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員陶傑指「反送中」是陰陽結合的「制度革命」勝算高

Filed under: 評論觀點 |
   

時事評論員陶傑談「反送中」運動。(攝影 )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已持續三個月之久仍未有消退的跡象,中共和港府當局似乎採取了表面上軟性拖延方式企圖將運動慢慢消耗。著名時事評論員陶傑稱「反送中」運動是陰陽結合的「制度革命」,「和理非」與「勇武派」配合得相當好,令北京當局目前苦無對策和害怕,運動最終取得勝利的成算高。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會星期四舉行主題為「被時代選中的香港人——『反送中』運動何去何從」論壇,邀請著名時事評論員陶傑及劉銳紹,一同討論「反送中」運動的走向以及香港前景。

陶傑表示,今次反送中運動與其說是「時代革命」不如說是「制度革命」,從一個很簡單的香港人在台灣被殺事件,演變成香港這20多年來制度的缺失問題,從住房、土地,到港人自治高度自治、普選問題,以及在梁振英時代積累惡化的問題,輪到由林鄭月娥去承受。「行政長官的代表性及立法會等等,已經到了下一代要大清算的時候。」

陶傑強調,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和理非」與「勇武派」配合得相當好。「總結這三個月來看,我覺得『勇武與和理非』並無衝突,一長一短,一陰一陽,一剛一柔,這個很合乎中國道家太極的理念。與2014年不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願意付出代價犧牲,和理非的人不願和勇武割席,這個新的戰略搞到對方沒辦法。今次與03年反『23條』不同,當年北京沒有出面,但今次「是北京自己講明五大訴求不能退讓,將自己的國力及氣勢壓進去,但現在崩了一條,令現在年輕人覺得既然衝破了一道門,內城的其它門也可以衝破。」

陶傑指,北京因為制度的演變無法應對新的挑戰,於是其應對的方式令這場運動急速惡化:「包括他委任的林鄭、各級官員以及整班同路人管理危機的能力質素和品格,於是令一號風球變三號,三號變九號,然後便十號風球。今次引起反送中運動的責任完全在特首林鄭月娥以及背後統戰的利益集團身上,他們一手造成,一手引起,一手惡化。他們沒有辦法和能力去處理。」

對中共是否出動解放軍,陶傑認為中共出兵鎮壓的可能性低,除了中共利益集團在香港有龐大的利益外,包括在港數千億的資產和香港引進外資的能力,還包括林鄭月娥無法信任。「真要出兵第一個要抓林鄭,因為她涉嫌向外國勢力透露國家機密(故意泄漏錄音講話),『緊急法』等同出兵推出的可能性也低,所以香港人要不斷叫林鄭下台,中央就會更不讓她下台,香港的抗爭局面就會很微妙。」

他形容在北京很害怕,因為運動有外國參與,美國國會關係法正醞釀出來,也是令本次反送中運動的成功率高了。「如五大訴求已經成功爭取撤回修訂,這在過去是沒有的。」

劉銳紹表示,目前香港的情況跟「六四」運動的前期很像,但「反送中」運動中的年輕人比「六七暴動」、「八九民運」、「雨傘運動」的同代人都「醒目」,懂得進退有據,由於中共的鬥爭模式則從未改變,加上未來美國會逐步升級對中共的冷戰 從貿易戰升級到金融戰以致超限戰,這都將令中共內外交困,香港的抗爭無形中的壓力也會間接減少。

但他提醒,抗爭者要更加理智和清醒的中共,才能讓運動得到更大的成果。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