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担任刘少奇秘书的吕振羽被囚禁12年

Filed under: 史海钩沉 |
   

被囚禁12年的中共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吕振羽

1963年元旦刚过,正在家乡湖南邵阳进行调研考察的中共历史学家吕振羽,突然接到北京急电,要他火速返回北京。吕振羽不知何事,一分钟不敢耽误,立即从长沙乘火车返京。当他乘坐的火车抵达河北保定时,突然上来几个自称北京来的人,将他“请”下火车。

一下火车,吕振羽立即被秘密“隔离审查”。审查人员向他宣布:不准同家人见面,不准与外界联系,每天的主要活动是写交代材料,反省自己的行为。与此同时,公安部门派人通知他的夫人江明,不准对任何人谈到吕振羽的去向,只能说他“出差”去了。在被“隔离审查”期间,吕振羽的交代、反省材料不知道写了多少遍,一次次重写,一次次被驳回,再写,再被驳回……如此折腾了4年。直到1967后1月,时任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作为“中共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打倒后,吕振羽被正式逮捕,并作为“要犯”,被押解到北京西郊的秦城监狱,关押在单人牢房里。从1963年1月至1975年1月,吕振羽被关押长达12年之久。

吕振羽与郭沫若、范文澜、翦伯赞、侯外庐一起,被称为中共5大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1900年1月30日,吕振羽出生于湖南武冈(今邵阳县),曾留学日本明治大学。1928年回国后,先后在北平的中国大学和朝阳大学任教。1935年至1936年,受中共北方局委派,赴南京与国民党进行合作抗日的谈判。1941年4月,吕振羽辗转到达新四军军部。在刘少奇兼任校长的中共华中局党校任教。1942年3月,担任刘少奇的政治秘书,跟随刘少奇赴延安。在延安整风前,吕振羽继续担任刘少奇的政治秘书,延安整风后,改任刘少奇的学习秘书。1948年以后,吕振羽先后在大连大学、东北人民大学、中共中央高级党校、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任职,曾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的学部委员。

为什么吕振羽在1963年1月会突然被“隔离审查”?又为什么在1967年1月被逮捕入狱?这两件事都与他跟刘少奇的关系直接相关。

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认为,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深得马克思主义精髓的毛泽东,一直念念不忘阶级斗争。从1949年10月至1956年9月,他发动了一场又一场人整人运动,阶级斗争搞的热火朝天。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上,赫鲁晓夫作了“反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秘密报告,在国际社会引发强烈反响。中国大陆的阶级斗争稍微消停了一下。1956年9月15日至27日,在中共八大上,刘少奇在政治报告中说,随着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在中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中国的主要矛盾不再是阶级矛盾了,中国将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据王光美回忆,在八大结束后的第三天,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对刘少奇说,党的八大关于基本矛盾的提法不正确,当时,刘少奇大吃一惊。

1957年6月8日,毛泽东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反右派运动。这是继毛泽东发动“土地改革”铲除地主阶级,发动“工商业改造”,铲除资本家阶级,发动“合作化运动”,铲除农民阶级,发动“三反”、“五反”、“肃反”,铲除国民党残余势力之后,在中国大陆发动了彻底打断知识分子脊梁骨的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1957年10月9日,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讲话时,以十分肯定的语气说: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是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毛泽东的一句话,彻底推翻中共八大关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论断。刘少奇出席了这次会议,但没有讲话。

1958年,毛泽东高烧40度以上,发动极左的“大跃进运动”,号召“赶英超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在短短3年时间内,中国大陆饿死3860多万人,制造了和平时期最大的人间悲剧。1961年4月,刘少奇到湖南进行调查,发现的问题触目惊心。1962年1月27日,刘少奇在中共“七千人大会”上称,“大跃进”中的问题,在有些地区,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毛泽东一直坚持成绩和问题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对刘少奇的这个说法,非常不满意,主动退居二线,把烂摊子留给刘少奇等人去收拾,“七千人大会”结束的第二天,1962年1月28日,毛泽东离开北京,到外地巡视去了。

到了1962年9月,国内形势稍有好转,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作了《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报告,重弹阶级斗争的老调,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强调对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毛泽东话音刚落,毛泽东整人的得力助手、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闻风而动,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第一个打倒的人,就是现任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习仲勋因为“利用小说反党“,被打成反党集团的头目,此案株连数万人。与此同时,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分歧越来越大。专门揣摩毛泽东心思的康生意识到毛泽东想整身边的赫鲁晓夫。到了1963年1月,曾经做过刘少奇秘书的吕振羽突然被秘密关押。

