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千山川公司集资人再次到陕西省检察院请愿

Filed under: 民冤抗暴 |
   

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2007年8月查封陕西省山川林业公司至今已经十年了。2011年1月30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所谓的〝山川林业〞集资案开庭〝审理〞。

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涉案十七人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山川林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常胜勤判14年,总经理周萍判12年;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由政府追缴,返还投资人。西安市人民政府成立了山川善后办公室,以极低、极不可思议的价格拍卖了山川的一些企业和不动资产,但至今没有给我们投资人返还一分钱。

据我们集资人的统计,给山川林业公司投资的共有17909人,投资额总共近7亿元。西安市政府的山川善后办公室在我们投资人不断地追讨下,追回1亿多元,都被西安市公安局时任副局长王安群等一伙贪赃枉法的官员侵吞挥霍了,我们投资人一分也没得到。

应该指出的是,西安警方利用职权勾结有关方面公然编造罪名进行掠夺,远不止山川林业一家。对加加保健品有限公司的〝查封〞就是其中一例。2007年6月,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安群率领经侦支队数十人员,查封了加加保健品有限公司总部及12个商店,理由是〝涉嫌非法集资〞,后又说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股东们的质问下,又说是〝挪用公款〞,1544名股东的资产,股金总额5700多万元被掠夺一空。

对我们的巨额资产被西安警方掠夺,对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荒唐判决,对党政官员的包庇、漠视、推诿,我们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抗争诉告。仅在2016年,我们又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年9月29日决定,说我们的上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行政侵权赔偿的规定〞,不予受理。直到两个多月后,我们才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收到最高法院的这个决定《通知书》。我们又在北京找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又叫我们回陕西找陕西省人民检察院。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在2017年3月答复我们说,最高人民检察院给陕西省人民检察院的是《通知》,不是裁决。陕西人民检察院究竟受理不受理,没有明确表态。这是明显的扯皮、推诿、不作为。

2017年4月18日,近千受害人到陕西省人民检察院请愿。我们围在省检察院大门外,要求主要领导人出来答复我们:陕西省检察院对山川造林投资人的诉讼、对最高检的决定到底受理不受理?给我们一个明确的书面答复。

全体请愿的山川林业投资人

2017年4月18日

附以前的有关文章

山川林业数百投资人连续九天到陕西省政府上访

陕西省山川林业公司的数百名投资人,从4月21日起,连续九天打着标语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要求政府和警方向投资人公布封查山川公司的有关情况,公布个人投入资金的处置意见。

据这些上访的投资人介绍,山川林业公司是经陕西省政府和陕西省林业厅批准成立的民营企业,主要经营造林绿化工程,从2003年起向社会集资,目前投资人有13000多人,总投资额约有近7亿元人民币,个人投资少的有一、两万,多的达近百万。

2007年8月,西安警方查封了山川公司的账务,拘留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对山川公司开始进行调查,这使得山川公司的运作已无法进行,目前已近瘫痪,损失惨重,直接危害到投资者的利益。为什么要对山川公司进行调查?目前进展的情况如何?如何处置个人的投资款?警方开始调查八个月来,投资人就这些问题不断地向警方询问,没有得到具体回答,向政府上访,也没有得到具体回答,政府信访部门甚至否认投资人至少有六次向政府信访部门递交过信访书面材料。

在警方调查前、后,投资人代表曾多次查看过山川公司的经营项目,包括在陕西省内外的40多个林场、养牛场、造纸厂等,其中林场造林面积达近百万亩,有些速生林木已开始间伐,营林已有初步的收益,投资者们认为山川公司的经营运作是合法、正常的。

