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习近平、王岐山都对中共绝望

Filed under: 真象挖掘 |
   


《大纪元》获悉,习近平、王岐山已看透中共,并彻底绝望。(新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获悉,习近平、王岐山已看透中共,并彻底绝望。

他们知道中共已无可救药,无论做什么,老百姓都不再相信。

据悉,习不想指定接班人,他希望自己能做民选总统,从而彻底改变中国。

文 _ 李思缘

中共的腐败在江泽民「贪腐治国」的政策下四处蔓延,虽然习近平掌权后实行「依法治国」,并大抓贪官,但是中共官场的各类表现显示中共已经无可救药。

王岐山「气在心里」 中共已没治

早年大陆流行的一个政治段子说:「对于反腐,有人一脸悲观:查再多也没啥用,隐藏的贪官更多,查的完么?更有人调侃:把领导干部全抓起来肯定有冤枉的,排成队隔一个抓一个绝对有漏网的。」

2015年7月,广东省国资委前主任刘富才出国后长期不归,面对省纪委下达的「最后通牒」,他却说,「我当这么大的官,你们要调查的那些事都不叫事,要查,每个人都有事,比我事大的也有,纪委该先查他们才是。」

2016年9月,港媒的报导称,现在,中共纪检人员违纪违规情况十分普遍且消极怠工,已经到了王岐山「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落个没治」的地步。有消息说:中共纪检系统压下的不回复举报材料已超过500万份,「一百年也处理不清」。

据悉,2015年下半年以来,中共党政官员的变相公款吃喝呈复炽之势,私人会所生意再度上升。不过,他们约定好只吃喝而不谈官场见闻,在饭后可能的私人茶叙时才说一些,这个规则被称为「放开味蕾管住嘴」。「放开味蕾管住嘴」还带有几分神祕,其如会所的菜名均用代号。根据江西省的通报:一位由县委书记任上调升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的官员,由于受邀请到私人会所吃「代号菜」而被终止副厅级试用期。

中共的贪腐已烂到根子

江泽民掌权时以「贪腐治国」,致使中共整个官场腐败横行,呈塌方式溃败。目前,官员贪污金额超过亿元的案件层出不穷,涉案数字越来越大。一般认为,中共高官的贪污所得往往都是天文数字,官方公开的数字都打了很大的折扣,实际情况远比现实更令人震惊。


江泽民掌权时以「贪腐治国」,致使中共整个官场腐败横行,呈塌方式溃败。(大纪元合成图)

截至目前,据中共官方公布的内容看,至少已经有5名「老虎」受贿过亿被判刑,他们分别是朱明国、金道铭、白恩培、万庆良和周永康。

朱明国贪腐1.41亿 老家如宫殿

2016年11月11日,广东省政协前主席朱明国被以受贿罪判处死缓。

据悉,其受贿金额达1.41亿余元。

《法制晚报》此前曾报导,2014年11月底,就在朱明国被通报接受调查的第二天,目击者阿炳看到几十名警察出现在朱明国老家的别墅四周。「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搜出大量黄金、钞票,用箱子分装在一起,足足拉了十余车。其中有部分钞票都受潮发霉了。」阿炳透露。

另有陆媒透露,朱明国海南老家豪宅如宫殿,摆有一对石麒麟。


朱明国家中被搜出大量黄金、钞票,用箱子分装,装满十余车。其中部分钞票都受潮发霉了。(新纪元合成图)

金道铭受贿1.23亿 情妇卷上亿首饰逃

前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2016年10月14日被指控受贿金额1.23亿元,判处无期徒刑。

有海外媒体引述山西省纪委官员的消息披露,金道铭的情妇在获知金被「双规」前,就已携带金所送的价值逾亿元人民币的首饰及数千万元现金潜逃。报导称,中纪委和省纪委的官员赶至金道铭情妇的住所,屋中仅留下的瑞士名牌手表盒子就有六十多个。


