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大状:中国迫害宗教背后的“利益链”(组图)

Filed under: 真象挖掘 |
   


研讨会嘉宾左至右:香港法轮佛学会会长简鸿章、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医师、加拿大马尼托巴大学副教授张叶玲博士、国际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前区议会议员林咏然、硏讨会工作人员张绮娴女士。(摄影:诚进)

6月10日,国际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访问香港,并出席了中国宗教自由人权研讨会,聚焦中国政府对宗教自由、尤其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亦特别论及骇人听闻的、目前正大面积在大陆发生的强摘活体器官问题。多名香港政界名人、人权律师及医师亦出席研讨会,期望能引起社会各界对中国宗教自由与人权问题的更大重视。

大卫.麦塔斯2006年被加拿大“多信仰兄弟会”社团评为“年度伟大人物”。2008年获得加拿大总督颁发“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表彰他在过去30年来不断致力于捍卫社会最弱势群体权利的努力。是公认在人权、移民和难民法律事务作出卓越贡献及巨大影响力的人权专家。2009年11月,麦塔斯获颁国际人权奖,并由加拿大政府任命为国际人权及民主发展中心董事会董事。

2010年,大卫.麦塔斯与加拿大前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因独立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找到有力的迫害证据、并在全世界揭露和制止迫害恶行的不懈努力,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2017年,麦塔斯获颁加拿大甘地和平奖。


国际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

麦塔斯:对信仰的迫害源于中共政治需要

麦塔斯在研讨会以“宗教自由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为题发表演讲。他表示,自己与乔高2006年开始一同调查与着写的《血腥的活摘器官》报告,最终各种证据均显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其实涉及大面积的谋杀与器官活摘。“中共将法轮功学员的肉体当作商品、从而赚取数以亿计的收入”。

麦塔斯指出,“法轮功不是任何一种政治运动或组织、也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系列的气功锻炼,是可以在任何地点、时间锻炼的气功,想参与者不需向任何人登记,而且所有的资讯都是公开的。法轮功也没有组织性,李洪志是法轮功的创始人、一个精神领袖,但并不是一个组织的领袖……他们并没有一个所谓的‘国际法轮大法组织’。”

麦塔斯表示,要了解中共为何如此严重地针对迫害法轮功,必须从中共政权的本质上认识,而不是只从被迫害的法轮功上找特征。他指出,共产主义是中共的本质,包括无神论、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等,是“进口自西方的”,而中共建政时利用了中华民族的民族主义。不过,中共的意识形态与中华文化却是相抵触的,当法轮功以“完全根源于中华文化”的型态出现,“中共利用的中华民族主义就相形见拙”,“中共反右运动后改革开放,资本主义‘敌人’变成了‘朋友’,所以,随处可见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当成了新的‘敌人’,以满足其政治需要。”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建政后对有组织的宗教,包括佛、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实行操控,不过法轮功缺乏组织性,中共无从入手操控,其自身的恐惧亦促使了对法轮功的诽谤与扫除。而在妖魔化、去人格化法轮功后,中共发现庞大的法轮功学员数字能够为自己带来另外的“好处”,那就是大量的活体器官、与这些器官能够带来的利益,造就了“这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事实上,麦塔斯本人多年来因不懈揭露中共迫害宗教自由的恶行,亦多次受到威胁与打压,但他并不畏惧。其专业、客观、反映真实的调查报告,已经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尊敬与重视。


台大医院云林分院泌尿部主任、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医师。

医师:大陆器官移植数字矛盾

台大医院云林分院泌尿部主任、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医师在会上亦提出了另一观点:从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数量的统计中,都能窥知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情况。黄士维指出,中国2015年公布肝肾移植人数为9660例,但3款抗排斥药物中、其中单单使用simulect就高达18500人,是中国公布肝肾移植人数的192%;

此外,中国对于器官移植的来源说法不一、经常变动,例如2005年之前,中共对是否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矢口否认,声称全部来自公民捐献。到2005年底到2006年底间,中共对使用死刑犯器官说法是互相矛盾,黄洁夫于2005年12月底承认90%以上来自死刑犯,但是随后就被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和外交部秦刚发言人否认。

黄指出,器官移植是中国医院的重要创收来源,和其他国家不一样的是,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是自费手术,不在医保范围内。“现在肾移植要花费30万人民币,肝移植花费60万元人民币。如果是亲属活体捐赠,肾移植要10万人民币,肝脏移植要30万人民币。而这20-30万人民币的差异,也成为器官仲介,器官买卖,盗卖器官的诱因。根据麦塔斯及追查国际组织调查,中国所有的弱势族群、尤其是被迫害的族群如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都是受害者。”


