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向无神论中共妥协 出卖神令人作呕

Filed under: 时事动向 |
   

杭州圣母无原罪天主堂 (Billy H.C. Kwok/ The Initium Media)

近日,多家海外媒体引述不具名梵蒂冈高层消息称,梵蒂冈教廷与北京有关大陆主教任命问题的框架协议已准备就绪,有望在几个月内签署。消息传出,举世哗然。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指拟议中梵协议邪恶;时事评论员石涛更抨击梵蒂冈向信仰无神论的中共妥协,是出卖神。

陈日君:做法令人作呕

据《华尔街日报》日前报道,就在大陆新版《宗教事务条例》在全国施行的同一天,梵蒂冈传来消息,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决定接受7名由北京任命但为罗马反对的主教,向中共让步。

熟知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教宗方济各已决定承认北京政府任命的7位天主教主教的合法性,教宗希望借此让步,换取中共承认其作为中国天主教教宗的权威性。该知情人士称,教宗将取消对这7位高级神职人员的绝罚(教会制裁的一种形式),承认他们为其主管教区的主教。梵蒂冈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据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上周六(9日)早出席D100电台节目时表示,根据已达共识而未签署的协议,中国主教将先经民主选举产生,接着由主教团任命,最后由教宗批准。他质疑,中国何来民主选举?甚至是回归中国的香港也未能享有真正的民主选举。他更指出,教会早已取消由教内信众选举主教的安排,不知道为何现在重现,更不知道“选民”比例如何?会否有真的民主选举?

针对有关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在支持协议的信中称“教宗本笃和已故教宗圣若望均支持中梵建交”之说,陈日君直斥有关说法是断章取义,有关做法令他最感痛心,他突然用英文形容他看到有关信函时的感觉,是“make you sick”(令人作呕)。他更引用英国已故首相丘吉尔的一句名言,跟独裁政府签协议,有用吗?

至于主教团任命,陈日君说,中国根本没有主教团,那只是爱国会的人,前教宗本笃已指那些主教是不合法的,故此不可叫中国主教团。他续称,爱国会主教团开会时,主席竟然是官员,而地下教会的主教亦没有份儿出席。

陈日君断言,大陆在上述程序已可完全操纵最后获委的人选,到了最后批准一步,教宗能否不批?若教宗全部否决大陆给出的委任名单,大陆便可振振有词地指责梵蒂冈不合理,然后自行委任主教。

陈日君警告说,梵蒂冈准备和中国达成的协议,会把中国的天主教徒们置于一个大鸟笼中。他更批梵蒂冈国务卿指协议令鸟笼扩大之说,指可以接受鸟笼扩大,但不接受邪恶的鸟笼,因那是违反教义的。

根据世界宗教数据库,2015年中国有730万天主教徒参加政治支持的教会,另有1005万天主教徒在不被官方承认的“地下”教会敬拜。陈日君说,中梵关系“改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这些“地下”教会的信徒。

“他们这么多年,就是因为知道地上的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在地下,现在要强迫他们进地上的教会,参加爱国会,这是很残忍的事情。”他说。

于金山:无视中国人权

美国纽约中华总商会执行主任、美国纽约华人天主教侨领、天主教徒于金山近日致信梵蒂冈教廷索龙多主教(Bishop Marcelo Sanchez Sorondo),批评他无视中国人的人权,无视中国天主教会遭关闭和破坏等现实,缪赞中共当局。于金山认为,梵蒂冈教廷向中共妥协,并不能为天主教在中国争取更大空间,也无法与1200万大陆天主教徒建立直接联系。但迄今还没有收到索龙多的任何回复。

现年75岁的索龙多是梵蒂冈研究全球社会问题的机构宗座社会科学院院长,曾于去年8月访问北京。他最近接受《梵蒂冈内部通讯》采访时说,“现在教会社会教义的最佳执行者是中国人”,“我发现了一个非凡的中国,大家不知道的是,中国的核心原则就是工作、工作、工作…… 就如保罗所说‘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索龙多赞扬中国“没有贫民区,没有毒品,年轻人没有吸毒。而里面却有积极正面的民族意识”。

于金山在致索龙多的信中批评,索龙多的这番言论会被人认为是他“在弥撒前喝多了圣酒,或是去逛了一下迪斯尼世界的中国亭”而发出的怪论。于金山指出,索龙多无视中国的棚户区、毒品、监狱里满是毒贩子和政治犯、天主教会遭关闭和破坏,以及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现实,却高谈中国人努力工作,其思维跟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对待犹太人无异。

于金山在信中指出,“换句话说,中国人没有人权,所以必须工作,或者灭亡;必须生活在政府的意志之中”,“这个世界都还记得奥斯威辛集中营大门上的话:‘工作让你自由’。”

