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黑幕惊人 高官内定田亮金牌被夺 欲壑入骨内刊曝料遭秒删——中共体坛高层腐败触目惊心

Filed under: 官场动态 |
   

 

中国体育界高层腐败问题触目惊心,日前由中共官方刊文踢爆体育界各类腐败乱像,括收受贿赂、操纵比赛、金牌内定等都成了体坛官员〝中饱私囊〞的〝利器〞。田亮因得罪领导而痛失金牌。文章并罕有引用知情者指,腐败是有组织的政府行为。业内人士曝,上万名运动员被当局强制使用兴奋剂。近年来,体育界遭习近平当局清洗,多名高官落马。中国大陆自江泽民统治以来,中共各级官员在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引诱下,上不畏天意,下不顾民心,欲壑难填,深入骨髓。

操纵赛事来中饱私囊

据中共最高检察院主管的《方圆》杂志12月1日消息,中共体坛高层腐败触目惊心。2014年7月,中共中央巡视组进驻国家体育总局巡视。

之后,国家花样游泳领队俞丽涉嫌收受贿赂,操纵比赛,被带走调查。

文章披露,近年来,少数体育官员成为重要比赛结果的操纵者。如,在第十二届全运会上,为“照顾”东道主辽宁队的“金牌任务”,俞丽收受辽宁游泳中心主任20万元的贿赂,导致花游项目出现重大打分纠纷。

赛后,四川队选手蒋文文/蒋婷婷组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哭诉“金牌内定”,说“赛前就有人放话,辽宁组合一定会得到金牌”。很多证据则都指向俞丽,其有“操控比赛”的重大嫌疑。

而在中国体育界,很多金牌项目的背后都有一个俞丽式的人物,他们在各自的圈子内拥有很高的权威和“话语权”,掌握着运动员的“生杀”大权,甚至操纵比赛。

如,因与中国跳水队的某领导“交恶”,在十运会上,跳水名将田亮被打压。赛前,一位体育界高层要求“无论田亮跳得有多好,最多只能给8.5分”。

比赛中,在田亮一次完美入水后,除一位裁判按标准给出9.5分外,其他裁判果然都只给出8.5分,给高分的裁判失去了“最佳裁判”评选资格,后辞职。

文章还披露,在体育总局内部,有的项目是主教练给出国家队名单,有的项目是中心主管领导说了算,选拔过程不透明,选出的结果不公示,大小赛事,都需要体育主管部门的审批,赛事审批权成为牟取部门灰色利益的工具;赛事经营成了部分官员〝中饱私囊〞的〝利器〞。

中国体育法学研究会理事田思源说,体育行风行纪问题由来已久,且形式多样,如近年来的〝假球〞、〝黑哨〞、〝赌球〞、〝兴奋剂〞、〝运动员参赛选拔黑幕〞、〝选手年龄造假〞、〝操纵干预比赛〞、〝明星运动员商业代言纠纷〞等事件,不但腐蚀了一大批官员,还妨碍了中国体育改革和体育事业的发展。

田思源分析说,中国竞技体育经过多年的发展,在一些王牌的优势项目上,出现了〝让你上,拿金牌;不让你上,你无名〞的诱惑;在水平一般的项目上,因为垄断、不透明的选拔机制,导致存在〝不花钱就难入选〞的〝潜规则〞。

体育腐败是政府行为;最敏感“腐败”是兴奋剂

《方圆》杂志前述文章还援引被誉为体坛“反黑斗士”的浙江省前体育局局长陈培德犀利的言论指出:“体育界有一种腐败,唯独体育界有,别的领域没有,就是竞赛。竞赛中的腐败不是个人行为,往往是集体行为、组织行为、政府行为。”

陈培德在2015年接受陆媒《澎湃新闻》采访时,曾大爆体育界独有的竞赛腐败黑幕。他指,体育竞赛当中的腐败有其特性,要追究的不应只是某一个人。他举例称,运动员比赛中使用的兴奋剂,“是领导批条拨给他们以科研经费的名义买的”。

中国体育界集体使用兴奋剂丑闻,早前经现已逃亡海外的中国国家队前队医薛荫娴指证,震惊世界。

79岁的中国国家队前队医薛荫娴,因几十年受政治迫害,今年逃亡德国。今年10月,她在接受德国ARD电视台专访时揭露,80至90年代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主要国际赛事中获得奖牌选手,人人皆有使用禁药的情形,当时总计超过万名运动员被卷入系统性的强制使用禁药计划之中。

体育界遭习近平清洗

近年来,中共体育界遭当局清洗,多名高官落马。

2014年7月28日至9月3日,体育总局被巡视组巡视,其被反馈的问题包括比赛违背公平原则、弄虚作假,破坏赛风赛纪;官员兼职普遍,利益关系复杂等。

在国家花样游泳领队俞丽被调查后,2015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马术协会副主席沈利红被调查。

同年6月25日,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被调查。据报导,肖天的妻子、自剑中心马术部副部长田桦被带走协助调查。

同年8月4日,国家体育总局排管中心主任潘志琛被调查。

2016年世乒赛期间,女队主教练孔令辉因为涉赌问题,被停职调查。

同年12月26日,肖天被控受贿796万元人民币,被判10年6个月。

2017年11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信息显示,潘志琛因受贿罪被判4年。

学者:中共官场大规模腐败源于江泽民

2016年4月18日,美国之音《焦点对话》谈到中共官场腐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责任问题。历史学家章立凡评论说,中共大规模的腐败确实是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包括胡锦涛温家宝时代江泽民的〝垂帘听政〞,直到现在中共的腐败深入骨髓积重难返。

“这种根本性的病变,将使任何既有的社会成果都形同虚设,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因为正如流沙之上的大厦,瞬间就可能化为乌有。但这种危险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

另外,大陆时评人士王德邦曾说:“无论是官僚还是商人留恋江时代,事实上就是指江泽民自“六四屠杀”登基之后到十八大之前掌控中国政局的二十几年。这二十几年所谓中国的高速发展,就是权贵集团的突飞猛进。”

王德邦还说:“目前掌控中国权力与资本的各级大鳄,无不发迹、得势于这个时代。所谓时势造“英雄”,江时代造就出来的权贵“英雄”,就是敢于投靠依附、结党营私;敢于唯权是尊、唯利是图;敢于枉法背理、逆天叛道;就是将人性中的恶与制度上的罪充分勾连,来填充他们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欲壑。这种权贵的行事准则与价值理念,已经深深毒害了这个民族的肌体,摧毁了其几千年来的价值,使这个社会深深陷入是非颠倒、善恶错置之中,以致至今仍然迷途难返。”

《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江泽民出于维护个人权力的自私本性,以腐败治国,对政治精英、经济精英、社会精英和文化精英进行收买,使他们成为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分子,中共的改良动力全部消失。”

“整个权力系统因而彻底堕落蜕变为少数精英掠夺国家资源的工具,权力腐败、黑帮政治空前严重,社会道德一泻千里。从政府到民间,人们都清楚地感受到这种朽烂的蔓延,体会到一种无可疗治的可怕的质变。”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