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督彭定康发文 批香港引公安条例向反对派判极刑

Filed under: 时事动向 |
   

 

周永康、罗冠聪和黄之锋早前和梁天琦见面。(罗冠聪社交媒体图片)

2018年6月11日,周永康到庭旁听后,安慰情绪激动的梁天琦支持者。(林国立摄)

 

2018年6月11日,警方在法庭外见记者,强调警方和律政司都是基于证据执法。(林国立摄)

参加旺角骚乱的三名被告被法庭重判,受到国际社会关注,前港督彭定康发文表示,现时的公安条例被用来向反对派作出极端判刑,情况令人失望。警方就强调他们的调查检控,目的都是确保公众安全及秩序,绝非政治迫害。占领运动三名发起人,暂时未有就法庭的量刑作出回应。而占领运动的学生领袖周永康,就形容情况荒谬,令年轻人感到绝望。(林国立报道)

英国人权组织香港监察,星期一就在社交媒体发新闻稿,引述前港督彭定康表示,香港的公安条例模糊的定义很易被滥用,亦不符合联合国的人权标准,但令人感到失望的是这条法例,现时在政治上被用来,向民主派及社运人士作出极端判刑,在90年代彭定康曾尝试改革《公安条例》,废除当中部份条文,但这些改动在97后,被北京成立的临时立法会推翻。

香港监察又引述英国国会议员认为,梁天琦的判刑不是个别个案,而是港府利用法律来恐吓民主运动,削减言论自由的众多例子之一,亦对占领运动以来,有过百抗争者被起诉感震惊,批评是一场无法接受的镇压行动。

占领运动学生领袖之一周永康,星期一亦有到法庭旁听,并目送梁天琦由囚车押送到监狱。他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由他们几名学生领袖在重夺公民广场案被判罪成入狱,到旺角骚乱,法庭、警方或是政府都以维持社会秩序为名,起诉反抗者然后送到监狱,但就完全不理会背后的原因,情况荒谬。

周永康说:好像没有人去问根源是甚么,到底所有事情的源头是甚么原因是甚么,很荒谬我自己觉得,现在看到的状况就是法庭很心急,好像很希望去压止某些事情,每一单牵涉社会运动或政治案件的审讯,法庭都会用很类近的方式去表述,法庭会不断强调去重复,我们不会考虑政治因素、政治背景,我觉得很多人都会很质疑,法庭是否还守得住公平公正。

他又表示归根究底,占领运动以至旺角骚乱,都是起因于香港政治制度不公,但无论他们以和平抑或激烈手法争取,政权都不闻不问,令年轻人感到绝望。

周永康说:我想很多年轻人感到很绝望,我亦觉得很绝望,因为发觉真的求助无门,不过政府或掌权的人,好像不觉得是甚至重要的事,现在大家不断觉得很多价值或系统文化被摧毁,除了表达可惜、痛心不解或疑惑外,如何可以提倡一些方向,令大家可以重新建立大家都认同的原则理念和方向,我想这是希望可以做的事。

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总督察谢子坤,星期一就在法庭外回应梁天琦案的判刑,指尊重法官裁决,认为判刑反映控罪严重性,否认案件是政治逼害,强调警方及律政司都是基于证据行事,目的是确保公众安全及秩序。

谢子坤说:法庭清楚指出,涉案被告是干犯了严重罪行,不是独立犯案,是有组织有预谋和计划行事,法庭亦指出,无论犯案者背后的政治理由是甚么,法庭是不会姑息和纵容他们的暴力行为,警方在此重申,不会容许任何暴力和破坏社会安宁的行为,有任何违法事件,警方定必果断执法,确保公众安全和秩序。

警方又表示,旺角暴动案先后有91人被捕,至今28人定罪,警方会继续侦查案件,不排除再有人被捕,亦会全力追缉案中弃保潜逃的3个疑犯。

另外,香港理工大学专业及持续教育学院讲师陈伟强,质疑彭定康偏袒梁天琦,其说法有一定政治动机。

陈伟强相信同类事件发生在英国亦会被重判,梁天琦的行为不止是示威,而是用暴力危害他人性命,西方国家的标准亦无法接受。陈伟强认为,当年彭定康希望改动《公安条例》都是因为香港即将回归,希望香港社会不安定,令英国有机会渔人得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