愚夫

2008年4月29日

2008年5月4日、5日,投资人又连续在陕西省政府门前集结上访,5月12日又在省政府门前展示横幅标语集结请愿。6月2日有近百人在省政府东门前聚集请愿。

陕西山川林业投资人连续举行集会抗议

2010年3月17日、19日,我们〝山川林业〞投资人六七百人,再次到西安市人民政府集会,抗议政府对山川公司的查办和对〝山川林业〞投资人要求的漠视。我们在市政府门前呼喊的口号,可以反映我们的意见和要求:〝我们要见陈(宝根)市长!〞〝不要再欺骗我们!〞〝反贪官!反腐败!反行政乱作为!〞〝反对以权谋私!反对中饱私囊!反对鱼肉百姓!〞〝要法治,不要人治!〞〝依法治国!〞〝依法维权!合同兑现!〞〝人权不可侵犯!〞〝我们要生存!〞等等。我们要求政府对我们提出的问题给予明确的答复,不要拖,不要再愚弄我们。

2003年,陕西山川林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政府办的公众媒体上刊登广告,并通过多种形式宣传,说为发展植树造林事业寻求合作者,可投资以资代劳,五年后返还投资,并支付一定的收益。几年间我们成千上万的合作者与山川公司签订合同,单人投资少的几千元,多的五六十万元。

2007年9月,西安市公安局突然查封了山川公司,冻结了山川公司的账务,并以〝9.13案〞命名立案调查,并在侦察报告中称:经查明,山川公司在近五年的时间里,在全国各地向一万七千多人非法吸收资金6亿多元,其人数之多、金额之大,堪称新中国成立以来这一罪名之最。

2008年11月,陕西山川林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常胜勤、总经理周萍等九人被西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此案至今没有开庭审理。

山川公司被查封冻结后,其运作终止,开展的种植、养殖、开采等项目随之不能继续正常进行,经营损失惨重,我们的投资效益直接遭受威胁,我们心急如焚,多方打听消息,并要求办案机构公开办案,讲明真相,公布案件办理进程,安定民心。但在很长的时间内,投资人得不到案件查办信息,连立案报告、《起诉书》也不给我们看,逼得我们数百人多次到西安市、陕西省、北京上访。

我们通过调查研究,认为西安市公安局和西安市检察院对〝山川造林〞案的调查结论和起诉是不能令人接受的:

投资造林是符合党和政府基本国策的,多方集资也是符合国家政策的;

我们投资造林的各项手续合法齐备;

陕西省和西安市党政机关及领导人对山川造林的认可与支持是有据可查的;

山川造林具体项目在切实稳步地开展:截至2007年9月,山川公司与9310户签订合同,募集资金近4亿元,在陕西、山西、河南、新疆出售林地10万余亩,实际造林61462.22亩;向2478人集资5700余万元,已在多处规模经营性养殖秦川牛、美国獭兔;与4366人签订合作开发朝鲜德现铁矿合同,集资近1.7亿元。难道山川公司做这些事情就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吗?;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必须要有受害人,必须合作投资人认为受到侵害。我们投资人没有人认为投资造林受到伤害,我们都支持这个项目,而且也没有其他人受到伤害,我们合作投资人没有报案。

恰恰相反,我们认为公安、检察、法院的冻结、调查、起诉等等,才使我们感到受到侵害。山川公司寻求合作者,从开始到被冻结,经历了近五年的时间,媒体长时间大量宣传,党政机构政要纷纷表态,给予山川公司及主要负责人许多荣誉,山川公司600余人的营销队伍募集资金,政府有关部门没有向投资人表示任何异意,待到投资额大了,突然收网,冻结、查封,立案侦查,这不奇怪吗?

在办案中,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曾拘留过山川公司许多的营销员,大部分营销员被〝没收非法所得〞后释放,〝没收〞

每个营销员的〝非法所得〞额在数万元不等,不给开任何收据。

我们曾要求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西安市公安局对山川公司查封的案件,西安中院不予立案。我们认为确立所谓〝山川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就是一起以权侵权敲诈案,是执法机构的一起合谋大案!