金道铭被「双规」前,其情妇已携带金所送的价值逾亿元人民币的首饰及数千万元现金潜逃。(新纪元合成图)

白恩培贪腐2.47亿 受贿物清点十天

2016年10月9日,中共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前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受贿金额近2.47亿元。

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第一集中出现的一名姓周的涉案人员说道:「有一天(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就跟我讲,我看中个手镯,大概1000多万,你去付一下。我说好,那就买,1500万买了个手镯。」

在办案过程中,从白家查获的藏品多得让办案人员震惊,中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这样描述:「我们光清理这些东西,前前后后用了大概十几天的时间。

像这种翡翠手镯,都是用一个绳子一系,系起来有一串手镯,就这种概念。」


从白恩培家查获的受贿物品之多,办案人员花了十几天才清理完。(新纪元合成图)

万庆良受贿1.11亿 频出入高档会所

2016年9月30日,万庆良受贿1.11亿元被处无期徒刑。陆媒报导称,在中共党内「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万庆良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中透露,就在他落马前两天,还到过广州白云山的一家高级餐厅「品云座」。


2016年9月30日,万庆良受贿1.11亿元被处无期徒刑。落马前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新纪元合成图)

官方自称周永康涉案金额仅1.29亿

2015年6月11日,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受贿罪涉案金额1.29亿元。

6月16日,大陆社区博文〈周永康只贪了1.3亿?这你也信?幼稚!〉质疑:中国大贪官的贪污金额,怎么能以官方公布的数据为准呢?怎么能对周永康只贪了1.3亿信以为真呢?那都是摆在桌面上的数字,都是严重缩水的。周永康刚落马不久,路透社就有消息曝出,当局已经没收了周永康家族900亿的财产。

有报导,周家贪腐超过1331亿元。


周永康刚落马不久,路透社就有消息曝出,当局已经没收了周永康家族900亿的财产。

(大纪元合成图)

「小官巨贪」透露贪腐严重程度

如果说这些「大老虎」利用职务之便可侵吞巨额贿赂,那些只能算作「苍蝇」的「小官巨贪」更代表了当前中共官场贪腐的严重程度。

10月17日,中共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长魏鹏远被指受贿超2亿元判处死缓,不得减刑、假释。魏是继白恩培后,又一名被判「终身监禁」的中共官员。

魏鹏远2014年5月被带走调查后,当局从其家中发现2亿元现金,重1.15吨,当时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

据陆媒报导,多名接近魏的业内人士感到吃惊,因为魏平时衣着简朴,为人非常「低调」。报导称,魏鹏远平常上下班骑着一辆有些破旧的自行车只是装样子,其实,魏是开豪车到单位附近的停车场,停好车后从汽车后备箱拿出自行车,然后骑行到单位,下班也是骑自行车到车库然后开着豪车回家。

在中央巡视组公布的问题清单中,河北省是「小官巨贪」问题严重的地区之一。河北省纪委书记陈超英表示:「我们开展这个专项行动一年了,立案的已经将近1万件,其中9000多件,从现在看已经查处了6000多人,过100万的190个,过1000万的31个。这些人级别都很低,但是他们贪的数量都是很惊人。」

举例说,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2亿元现金、68套房产、37公斤黄金。这名副处级干部,靠着手中的供水权,贪腐金额却极为巨大。

此外,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前副总经理于铁义受贿3亿元……,这样的案件在中国各地普遍存在,显示中共地方政治生态已全面溃烂。

官员拥有的房产数量惊人

9月30日起,一则题为〈南昌高新区检察院徐林保被曝有380多套房 身家数亿〉的帖子在网上广为流传。10月25日,澎湃新闻记者从南昌市高新区检察院了解到,徐林保并非该院职务犯罪科副科长,只是普通工勤人员。

据悉,南昌市检察院已成立专门调查组进行调查。截至发稿,发现此人有149套房,总价1.1亿元。

2014年陆媒爆出,浙江温州村支书李某,在上海松江区拥有132套房;浙江宁波杭州湾公安局沈姓警察被曝光拥有69套房产。

2013年1月,拥有两个身分证、192套房子的前广东省陆丰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兼陆丰市碣石镇党委副书记赵海滨被查。