审查吕振羽的关键问题是1935年至1936年他到南京与国民党谈判合作抗日问题。这是现实中的“阶级斗争”在历史事件中的“挖根”,从事态的最终发展来看,抓吕振羽,目的是为了整刘少奇。南京谈判的实际情况是:

 

1935年11月,吕振羽收到国民党政府铁道部的科长、湖南同乡谌小岑的一封信,大意说:东邻侵凌,姜龚两府宜联合御侮,兄如愿作伐,请即命驾南来。姜、龚两府,即暗指蒋介石一方和共产党一方。这封信,是宋子文找到国民党政府铁道部常务次长曾养甫,由曾出面,找谌小岑写的。

谌小岑请当时担任南京政府司法院副院长覃振的秘书翦伯赞(也是湖南人)牵线。作为中共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的翦伯赞托人找到同为中共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的吕振羽。吕振羽当时是北平中国大学教授,中共北平市委领导下的自由职业者大同盟的书记。他接信后,立即上交北平市委领导周小舟。周小舟说,等中共北京市委讨论后再作答复。

周小舟就南京谈判事,请示了中共北方局,中共北方局报告了毛泽东,并建议派周小舟、吕振羽去谈判,毛泽东回电表示同意。不久,周小舟通知吕振羽,立即去南京。此后,国共双方举行了多次谈判。由于分歧较大,1936年8月,国民党政府通知“南京谈判到此终止。以后由武汉电台和延安电台直接联系。”同年8月,周小舟携带南京谈判的全部材料到延安,当面向毛泽东汇报谈判经过和有关情况。周小舟的表现深得毛泽东的赏识,不久,便担任了毛泽东的秘书。

对于南京谈判的前因后果,毛泽东一清二楚。但是,到了1962年之后,毛泽东整人的“棍子”康生在对习仲勋下狠手之后,就开始找刘少奇的问题线索。因为1936年,刘少奇担任中共北方局书记,直接领导了中共与国民党之间的南京谈判。吕振羽做过刘少奇的政治秘书,且直接参与了南京谈判的全过程,从吕振羽那里下手,或许可以抓到整治刘少奇的把柄。这便是1963年1月吕振羽突然被秘密“隔离审查”的真正原因,也是1966年文革打倒刘少奇的前哨战。但是,此时刘少奇还在台上,对吕振羽的审查不得不严格保密。

到了1967年1月,刘少奇已被打倒,对吕振羽的审查就不再遮遮掩掩了,直接逮捕,关进监狱。审查人员称,南京谈判是“背着毛主席和党中央干的”。从1967年1月被捕到1968年10月为止,一年零9个月,吕振羽被审讯800多次,平均每天2次以上,晚上也不得到安宁,在牢房中,亮着瓦数极高的电灯,弄得他根本无法入睡。专案组对他高强度的审讯,就是想这样从他口中逼出刘少奇曾经当过“叛徒、内奸、工贼”的“罪证”,但是一直没有得逞。

在吕振羽身陷牢笼的日子里,他的夫人江明曾多次上书毛泽东,却全部石沉大海。直到1974年,随着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林彪“横死”蒙古温都尔汗,文革中跟刘少奇一起被打倒的中共“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小平回到北京,国内政治气氛稍有松动,江明才终于获得到了到秦城监狱探望吕振羽的机会。这是吕振羽夫妇分离11年后第一次见面。当江明见到吕振羽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她面前的丈夫,已经须发灰白,脸色苍白,腰弯背驼,目光吊滞,说话声音细小,连呼带喘的。

到了1975年1月,邓小平全面主持中央工作不久,江明立即给邓小平写了一封申诉信,请求释放吕振羽,并亲自将信送到国务院信访办。在邓小平的亲自过问下,吕振羽总算获准出狱治病。此时,吕振羽已是75岁高龄,百病缠身,步履蹒跚,四肢发颤。

出狱后,吕振羽头上的“反革命”帽子并未摘掉。直到刘少奇案平反后,才最终摘帽。1980年7月17日,出狱5年多的吕振羽病逝。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