陕西山川造林合作投资人

2010年3月19日

西安市政府出动数百警察打抓关审山川造林投资人

从今年3月17日开始,山川造林投资人每逢星期一、三、五,便自发地聚集在西安市政府门外,本以为市长们会出来礼贤下士,给群众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说法。谁知三个多月过去了,市长大人们不但不出来接见群众,却公然胆敢违反中央三令五申发出的对于群体性事件不许动用警力的指示,于6月23日(礼拜三)和25日(礼拜五)连续两天出动数百警察对手无寸铁、且大都年过花甲或年过古稀甚至年过八十的投资老人们大打出手,三五个警察对付一个老人,拳打脚踢,强拉硬扯,把他们拉上汽车(大车、小车都有,在人多时还动用了公交大巴车),拉到西安市革命公园、西安市体育场等地,对他们进行威胁、恐吓、打骂,有的还被拉到派出所里进行非法〝询问〞。对老人们造成了极大的肉体和精神伤害,到发稿时为止,有的人在还被关在派出所里未放出来。据现场目击群众说,这两天还动用了警察学校的大量学生来对付民众。

人们不禁要问:这难道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自行立案、闻名全国、震惊海内外的陕西山川林业公司〝9.13案件〞,自2007年9月13日在毫无事实根据却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立案查处以来,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进退两难的困境中已拖了两年零九个多月了,远远超出了法律规定的办案时限,却至今没有一个合情、合理、合法、服众的说法。

当年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国务院2003年九号文件和陕西省委省政府为贯彻九号文件而发布的《实施意见》关于〝坚持全国动员,全民动手,全社会办林业〞以及〝放手发展非公有制林业。国家鼓励各种社会主体跨所有制、跨行业、跨地区投资发展林业。凡有能力的农户、城镇居民、科技人员、私营企业主、外国投资者、企事业单位和机关团体的干部职工等,都可单独或合伙参与林业开发,从事林业建设。〞的精神而投资山川林业的广大群众,在自〝查处〞以来的近三年时间里,不但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投资回报,还被人强行扣上了〝上当受骗〞的黑帽子。

2008年,群众在西安市、陕西省政府各部门、各机关四处上访,无人搭理;数百投资群众先后进京上访,均被公安人员抓回,无一幸免;2009年,群众试图走司法之路依法维权,状告省市政府和公安局,省市两级法院都不予立案;无奈之下,群众联名四万余众要求罢免政府官员,如石沉大海,至今渺无音讯。

在经历了整整两年半以来一次次维权的失望和痛苦之后,群众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困境之下,被逼无奈,不得不重新走上街头。

西安市政府敢于公然对抗中央指示、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动用数百警察对付请愿人民群众难道真的就没人管了吗?

山川造林投资人

2010.06.25

山川林业投资人连续到陕西省委请愿

2月24日、28日,我们〝山川林业〞投资人连续两次到中共陕西省委请愿,要求调查当局利用执法司法工具,将〝山川林业〞公司吸纳植树造林投资的举措枉法判处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件,查处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的行径,兑现我们与山川公司的合同,支付我们投入的本金和利息,赔偿我们的巨额损失。参加这两次请愿的,有许多是专程从陕西宝鸡、河南洛阳等地赶来的。

2011年1月30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所谓的〝山川林业〞集资案开庭〝审理〞,〝审理〞程序多有违法现象,调查取证弄虚作假、移花接木、因果颠倒。例如出具的陕西银监会2003年的证明材料,事实是2003年银监会在陕西的机构还没有成立。这样的〝审理〞致使旁听的绝大多数投资人退场以示抗议。西安中院的判决不提如何对我们的投资款追缴、退赔,我们无法容忍,多次上访西安市、陕西省党委、政府。2011年6月,西安市人民政府组成了〝九.一三案件涉案资产处置领导小组〞,由副市长朱智生任组长,成员有120多人,只有5个是我们投资人代表。资产处置小组至今已成立八九个月了,没有为我们追回发放一分一文投资款,在工作中继续暴露出许多官僚、贪腐的现象。例如在对山川公司一个养牛场的拍卖,原本投资一千多万元,只〝拍卖〞了380多万,〝拍卖〞时只向下竞价,实际把这个养牛场低价转给了某些官员自己的人,不过走了个〝拍卖〞的形式。

