日,Jan Becker女士(左一)抵达墨尔本机场后接受澳洲媒体采访。(Jan Becker提供)

生命垂危 得大法重获新生

奥运会银牌得主在普通人的眼中一定是健康强壮的,但Becker其实自幼体弱多病。特别是人到中年后,更是罹患了一种与肺结核/麻风病相关的呼吸系统疾病,澳洲顶级医学专家也束手无策。举步维艰的Becker知道自己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周遭的亲朋好友也都默认了这个事实。

虽然人间的医生无力回天,但Becker却受到上天的眷顾。

1998年一位朋友拿给她一本《转法轮》,希望她能看看。但Becker向来就不喜好阅读,她一瞧书这么厚,就一点也不想翻开它。朋友见她无动于衷,就播放法轮大法的功法录像带给她看,Becker当下就跟著录像带一同练习。Becker笑着回忆说:“比起读书,作为一个运动员,炼功更加吸引我。我在学校总是表现良好,班上排名前四,但我懒得读书。”

由于从炼功中感受到巨大能量,3个月后Becker开始阅读《转法轮》,并深受触动。她决定亲身实践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以此指导自己的生活和言行。自此,Becker的身体也迅速恢复,“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的肢体变得更灵活,尤其是我能感受到我腰部以下的能量通道都被打开了,我的膝盖能碰到地上。以前我甚至不能膝盖朝上坐半小时,可是现在我可以双盘打坐一小时,这些都是非常美好的体验。” 从那以后,Becker把所有的药物都扔了,再也没有去看过医生。

病休前Becker在一家大型项目工程公司担任了十几年的人事经理,“那时我几乎每天在上班前都去公园炼五套法轮大法功法,同事和老板都见证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奇,因此都非常支持我修炼。”

得法后的Becker工作中会同时站在公司、经理及员工三方角度考虑事情。她也会为了捍卫员工的权利和利益挺身而出。正因如此,Becker深受全公司同事的信任。“通过修炼,我学会如何开拓自己的思维,变得更加善良。当你能真正地以善待人,你自己都能感受到那种善,那感觉很激励人心也很美妙。我的老板也知道我是尽心为公司服务,他很感谢我。”

前奥运名将Jan Becker女士近照。(Jan Becker提供)

奥运名将在天安门的呐喊

就在Becker沉浸在修炼法轮大法、重获生命的喜悦中,中国传来了噩耗──中共1999年7月20日开始动用全部国家机器镇压法轮大法、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学员。 这使得Becker感到震惊。

于是2002年,Becker决定和其他几名澳洲学员一同去天安门广场表达对法轮大法的支持。在没有向任何人提起的情况下,她悄悄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为了安全,学员们也没有搭同一班机前往。临行前,Becker已做好会被中共逮捕的心理准备,但她也相信自己会平安回来。

Becker和其他8名学员约好2002年3月7日早上10点,在天安门广场会合。Becker回忆,当时广场周围有不少配枪的公安和警卫,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当她到达时,其他学员已经拉出横幅。她只好边跑着冲过去,边拿出一面印有法轮图形及“真、善、忍”3个字的旗子,上面还有1964年东京奥运会标志。她加入其他学员并不断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公安似乎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西方人在天安门抗议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的,Becker和其他人就被警察推上巴士带走,公安还没收了一名澳洲电视台摄像记者所拍摄的画面。

在派出所,公安隔离学员并强行抢走他们身上有关法轮大法的东西和平板电脑。Becker被5名警察监控并非法拘禁了30个小时,期间公安不断问她问题并试图侮辱她,而Becker也通过回答问题不断告诉那些警察法轮大法的真相,没有丝毫的惧怕。

“警察让我脱光衣服接受检查,她们想让我感到难为情。但她们忘了,我曾是个游泳运动员,这有什么可怕的?她们见我不害怕反倒觉得尴尬。”“她们非要找出我的大法书和资料,找不到就问我藏在哪里。我告诉她们,‘都在我心里!’”

“你等著,再过一阵子,人们一定会再次在中国修炼法轮大法。”Becker对警察说。

3月8日,公安将9名西方学员聚集在一起,Becker看到有的学员被打伤了,感到非常愤慨。警察将他们送到机场遣返回澳。他们没走正常登机渠道,而是下了车后就把他们带往停机坪。一些机场工作人员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Becker就对他们喊“法轮大法好”,并告诉公安她永远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Becker 于2002年3月9日平安回到澳洲。

2002年3月9日,Jan Becker抵达澳洲墨尔本后在Flagstaff Gardens公园和其他同行学员接受澳洲多家媒体采访。(Jan Becker提供) 2002年3月9日,Jan Becker抵达澳洲墨尔本后在Flagstaff Gardens公园接受澳洲多家媒体采访。(Jan Becker提供)