同时间,前陕西省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被曝,拥有四个户口,在北京购买41套房产。龚爱爱的同事、陕西省神木县农商行副行长杨利平也被网民曝光,在北京三里屯SOHO拥有12套房产。


「小官巨贪」充斥,中共官场贪腐严重。

前陕西省神木县农商行副行长杨利平被网民曝光,在北京三里屯SOHO拥有12套房产。图为北京三里屯SOHO。(Getty Images)

基层腐败无法无天

大陆微信号「环球之音」10月14日发文列举了中共贪腐出现的新特点、新花样。

例如:圈子「腐法」。重要岗位,腐败圈子人选腐败人,形成腐败全程链子……;暗度「陈仓」。公共资金项目「隐」性流血。如扶贫资金项目,移民项目等,往往扶贫(移民)项目资金往扶贫办(移民局)主任(局长)家乡投资,以所谓产业扶贫项目,与招商项目人或项目资金企业分红、入股,有的将项目修建村级办公楼,资金挪作他用,惠民百姓资金被盗用和占用,从中吃回扣。

再如,「证据」失盗。某县有一单位,为了消除帐目证据,前十多年玩起了「电脑」失盗,而当时未用电脑做帐,至今成为一大悬案。等等。

现在大陆基层权力腐败之烈,这只是曝光了冰山一角。

前几年黑龙江农垦系统官僚公然说:「我们只听命于隋总统(隋凤富时任农垦总局书记,已落马),小涛(胡锦涛)与小宝(温家宝)的话在这不管用。」政法系统官僚则公开叫嚣:「我们就是法律,反对我们就是违法」。

官员造假明目张胆

除了腐败之外,官员的造假行为也屡被报导。

作为国家直管的西安市长安区空气监测站,不经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然而,今年2月以来,西安市环保局长安分局主要官员偷配钥匙并记住密码,用棉纱堵塞采样器,致使数据异常。事件曝光之后,多名官员被调查。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环保数据造假,造成的后果很严重。明明是重度阴霾天,造假之后孩子们继续进行课外活动,这等于在摧残下一代。


西安市环保数据造假,明明是重度阴霾天,造假之后孩子们继续进行课外活动,这等于在摧残下一代。(Getty Images)

9月15日,中纪委官网发消息,新疆自治区阿勒泰地委委员、市委书记王仕斌被立案审查。王仕斌今年6月落马,官方称他贪腐违纪「特别严重」。

2009年,新疆阿勒泰成为中国首个试水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的地方。第一个财产收入被全国人都知道的官员,正是王仕斌。王仕斌当时是阿勒泰市委书记,所以他的公开财产申报表最显眼,被媒体广泛报导,现在还能从网上搜到这个表格。

陆媒对此称,如果没有配套的倒查和追责机制,它(财产申报和公开)很可能成为官员表演清廉的合法手段,被贪官们利用。

中共官员胡作非为掀民愤

10月4日前后,网路曝光的一份文件显示,退休的中共江派政治局委员、前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携妻子、子孙等全家共10人,于10月1日至6日到西藏「视察」,并曝光了行程表。6名随行包括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中央警卫局处长、刘淇祕书、警卫、保健科医生等。刘淇被批全家公款旅游。

之后,网民依据名单搜索,发现与其妻汪声娟同名的一女士持有北京百能电气技术有限公司的股权达6,800万元,与其孙子刘松萱同名的一儿童不到6岁,申请了专利。女婿周骋是北京爱普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港媒称,消息曝光后仅5天,至10月9日晚,已有102万7500人次点击量,其中98.7%是劣评。中纪委在10月5日就收到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和举报信函、电话,至10月8日晚上10时,已有5277件。