我们一万多山川造林集资人至今坚持认为,山川公司吸纳投资造林是符合党和政府基本国策的,我们投资造林的各项手续合法齐备;陕西省和西安市党政机关及领导人对山川造林的认可与支持是有据可查的;山川造林具体项目在切实稳步地开展:到期还可以支付本息,我们投资人没有人认为投资造林受到欺骗伤害,我们都支持这个项目,而且也没有其他人受到伤害,我们合作投资人没有报案。

恰恰相反,我们认为公安、检察、法院的冻结、调查、起诉等等,才使山川公司的经营运作被迫停止,把山川公司搞垮了,才使我们血本无归,被逼入绝境。山川公司寻求合作者,从开始到被冻结,经历了近五年的时间,媒体长时间大量宣传,党政机构政要纷纷表态,给予山川公司及主要负责人许多荣誉,山川公司600余人的营销队伍募集资金,政府有关部门没有向投资人表示任何异意,待到投资额大了,突然收网,冻结、查封,立案侦查,〝查处〞中又出现那么多贪污侵吞的现象,这不奇怪吗?在善后处置中的出现的问题,不进一步证明所谓的〝山川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就是一起以权侵权的敲诈案,是执法机构的一起合谋大案吗!

山川造林全体投资人

2012年2月28日

山川林业投资人再次聚集陕西省委请愿

2013年1月15日上午,我们四五百〝山川林业〞投资人冒着严寒,再次聚集到中共陕西省委门前请愿。我们要求见省委书记赵正勇,当面给我们解答为什么我们的投资被冻结五年多了,至今不给我们返还?赵正勇当年与山川林业发展公司总经理周萍合影留念,与山川公司是什么关系?与这个案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多次求见,不见我们?对事件发展到这个状态到底是什么态度?究竟打算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2011年1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山川集资案〞做出判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涉案十七人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山川林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常胜勤判14年,总经理周萍判12年;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由政府追缴,返还投资人。西安市人民政府成立了山川善后办公室,以极低、极不可思议的价格拍卖了山川的一些企业和不动资产,但没有给我们投资人返还。我们多次上访,无数次被推诿、欺瞒,看不到追回投资款的希望。我们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诉讼,都不予受理。我们还受到政府、警方的恐吓、监控。我们投资人大多是老年人,有二百多人已在焦虑忧愤中死去。

全体上访的投资人

2013年1月15日

山川造林投资者在西安向中央巡视组投诉

2014年8月20日上午,我们山川造林投资者四五百人,从河南、甘肃、山西及陕西各地赶到西安,到陕西省信访局向中央巡视组投诉。

经陕西省政府和陕西省林业厅批准成立的民营企业山川林业公司,从2003年起向社会集资,从事造林等项目的开发,到2007年,投资人有13000多人,总投资额约有近7亿元人民币。2007年8月,西安警方查封了山川林业公司的账务,拘留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对山川公司开始进行〝调查〞。我们始终认为投资造林是符合党和政府基本国策的,多方集资也是符合国家政策的;我们投资造林的各项手续合法齐备;陕西省和西安市党政机关及领导人对山川造林的认可与支持有据可查;山川造林具体项目在切实稳步地开展;我们投资人没有人认为投资造林受到伤害,我们都支持这个项目,我们投资人没有报案。恰恰相反,我们认为公安、检察、法院对山川公司的冻结、〝调查〞、起诉、审判等等,才使我们的权益受到侵害。确立所谓〝山川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就是一起以权侵权的敲诈案,是执法机构的一起合谋大案!