“当然从梵蒂冈的角度来看,它目前所作所为,也许是为了达到让中国大陆有更多宗教自由的目的。可是从它做事的方式,和目前我们所知道它愿意妥协的这个原则来看,它这个目的不但将来达不到,而且适得其反。因为目前它跟中国大陆的地下天主教会有充分的来往。地下天主教会有各种的方式把消息递给梵蒂冈。它所不能控制的反而是爱国会。那么它目前的方式,就是把所有地下教会统统交给天主教爱国会来管理。未来它对任何的事情,宗教的事物,反而要经过共产党的政府。这样它不但牺牲了原则,也牺牲了实际的权力。”

据报道,中国国务院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自2月1日正式生效以来。全国各地方政府全面普查人群中的宗教信仰情况,众多家庭教会接到责令关闭的通知。

郑州一位王姓基督徒上周六(10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一周内,该市惠济区已有14个家庭教会,另一个城区有两家大型家庭教会也被当局取缔。另一位信徒称,惠济区有很多教会被查封,实际数字不止14家:“惠济区关了很多家庭教会,这是确实的。不是十几家,因为在南阳路有一个商务楼,在那一栋楼里就关闭了三间(教会)”。

“对华援助新闻网”上周五(9日)引述一位信徒称,相比2014年浙江温州强拆教堂及十字架,这次河南采取的方式有所不同,前者是统一强拆,而后者分散进行。官方放弃温州拆十字架的方式,可能是不愿引起大规模反抗,避免造成不良影响。信徒还称,河南全省都在调查宗教活动,他们担心无法再进行聚会。

石涛:(他)在出卖神

美国《华尔街日报》上周四(8日)说,中国大陆与梵蒂冈教廷有关大陆主教任命问题的框架协议已准备就绪,有望在几个月内签署。七名被中国政府“自行祝圣”的主教,将得到教宗“赦免”,成为梵蒂冈教廷认可的合法主教。而两名忠于梵蒂冈教廷的中国大陆主教,则会让位给中国官方指定的主教。

多年来,梵蒂冈不承认这七名主教的地位,视中共为非法主教,因为北京未经教宗认可,自行“祝圣”的做法违反教规 。如今,教宗方济各决定取消将他们逐出教会的决定,承认他们为各自教区的领袖。

据报道,从2014年起,中梵代表在罗马和北京进行了四次秘密会晤。在去年12月的会晤中,梵蒂冈代表要求两名“地下”主教让位给北京指定的主教。知情人说,其中一名“地下”主教、88岁的庄建坚听到这个消息后难过异常,在从北京返回汕头的路上眼含泪水。

据《苹果日报》消息,教宗方济各为了与北京修补关系,自甘屈膝接受7名过去曾遭教廷绝罚的7名大陆“爱国”教会主教,这些被绝罚的主教中,其中两人已有亲密女友并育有子女。

报道引述宗教学者批评教廷做法制造矛盾,指“共产党选的人都是极度垃圾,是‘释智定’式的主教,教友们又如何会服气?”释智定是香港某观音寺的女主持,被传媒揭发与多个男人发生关系,后因涉嫌假结婚被入境处拘捕。

报道指名安徽的刘心红和四川的雷世银两人,均有亲密女友,并育有子女,其中刘的儿子更已成年。

有传将获教宗接受的7名曾因自选自圣已遭绝罚的非法主教,均在不获教廷承认的“一会一团”内担任公职,所谓“一会一团”即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由中共领导,未获教宗认可的中国自选自圣主教马英林,更是主教团主席和爱国会副主席,多年来屡次因出席合法主教的活动而被教廷谴责。

报道引述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高级讲师陈士齐指,教廷现在的安排,将令地下教会受苦者怨愤难平,“共产党挑选的人都是极度垃圾,系‘释智定’式主教,教友们如何会服气?”他相信国内教友会继续抵抗这批非法主教。

2005年,教宗约翰·保罗二世逝世,全球对他评价都很高,包括“异教徒”在内。对东欧曾经经历共产统治的人民来说,对他自然更加敬仰,因为他也是救星。曾经推翻波兰共产政权的波兰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就表示一半的功劳归教宗。

正是这位教宗,经历过希特勒与共产党的统治,才了解独裁统治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毕生在宣传爱心的同时,也关怀独裁统治下的子民,鼓励他们为自身的自由而奋斗。当然,他不是革命家而是教宗,所以也只能是含蓄的语言。但是对他的信众来说,已经心领神会了。

陈日君说,他曾在中国大陆教会工作七年,亲眼目睹中共对宗教的迫害,那里的主教完全受控于当局。共产党的目的就是要控制宗教,不仅是对天主教,而且是控制所有宗教。所以(中共)不会做出让步。

于金山认为,梵蒂冈教廷向中共妥协,并不能为天主教在中国争取更大空间,也无法与1200万大陆天主教徒建立直接联系。

著名时事评论员石涛发表评论:一个身居宗教中如此重要角色的人却跟无神论的中共建立“正常的”关系,(他)在出卖神!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