网路评论称,「共产党高官是人民公仆还是终身贵族?」「请公布刘淇享受待遇的有关规章条例」,「中央大力扶贫减贫,刘淇却在耗费民脂民膏,该当何罪?」

今年5月7日晚,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以「涉嫌嫖娼」为由控制,随后死亡。雷洋离奇死亡事件在中国大陆受关注的程度前所未有。很多评论都指,由于警权失控,雷洋事件可能发生在任何中产阶层的身上。


虽然习当局要求「依法治国」,但是从江掌权时期各系统的胡作非为延续到现在。由于警权失控,5月的雷洋事件可能发生在任何中产阶层的身上。(资料图片)

雷洋事件10天之后,即5月17日下午,兰州市和平镇民警粗暴执法,殴打大学生一事被网民曝光。「用警棍和耳光轮番伺候,而且不准叫出声来,叫一声加5棍,两个人的屁股都开花了」。当事人吴义称,他是兰州财经大学学生,事发的前一天上午,他和伙伴在派出所被警员殴打两次,逾一小时。

网路也曝光了吴义臀部出现淤青红肿的照片。

还有一个骇人听闻的事件发生在今年6月。

河南一货车司机张战国称,2016年6月18日凌晨,他驾车行至河南省台前县境内,突然车后方窜出一辆有交通执法标志的小车,没有示意他停车,直接超到前方想将他逼停。张战国说,由于正在高速行驶,他要先减速缓行一段才能停车,这时车内人员突然举起一支气枪对他的车射击,他吓坏了,不敢停车,加速逃离。

货车在行至一个叫武口村的地方时,又出现了一辆没有执法标志的轿车,车里的人持弹弓、气枪一路追着对他的车辆射击,一直追到范县界才停止。在整个过程中,张战国的卡车前挡风玻璃20多处中弹,副驾驶玻璃整体损坏。由于挡风玻璃损坏,视线受到影响,导致次日货车侧翻,司机受伤。

港媒称,今年8月份到京上访人数突破日均2000,为近10年来所仅见,这在中共高层产生了巨大的震动。

虽然习当局要求「依法治国」,但是从江掌权时期各系统的胡作非为延续到现在,仍不断发生。

两大事件 大陆民众对中共烦透

3月份在微信上发起的「手抄党章一百天」活动,演变成荒诞闹剧,在第84天后草草收场。

5月16日,江西南昌铁路局李云鹏夫妇选择在新婚之夜,开卷伏案,抄写党章,声称要给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记忆」。照片被当地党组织上网大力宣传。

该组照片被曝光后,迅速被网民炮轰,被批假得不能再假,部分民众指「文革之风又在抬头!」很多人不理解的是,新婚之夜,大喜的日子,这夫妇俩为什么要抄党章呢?什么日子抄不好,非选在那个特别的日子?

有网民说:「这简直就是违背人性。可怜的新人,成了愚昧领导宣传作秀的演员。」另有网民表示:「显而易见,新婚之夜抄党章,是貌似创新实则老套的自我炒作。不过炒作者好像不仅仅是这对新婚夫妻,可能还有他们单位的政工干部。」「炒作不怕,关键是要有点技术含量。」

还有网民借此编出多首打油诗。也有的调侃人生四大悲:「洞房抄党章,接站被嫖娼,久病逢莆田,金榜落他乡。」

这种极端例子不止上述一例。

中共央视在9月中旬的一个新闻联播中,用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报导辽宁盘锦四世同堂之家成立「家庭党支部」的新闻。报导指,82岁的老太太卜凤彬三年前在家成立了家庭党支部,今年中秋节,一家人不是吃月饼而是吃「爱国丰收餐」,祖孙三代一同开会学习「廉洁自律准则」。而传统的夜晚赏月的活动,也被开「家庭党支部例会」代替。而这样的支部大会,家庭党员每周末都得参加。

报导称,中共授予了这家人所谓「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等称号,同时官方还给卜凤彬也颁了「终身成就奖」。报导最后借卜凤彬之口称:「我的后代,我活得放心,死了也放心,他们一定能跟着党走。」

报导播出后,遭到了各界舆论的讽刺和抨击,不少人将之与早前的新婚之夜抄党章事件相提并论,质疑作法是「违背人性」。中国当代历史学家雷颐称此为「家庭革命化」;也有网民写道:宣传把组织置于家庭之上,是结党营私,违反人伦的!