西安警方对山川公司立案调查至今已七年了,政府及公检法机构在办案中有说不完的弄虚作假、贪赃枉法,对我们投资人哄骗、威胁、拘留关押,我们投资人到西安市、陕西省、北京进行了无数次的上访,心力憔悴,备受煎熬,至今投资款一分钱都没有追回来。

8月20日上午,我们派代表排队领号,向中央巡视组官员反映情况,四五百投资人聚集在省信访局大门外道路两侧的人行道上等消息。有投资者举起标语表达我们的心声。数十个警察赶过来,抢走了我们的标语。习总书记反腐败动真格的,我们盼望党中央派来的巡视组能查清〝山川造林案〞的真相,惩治贪赃枉法的官员,为我们追回我们的血汗钱、活命钱!

山川造林全体投资人

2014年8月20日

加加公司被查封到底因什么罪?

2007年6月1日,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安群、经侦支队队长胡伟田、经侦二大队队长尹江波,率人查封了加加保健品有限公司总部,6月3日下午关闭了加加公司承包经营的12个商店,7月19日,对加加公司及承包的商店盘点。在金健店,到场盘点的警察要求只登记盘点物品的名称,不登记数量、单价,我们在场的经营者和股东提出质问,没有照警察的话做。商店的收银电脑、电话及许多有用的东西,都被警察装进他们的汽车中,装入袋中的商品,王春婷警察下令:〝先放在这里,明天用车送到国贸大厦(加加总部)去,你们别管了,交给我们了!〞其它11个店,都有与金健店类似的情况。

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冒着倾盆大雨像醉汉一样恍恍惚惚地离开了我们的店。

我们是2005年起与加加保健品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由加加公司先后承包我们在西安、咸阳的12个店经营保健品。这12个店是我们1544名股东的资产,股金总额5700多万元。到2007年6月1日期间,商店依法经营、纳税、支付承包费,发包方和承包方未发生违约,合作正常、顺利。谁想到一夜之间,我们的店被定为〝脏店〞被查封了,商品被说成〝垃圾〞〝处理〞了。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资产就这样被剥夺了。

按办案机构的说法,查封加加公司的理由是〝涉嫌非法集资〞,后又说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我们的质问下,现在又说是〝挪用公款〞,依据是加加公司总经理罗峰给自己家里寄了80万元。即便是这样,就要查封加加公司、查封我们12个店吗?

从查封到今已两年九个月了,没有判决,经营遭受惨重损失,血汗钱没有着落。我们多次到有关机构上访,被推来推去,一拖再拖。我们要求司法机构尽快公正裁决,要求西安市公安局公布此案内幕,查处贪赃枉法的干警,赔偿我们的损失。

维权电话029-84244830

涉案全体股东

2010年3月23日

我们要求西安市公安局归还股金赔偿损失

2010年8月10日上午,我们加加保健品有限公司的股东二百多人,到西安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要求西安市公安局归还我们的股金,赔偿因〝查封〞加加公司而造成的损失。

西安市公安局〝查封〞加加保健品公司已三年两个月多了,案件已于去年9月由西安市人民检察院移交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近一年了,早已过了判决的期限,西安中院至今未作判决。这三年多来,我们四处打问,到西安市、陕西省的党委、政府、人大多次上访,反映〝查处〞加加保健品公司案的违法问题,连个有实质意义的答复都没有得到。当年〝办案〞的几位负责人,退休的退休,调离的调离,调整的调整,想问一下办案情况都找不到人。我们大多是六七十岁的人,如今像被放在火炉里烘烤,我们怎么能受得了?我们还能拖多长时间?

听说西安市公安局最近新调来个局长,是从〝打黑〞闻名的重庆调来的,我们感到有了希望。我们希望新局长查处公安局内部的贪腐分子和黑恶势力,除掉大大小小的文强,保障社会安定,保障百姓的合法经营权益。

维权电话029-84244830

加加保健品公司全体股东

2010年8月10日

【新唐人2017年04月21日讯】

   
文章关键字: 山川林业 陕西省 集资案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