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生没打成龙?一不小心竟打到江泽民(组图)

Filed under: 真象挖掘 |
   

日前,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上,黄秋生的致辞,将媒体的目光引向成龙,更意外的引向乱港的始作俑者。

“大哥”成龙的雷人雷语

黄秋生在颁奖典礼上讲:“例如:明年还有没有香港电影?这就是‘出人意表’,你猜不到的,”黄秋生说:“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就是说,我们年年都有香港电影,这是很合理的。”

黄秋生的话很合理,但引发关注的“大哥”成龙的话就没那么合理了。

比如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的成龙,今年3月曾说:“现在只有一种电影叫‘中国电影’,香港电影也是中国电影。”激起香港民众民愤。香港网友抨击成龙又在拍中共马屁,不少香港网友批评成龙早年明明是以港片《警察故事》、《醉拳》发迹,却在现在红了就“忘本”。

然而,成龙的雷人雷语已持续多年。成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香港、台湾太自由,太乱,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成龙还嘲笑西方的民主选举是闹剧等。

2012年7月,成龙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说:“中国给我的感觉是中国五千年来最好的几年……”

2013年,北京持续阴霾天气,8月3日,成龙却在微博中发三张照片称:“谁说北京没有蓝天的?天这么蓝,地这么绿……”


2014年、2015年两会上的宋祖英与成龙。

2014年两会上,成龙与宋祖英在两会上竟传出脸贴脸的暧昧照,当即引爆网络。网民调侃,成龙“亵渎国母”,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嫂”,不要命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成龙对此竟毫不避讳,他雷言自己在很多场合都这样,“当天是我在她身后,她回头看我然后说‘啊,是你’,其实我都习惯了,我每次都这样,只是这次被拍到登出来。”

2015年,成龙因为早期某洗发水广告中的自创词“duang”而被舆论恶搞。同年的中共两会上,成龙因儿子涉毒案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没想到,成龙在文艺界政协小组的发言时再放雷语:“还有记者报导,说我今年没和宋祖英坐在一起也是有问题的,要不我现在抱着宋祖英上个头条?”

房祖名涉毒被抓 与宋祖英有关

就在2014年3月14日,一组成龙与宋祖英在两会上贴脸的暧昧照片引发网民热议、嘲讽后,2014年8月14日,成龙的儿子房祖名因涉毒被北京警方抓获。应验了网民对成龙“亵渎国母”,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嫂”的调侃。

据媒体报导,房祖名已有8年吸毒史。8年不出事,就在成龙公开“犯事儿”后被抓捕,意味不言而喻。

当年9月,房祖名以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批捕。2015年1月,房祖名被判6个月徒刑。2月,房祖名在北京刑满释放。

其实,要说成龙的问题,远远不止儿子吸毒这么简单。网络曾有博文盘点成龙出道以来十大丑闻:三级片、私生女、车震门、诈捐门、激吻门、洗钱门、持枪对抗黑社会、代言门、父子争抢大陆影星和情史糜烂……选哪条罪状下手,不过是上面酌情而定。

儿子吸毒,这只不过江泽民在给成龙一个警告。为什么没下重手?因为成龙也是江系在文艺圈的一个马仔。据悉,成龙不仅与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关系密切,还与涉周永康、薄熙来政变的“小品王”赵本山多次互相捧场。成龙、赵本山、宋祖英等人都是在江泽民掌权时期积极为江泽民站台而名利双收。 


房祖名已有8年吸毒史。8年不出事,就在成龙公开“犯事儿”后被抓捕,意味不言而喻。

因“关心”宋祖英而送命的案例

而不具备江系背景和宣传利用价值的其他人,若敢“关心”宋祖英,后果可就不仅仅是被整一下这么简单了。

比如“广西王”成克杰,被中共官媒报导为,在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期间,伙同其情妇先后收受贿赂达4109万多元人民币,在2000年9月1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行刑队对成克杰执行了死刑。2000年8月9日,李平被判无期徒刑。

一个副国级的高官,判决后仅仅一个半月就被处决了,曾经担任人大副委员长的成克杰因此成为中共建政以来因受贿犯罪而被处以极刑的职务最高、处死最快的高级干部。

据《江泽民其人》中说,其实,成克杰贪的那点钱还不够江泽民那“中国第一贪”的儿子江绵恒贪污的零头多。事实上,不是因为官方查到了成克杰有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行后才被捕的,而是被捕之后才蒐罗证据。

据消息人士透露,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被处死的真实原因是得罪了江泽民。原因是成克杰曾表现出对人大代表、歌星宋祖英有点“关心”过度,引起江泽民醋海生波,导致小命不保。

江泽民乱港行为被曝光

此次黄秋生在金像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辞,不仅意外打到了成龙,更是一不小心打到江泽民,这也是黄秋生说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最好解释。乱港的始作俑者江泽民,与香港的渊源不仅仅是著名的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更早的要提到臭名昭著的23条。


江泽民斥香港记者“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1989年2月,在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发表的香港基本法草案第二稿中,第23条的内容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或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1989年中国六四期间,香港百万市民走上街头支援民主运动,令中共恐惧香港成为“颠覆基地”。

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前夕,中共又试图对23条叛国罪和颠覆罪进行立法,但当即遭到香港各界和英国强烈反对而被暂时搁置。

众所周知,江泽民因血腥镇压六四上台,在香港移交主权时当政,因此积极推进23条和乱港活动。

在江泽民掌控实权的2003年7月1日,为反对基本法23条立法,50万香港市民参加了由“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大游行。其后,23条立法被搁置。

2014年,历史重演,中共抛出香港白皮书,意欲变相实施23条立法,激起78万港人参加“6.22全民公投”。而后发生著名的为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最终警方对民众采取了暴力行动。2014年香港“占中”雨伞运动时,黄秋生因反对警察使用暴力,因此被封长达一年没接戏。

2016年,《成报》头版连发署名“汉江泄”的评论文章,揭露张德江依仗江泽民,伙同香港特首梁振英、中联办张晓明、廖晖等官员搅局“乱港”的丑闻。

2016年9月28日,香港雨伞运动两周年纪念日起,《成报》再次连续在头版发表系列评论文章,直指张德江及后台江泽民,印证了此前乱港四人帮中的“未知头目”是张德江,而张的背后是江泽民撑腰。《成报》在《张德江致命一击,“8‧31”决定酿占领事件》文中指,政改一役暴露张德江主导路线失败,加上张晓明和梁振英搞尽小动作,进一步撕裂社会,令香港陷入不和谐的困局,促成“占领事件”。

   
文章关键字: 成龙 江泽民“ 黄秋生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