香港支联会主席、人权律师何俊仁。

何俊仁:港府配合中共迫害信仰

香港支联会主席、人权律师何俊仁表示,中共打压宗教自由、操控宗教组织、以极残酷的手段迫害信仰者违反基本人权。而从香港的角度来看,第一个罔断法轮功涉及“非法成分”的官员,是前特首董建华。“当时他在立法会说出来大家都很震惊,他不能这样自己断定,如果不是他利用立法会特权,我一定会兴讼他!另外一方面时任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她说:‘一国两制下,大陆法律是大陆法律、香港法律是香港法律’,结果就被迫辞职。”

何指出,自己作为香港法轮功学员的代表律师多年,亲眼见证港府配合中共打压法轮功,包括拒绝法轮功学员入境、导致神韵艺术团无法在香港演出、以及纵容青关会等中共外围组织滋扰法轮功学员等。“我们曾经要求政府交出拒绝入境的名单,但官司刚开打不久,入境处就把名单销毁,法庭都谴责这个行为,怎么可以这样。”何表示,自己仍将继续代表香港法轮功团体争取合法权益,绝不放弃,亦呼吁广大民众团结一致,结束中共专政对人权自由的迫害。

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

当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但我们知道,当一个专政政权开始迫害一个人,它将来就敢迫害更多人。目前香港最令人担心的是立法上出现漏洞,而香港在资金氾滥下,任何人都可能想为中共制造敌人而得到金钱利益。但我相信最疯狂的时刻已经过去,希望香港人未来能更团结,走出来对抗共产极权。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

支联会一直与香港法轮功团体有一定联系,因为两者都是被中共打压,受政治压迫。目前的形势有危亦有机,中共打压的原因:人数多、有信仰,同时也是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一定要有信仰,才能抗衡共产主义。我也希望大家能够互相支持与关注其他人权与自由情况,包括今年11月联合国将进行的针对中国的人权审议。

 

前区议会议员林咏然

共产党想对付的,就是自己惧怕的人,它怕正义力量会盖过它要求人们相信的共产主义,而法轮功偏偏就是那正义的信仰。对于中共活摘器官,我们一定要追究责任,用尽我们能够有的任何一点空间,追究到底,希望人们都能够选择站在正义光明的一边!

 

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胡志伟

在内地,所谓宗教自由一直是在高度监管之下,你可以看到不管是天主教、基督教、佛教或不同宗教,都要掌管在共产党下面的宗教部。中国内地所谓“宗教自由”的本身,其实是一种思想控制之下的东西。无论从任何角度,都谈不上有我们普世价值所指的宗教自由。它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远超人类可以接受的水平的,在过程中纵容这种罪行出现的中共领导,包括江泽民,一定要对事件负上责任。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退休教授郑宇硕

中共作为无神论者,对宗教的容忍度是很低的。近年由于社会的需要,它对于中国的传统宗教,即一般的所谓拜神,容忍度是高一些,但是如果这些宗教组织或者宗教精神牵涉到讲究人权、法治、民主,就无可避免地都遭遇到扼杀,例如拆十字架、不准伊斯兰教人士守斋戒,对宗教自由毫不尊重,对国民的基本宗教信仰的自由的践踏,跟它在宪法上讲的宗教信仰自由完全相反。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主席汪志远

我作为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十多年来,在调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实践中,深深地感受到中共的邪恶奸诈,达到了难以想像地步。1999年以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犯罪集团操控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党、政、军、武警、司法系统和医疗机构,对上亿法轮功信仰者进行了持续19年的迫害。一方面,强制性洗脑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拒绝放弃信仰者酷刑虐杀,甚至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另一方面,用对法轮功的仇恨和妖魔化宣传毒害全中国民众。同时,还把迫害输出到全世界,企图用经济压力迫使国际社会对迫害保持沉默。

朱婉琪律师

以往我曾入境香港声援法轮功,但近年港府配合中共打压,不再让我入境。在21世纪谈“中国人权”问题,已经不能再局限在中共破坏中国民众的基本人权问题,必须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全球范围内利用经济实力输出暴力、输出仇恨侵害民主国家的民众的信仰自由及言论表达自由的问题。我建议采取“自下而上”的人权策略,呼吁各国NGO及海内外华人进行迫害真相的调查搜集证据、传播中共侵害人权的真相、汇集广大的民意,要求各国国会进行立法。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