坚毅的心无畏中共威胁与恐吓

回到澳洲后,很快的澳洲广播公司、澳洲《时代报》、《澳洲人报》、7号电视台、9号电视台、美国之音等多家全世界主流媒体先后报导了Becker的天安门抗议。

Becker为此感到高兴,因为她成功地引起人们关注中共对法轮大法学员的迫害,她有更多机会告诉人们真相。

电视台打电话问Becker的儿子,如果你妈妈在中国被逮捕了你作何感想?她的儿子回答:“我知道我妈妈正在做她想做的事。”Becker对家人的理解感到非常欣慰。

当公司知道Becker去天安门抗议后,老板相当赞许她的勇敢,甚至将她的英勇举动告诉给公司的客户和其他人。Becker说:“在天安门广场,能够多次从心中喊出‘法轮大法好’是我的荣幸。我知道这是我人生旅程的一部分,我没有感到一点点的害怕。”

但是很快,Becker的家就遭到中国人先后几次入侵恐吓,Becker推测是中领馆派人干的。“其中有一次,我回到家后,发现床上放着一把大草叉,我知道中共想用这种方式威胁我,让我感到害怕,但我并不担心,这不过是中共的伎俩而已。”时隔多年,回忆起当年受到的恐吓,Becker一脸的从容与淡定。

2007年6月4日,前奥运名将Jan Becker在集会上声援2200万中国人“三退”。(Jan Becker提供)

初心不改 广传真相至今

作为一名前奥运银牌得主,Becker希望借这个身份告诉全世界,这场迫害是错误的。她曾3次写信给国际奥委会,但没有收到任何回音。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报导出来。她说:“当第一张法轮大法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照片嚗光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以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人们不会这样对待彼此的!”

多年来,Becker一直不断呼吁各界人士一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在每届奥运会举办前,Becker总是会受邀到学校座谈。Becker会拿着火炬、奖牌,告诉孩子们做人要说真话、应该宽容对待别人、要有耐心并能够忍耐。“有孩子问我是否还在游泳,我总会告诉他们,我现在不游泳了,在修炼法轮大法,在按照‘真、善、忍’做人。”

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会那年,一所学校邀请她去讲座。她问对方:“你们知道我是一个人权活动家吗?”他们说:“是的,Jan,我们在网上查了你的消息,我们很清楚你在做什么。”Becker因此受邀到学校和学生们谈论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

2007年8月9日,Jan Becker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奥运不能与反人类罪同时在中国存在。(Jan Becker提供)

那一年,Becker希望国际奥委会可以要求中共停止对人权的迫害,因为一个违反人权的国家,不符合举办奥运会的资格,但奥委会显然也向中共低头。对奥委会失去信心的Becker在2009年发表了声明,其中她写道:

“中国承诺如果能举办2008年的奥运会,他们将改善人权。我看到这是国际奥委会要求中共作出改变的最好机会,相反,奥委会却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和道德守则的原则。在我看来,我相信很多人也像我一样感觉到,奥运会已经不如当初,我为许多事情感到羞耻。”

“作为人,我们需要考虑什么是生活中重要的事情。对我而言,人性的神圣与尊严远远超越了其他所有方面,包括贸易、利益和体育,即便是奥运盛会。我对当前发生的事感到厌恶,我衷心希望世界能够站在一起,结束对这个美丽、有益人类的功法的迫害。”

2008年8月7日,澳洲人权圣火传递大使Jan Becker(右)和“正义女神”共同高举火炬。(Jan Becker提供) 2007年8月9日,澳洲人权圣火传递大使Jan Becker(左) 和奥运名将Martins Rubenis共举人权圣火。(Jan Becker提供)

在随后多年的墨尔本“反活摘汽车之旅”中,Becker和一些法轮大法学员开车走访了无数个乡镇,告诉当地居民中共迫害并活摘法轮大法学员器官的事,很多媒体都进行了报导。Becker以前奥运选手的身份也被加以提及:“有一次,我们根本没有预约,就在Warnambool一家电台广播中接受现场采访,讲述法轮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及我在天安门的经历,那次采访进行了42分钟。”

怀着对法轮大法的无限感恩,这位坚强的前奥运名将用她心中的正义和勇气,在天安门广场写下了历史性的篇章。对自己的选择,Becker义无反顾。她说:“我能修炼法轮大法真的很幸运。18年前当迫害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就放弃了。我没有放弃,我意识到我需要为法轮大法发声,我必须让人们了解正发生在中国的事是错误的,直到今天我仍在这样做。”

【大纪元2017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叶家伶、李欣然墨尔本采访报导)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