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再批中梵协议 指送更多人入“鸟笼”中共借机消灭地下教

Filed under: 时事动向 |
   

天主教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指中共借机消灭大陆地下教。(摄影:梁路思)

外媒早前报道,梵蒂冈和中共就主教任命达成框架协议,并将在3月中共两会后签署。协议指梵蒂冈妥协,同意任命中共自封的7名非法主教,中共就会任命30名地下主教。协议惹来教廷内外不少批评声。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也强烈反对,批评协议是把更多人送入“鸟笼”,中共更可以借机消灭大陆所有的地下教。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周四晚举行相关研讨会,几百人的礼堂座无虚席。(摄影:梁路思)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周四晚举行相关研讨会,几百人的礼堂座无虚席。多次出言批评教廷准备“出卖”天主教的陈日君枢机发言时,继续质疑协议,他指出,7名非法主教中,有两人没有遵守神职人员独身的责任,也没显示他们有任何悔意,若被教宗认同,是非常可怕的事。中共就任命30名地下主教不是“恩宠”,不是在“鸟笼”里争取更多空间,而是将他们送入“鸟笼”,借机消灭地下教。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周四晚举行相关研讨会。(摄影:梁路思)

 

天主教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 “所以,这30个主教不是给什么恩宠哦!叫他们做奴隶呀!教廷的人都出来讲,我们这个协议不是最好的,我们在一个‘鸟笼’了,不过,我们会争取多一些空间,不是争取多一些空间呀!是送多一些到‘鸟笼’里呀!,将30个主教送进去呀!‘合一’诺!我们教会‘合一’诺!去哪里‘合一’,去‘鸟笼’里面‘合一’,其实就是消灭地下教会了,所以,是很可怕的,一个很大的悲剧,怎么可以这样做。”

 

天主教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指中共借机消灭大陆地下教。(摄影:梁路思)

陈日君指出,教廷合法化中共任命的主教,大陆的教友也不会接受,如教宗方济各签了一个不好的协议,中国大陆的地上地下的主教,都会觉得他们被腐败。但他认为,提出协议的,应该不是教宗,而是教宗身边那些当权派,尤其是国务卿。

陈日君枢机:但我心里在想,不一定是教宗,是教宗身边那些高官,尤其国务卿,他实在权力大过教宗,因为,教宗不可能直接去做嘢(处理),下边做的事完全是国务卿等手下,我可以相信,教宗不是完全站在他们那一边的。”

陈日君透露,讲出来这番话后,国务卿即刻反驳,说他们和教宗的想法一致,更批评自己是在搞乱教会,他表示,不介意做千古罪人,只是现在讲出来,希望教宗再小心审视协议。但教宗如真签署协议,不管什么原因,他都无话可说,并会隐修。

批教廷信过于乐观 协议后教友难逃打压

出席论坛的陈满鸿神父,对协议内容逐一分析。他指出,教廷单方面认为,签署协议后,中国大陆的地上及地下教会可以“合一”,地下教会将有注册的机会,他认为,地上、地下合一本身伪命题,因教廷从来不承认他们是“裂教”,他批评教廷的当权派太天真,太不了解中共。

 

陈满鸿神父批评教廷的当权派太天真,太不了解中共。(摄影:梁路思)

陈满鸿神父:“教廷的当权派,他们由于天真,对中共政权的无知,对在大陆受迫害的教友多踩一脚,用枢机字眼,就是国务卿在地下教会的教友的伤口上撒盐。其实国务卿,现在教廷国务卿,他一派胡言,大家看,他怎误导我们,他的乐观是什么,他知道大陆的教友受苦,但他给我们信息是,我们牺牲小小,争取好的前途。”

 

陈满鸿对协议前后,教会将面临的情况予以分析、比较,他表示,地下教会就是因为不愿参加中共的地上教会,才会被打压,因此,即使是签署协议,也难逃厄运,更会受到双重打压。因为中共决不容许任何团体不受控制,但教廷用宗教的名义和合法化非法的人,就等于默许中共,打压教友。

陈满鸿神父:“中共的管治无事不管,管治原则不容许任何团体在政府的控制之外,主教在中共来看,就是等于在宗教干部之类的人物,现在,就是由教廷用宗教的行政,用宗教去合法化非法的人,就等于帮助中共政权。协议产生之后。地下教会将会受到双重打压。”