还有网民认为,这是末世乱象,「没有任何道理,在家里成立党支部……」

大陆社会陷入「塔西陀陷阱」

近些年,中共完全失去民心,大陆社会正陷入「塔西陀陷阱」之中。

「塔西陀陷阱」得名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Gaius Cornelius Tacitus)。通俗地讲就是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这种现象与大陆社会的现状极为相似。

目前的大陆社会,尽管当局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谋求改善国民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但由于历史原因,具体落实到地方政府或者某些政府部门时往往就会走了样。一部分官员为了某些私利,不惜损害大众利益,导致百姓对政府越来越不信任,这样也激发更多民众的反抗,致使社会与中共处于对立状态。

中共官员不信马列

8月10日,中共官媒《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对落马官员搞「封建迷信」的现象进行分析和批评。文章列举了一些这两年被中纪委通报曝光的官员大搞「迷信」的事例,承认许多领导干部一直求神拜佛、相信风水。

中共宣扬「无神论」,大力破坏传统文化,不允许民众有自由的信仰。但是,中共官员上起江泽民、周永康、郭伯雄,下至县级官员,几乎没人相信马列。

2001年传出消息,称江泽民自知作恶多端,欠下太多血债,开始求地藏王菩萨保佑。江不仅拜地藏王菩萨,还通过其妻从北京的一位居士家借来一部《地藏经》、亲笔抄了一遍。2008年,江泽民还被曝光,曾偷偷在江苏省南通狼山风景区朝山进香。


2001年传出消息,江泽民自知罪孽深重,深恐难逃地狱的惩罚,赶着在家抄《地藏经》,并到九华山去拜地藏菩萨。(资料图片)

港媒今年年中披露了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一段「迷信」往事。报导称,习近平上台后,展开反腐行动。徐才厚的问题在中共党内军内通报后,郭伯雄召开家庭会议商讨对策。郭伯雄的二弟郭伯礼建议,请人到祖坟做法事,祈求神灵保佑。于是,2014年4月,郭伯雄和妻子祕密回到陕西老家张则村,特请楼观台一著名道士到郭家祖坟作法。

时事评论员程晓容表示,事实上,今日的中共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对其党的信仰危机、执政危机,其政治控制的手段不再灵验。

官场腐败溃烂,社会乱象丛生。党员和民众都不再相信这个政党。中共灭亡是历史的必然,而且崩溃在即。

为数众多的党员干部们放弃马列,选择向神佛祈求,却不懂得若想得到神佛的庇佑需要回归善良、提升道德,从根本上去除「无神论」的观念。

官媒借古喻今 暗示中共将倒

今年,中共官媒多次刊文借古喻今,暗示中共已走向末途。9月5日,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报纸》发表文章「明万历年间政治谣言乱象」,核心意思是说,明朝万历年间,朝野上下对太子册立之事争执不已,即所谓「争国本」事件。而围绕着「争国本」事件,整个晚明,就是一个政治谣言迭起的年代。

文章称,这些谣言,有的危言耸听、操弄黑白、不难辨明,也有的虚虚实实、捕风捉影、真假莫名,致使朝政失纲、人心不稳。而晚明政治谣言泛滥,其特殊的生长土壤之一是党争的推动。

在此之前,8月19日,摘选自《廉政瞭望》并以标题「明朝灭亡时的囧事,满是心酸无奈!」在网路发表的文章,开篇便道出明朝灭亡的原因:明末农民起义,之所以闹得声势浩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晚明官员的相互推诿和欺上瞒下。

综合上面这些种种乱象,当今的红朝的灭亡,也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稍微一点星星之火风就可能烧得红朝灰飞烟灭。来源: 新纪元               第507期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