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佛法修鍊者被迫害簡報(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

   

 

江蘇蘇州張家港法輪功學員塗軍軍被非法判刑

山東青島喬建軍冤獄期滿面臨被劫持到新疆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橫店法輪功學員南田菊被綁架

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林曉峰被綁架情況

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李桂花遭騷擾

北京延慶縣法輪功學員康紅梅遭迫害近況

山東省淄博市房寬峰等法輪功學員面臨非法起訴

遼寧省朝陽市建平縣尹秀芝被非法開庭

蘭州法輪功學員金吉林被冤判七年

江蘇蘇州張家港法輪功學員塗軍軍被非法判刑

江蘇蘇州張家港法輪功學員塗軍軍(江西藉)近日被張家港法院非法判刑2年。非法關押地點待查。塗軍軍於2015年5月29日夜遭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張家港市看守所。


山東青島喬建軍冤獄期滿面臨被劫持到新疆

山東省青島市法輪功學員喬建軍2012年7月15日在山西省文水縣被警察綁架,後被文水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晉中監獄。就在喬建軍2016年四年冤獄將滿時,他在山東省的家屬突然接到來自新疆公安局的電話,說按照所謂的法律規定,要由沙灣縣警察把喬建軍送回父母居住地,並交給當地公安局。這突然其來的“關心”令家屬悲憤交加,本以為四年冤獄到期,喬建軍能獲得自由,沒想到走出小監獄,又要進入大監獄。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橫店法輪功學員南田菊被綁架

2016年6月29日上午10點左右,武漢市黃陂區橫店派出所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南田菊家,將南田菊及其未修鍊的丈夫帶到派出所,大約1個多小時後放回。


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林曉峰被綁架情況

2016年6月28日早上大約7點左右,大連法輪功學員林曉峰到自家電腦店開門,被石河鎮派出所幾名警察綁架到派出所並問話,並非法抄家,非法抄走三台電腦。林曉峰於當天上午回家。

石河派出所電話:0411-87260219


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李桂花遭騷擾

2016年6月29日上午11點,吉林省通化縣二密派出所所長陳樹國因為訴江一事對法輪功學員李桂花進行電話騷擾;下午1點多鐘,陳樹國帶七、八個警察闖到李桂花家逼問訴江之事,逼迫簽字,把李桂花兒子驚嚇得心臟出現異常。傍晚5點多鐘,陳樹國又安排警察再次到李桂花家,逼迫李桂花放棄修鍊法輪功,遭李桂花拒絕。


北京延慶縣法輪功學員康紅梅遭迫害近況

北京延慶縣法輪功學員康紅梅2015年6月21日出去做真相時被綁架,被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後,以取保候審為名回家。6月23日左右,自稱教師的一男一女到康紅梅的家,因康紅梅沒在家,他們留個電話號碼給其家人,叫康紅梅回來後給他們打電話。康紅梅回電話時,是一個男的接的電話,他對康紅梅說:“你哪兒也別去,你那個事還沒完。”

康紅梅問他是哪裡的他不說。7月1日下午,又有一女的給康紅梅打電話說:“你要隨傳隨到,你請律師吧。”接着就把電話掛了。

7月1日給康紅梅打電話的號碼:01059559707


山東省淄博市房寬峰等法輪功學員面臨非法起訴

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法輪功學員房寬峰、黃福堂、李少芹、王亮的案子已送至張店區檢察院公訴科。高新區法輪功學員王長青、王長春的案子已被送至高新區檢察院公訴科。淄川區法輪功學員牛清泉、楊長寬的案子已被送到淄川區檢察院公訴科。上述法輪功學員於2016年3月21日被綁架。

 



遼寧省朝陽市建平縣尹秀芝被非法開庭

遼寧省朝陽市建平縣法輪功學員尹秀芝被非法關押已近8個月,因絕食抵制迫害,被強制灌食,身體遭受嚴重摧殘,從盤錦市看守所轉回當地,現被非法關押於朝陽市看守所。

尹秀芝一審被建平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罰金2萬元。尹秀芝上訴至朝陽市中級法院。

2016年6月30日上午11點左右,朝陽市中級法院在西大營子刑事審判庭對尹秀芝非法二審開庭。主審法官孟凡石態度惡劣,多次打斷律師的辯護和尹秀芝的自我辯護。

整個非法庭審期間,尹秀芝身體很虛弱,需要人攙扶,形銷骨立,說話前需要深呼吸才有力氣。

尹秀芝最後陳述時仍善心勸誡法官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遭到法官孟凡石粗暴打斷。

非法庭審前,因擔心尹秀芝身體狀況,家屬曾去朝陽市看守所要求見尹秀芝,後被看守所打電話叫來110,將尹秀芝83歲老母親拖出看守所接待室,造成身體多處淤青。

家屬向朝陽市中級法院遞交《變更強制措施申請書》,遭到朝陽市中級法院拒絕。

 

 


蘭州法輪功學員金吉林被冤判七年

甘肅省蘭州市榆中法輪功學員金吉林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收到榆中縣法院的枉法裁判書,被冤判七年。七月二日上訴期滿,家人於七月三日才輾轉了解到被冤判的消息,律師七月五日下午四點多在榆中看守所會見了金吉林,金吉林已經自己提起上訴。

金吉林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凌晨在租住房被蘭州市國保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榆中縣拘留所,後又轉至榆中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蘭州市榆中縣法院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對金崖村法輪功學員金吉林進行非法庭審,沒有通知家屬。構陷金吉林的案件進入檢察院、法院階段,金吉林的家人沒有接到任何通知,家人到榆中縣法院詢問案件情況,也一直得不到具體的答覆。當家人給主辦法官蔣劍鳴打電話,問詢開庭時為何不給家屬通知,蔣劍鳴胡說:金吉林不請律師就不用通知家屬。
來源: 明慧網(有節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