牢牢掌控宗教  教廷任命权是谎言

协议指出,梵蒂冈往后在主教任命上有一定发言权。中大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就利用中共近年推出的宗教政策作为例子,指中共任何时候,都会当宗教是一种工具,并牢牢的掌控,在选择宗教的领袖时,一定要“又红又专”,并在关键时刻,为中共政权服务。

 

中大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指中共任何时候,都会当宗教是一种工具 。(摄影:梁路思)

邢福增:“这句很精彩,努力去培养更多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关键时起作用的宗教界代表人士。就是说主教都包括在内,日后可能都期望选的主教,都要在宗教智识上有造诣,排第一是政治上靠得住,然后再加一句,关键时起作用,就是表示是‘又红又专’,但哪样最重要,红最重要。所以我相信,之后它(共产党)选的主教都是用这个做标准。”

不过,邢福增表示,在中国大陆多宗拆十字架,教堂的事件发生时,中共的“三自爱国教会”并未在关键时刻起作用,去阻止,有基督教牧师反对,就被中共以经济理由拘捕。协议签署后,教宗有任命主教的部分权力,他认为,中共的宗教条例指出,一定会把宗教组织领导者牢牢掌握在所谓的“爱国爱教”人士,因此,即便是签署协议后,教宗有任命主教的权力,都会经过中共的层层筛选。

中大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中梵在主教任命协议如果达成,其实都没有改变到什么,中共仍然强调,我所做的让步只不过是教宗可以在主教任命上,给一个途径去委任主教,而这个委任,其实经过了筛选,这个筛选就用刚才我所讲的政治上靠得住,关键时起能起作用,然后去到教宗面前,一定符合这4个条件,不符合这4个条件的名单去不到教宗那里。

邢福增指,中共的《宗教条例》新修订,宗教部门作了很多扩充和解释,层层设限,牢牢掌控宗教领导人的人选。

中梵协议难敌中共维稳  拆十字架事件难杜绝

本身是天主教平信徒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当晚也现身论坛,他之后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呼吁教廷千万不要操之过急,指教廷与一个没有宗教自由的极权政府合作,结果应该很清楚,“就是损失了自己唯一道德上的专业和威信,这个对教会的破坏极大,是一个灾难性的破坏。”他指出,即是签署协议,也不可能杜绝大陆政府强拆十字架、教堂等事件发生,教友的环境将更加恶劣。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摄影:梁路思)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这个一定会继续出现,中国政治就是这样,你以“低端人口”这件事为例,它可以很心狠手辣话你低端,就将你铲除,完全是无情讲,它铲走你之后,可能今日又忽然跟你讲一些,我们会怎样好好处理人民的情绪,怎样处理外来非北京人口的政策等等,这一个无忽冷忽热,一时一样,完全是无章法可言、无讲法治的一个国度下面,怎能够对宗教自由,任何所谓中梵改善关系的过程当中得到保障呢!”

他预计,签署协议后,大陆教友面临的情况会越来越恶劣,原因为何,他表示,中共为了维稳,一定会全线开启可以挑战他的团体和组织,手起刀落。

陈家洛:“最紧要他是一个独裁的政权,现在都不知是不是共产党,是个人独裁政权,走向个人独裁,他很担心自己被影响和动摇他的江湖地位也好,他的政权稳定也好,所以在这个考虑底下,他全线开动取缔任何可以挑战到他的团体或者组织,个人,它都是手起刀落,所以现在表面上和你协议,实际上他背后收藏了很多把刀,把把刀都好利。”

陈家洛表示,中梵协议无疑会损失宗教自由,他关注香港政府会否跟从大陆的宗教政策。另外,港媒报道,协议可能在本个月签署。

中国大约有1200万天主教徒,由于中共当局拒绝认可教宗在宗教事务的领导权威,1949年建政后自行任命及祝圣主教,教会需接受政府管理。被中共当局视为“非法”的教会,称为“地下教会”,多年来一直是政府打压的目标。

 

中大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用中国的宗教政策举例,强调中共会牢牢掌控宗教,因此,

即时签署中梵协议,也不会对中国的天主教徒带来任何改变。(摄影:梁路思)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