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冤律師”李金星或被吊銷執照 疑多次衝擊官方底線遭報復

Filed under: 民冤抗暴 |
   

李金星律師 網絡圖片

代理過多起敏感案件、因參與過聶樹斌等著名冤案平反而得名“伸冤律師”的李金星,近日在社交媒體透露,自己的執照可能被吊銷。他說山東省司法廳正式啟動吊銷律師執照的原因是“發了五條微博”,但來自不同渠道的消息認為,事情可能並不簡單。

7月19日,李金星通過新浪微博、推特等社交網絡平台發布消息,“今天山東司法廳正式和我談話,關於我的吊銷律師證案,正式開始了。我估計兩周內律師證吊銷。主要是微博發言,罪狀五條微博。第一條就是湖南文東海律師吊證,我說法治大倒退;第二條就是李寧母親李淑蓮上訪致死八年未決我給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寫公開信。我的執業生涯馬上結束了,我不後悔。”

目前,新浪微博已經刪除了這一條內容。

李金星近年來參與了多起重大刑事冤案的平冤工作,其中包括知名度頗高的北海裴金德故意傷害案、聶樹斌殺人案、念斌投毒案、福清紀委爆炸案、陳滿殺人放火案等。最近一起由他代理、並且成功獲平反的冤案是金哲宏殺人案;2018年11月,中共官媒在報導此案平冤時,也大都提到了辯護律師李金星的名字。

李金星對《德國之聲》表示,他即將被當局吊銷執照,具體的原因恐怕不止是官方所說的“幾條微博”。這與他長期在多起案件中與官方路線不一致“肯定也有不小的關係”。

李金星律師並非第一次受到當局的行政處罰。早在2016年底,他就遭到過濟南市司法局“停止律師職業一年”的處罰,理由則是他於代理維權人士楊茂東(郭飛雄)、孫德勝案件期間在廣州天河區法庭上存在“擅自發言、打斷法官發言、糾纏法庭、言語攻擊法官”等行為。據其本人介紹,當時,天河區法院臨時決定給被告人增加一個尋釁滋事的罪名,李金星要求需要時間以準備辯護,但法院予以拒絕,理由是律師是專業人士,可以立即進行辯護。李金星一直在舉手,在發言,所以,據此被法院認定李金星擾亂法庭秩序。

在郭飛雄案中的表現,以及早年代理北海裴金德案時的做法,使得李金星被中共官媒歸入了“死磕律師”的行列。李金星表示他的這些年經歷正好體驗出中國目前刑事辯護的現狀:“當我們律師要求司法公正的時候,找不到解決的途徑。在互聯網時代,我們只能依託於社交媒體上發布消息,指出案件的不公。這體現了對律師管制的要求與律師尋求司法公正、要求言論自由的衝突。”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山東體制內人士表示,目前官方公布的所謂理由,可能只是檯面上的說法,李金星之前長期代理敏感案件就一直被打壓,但近期他代理安邦集團前董事長吳小暉申訴案,發布吳小暉母親為子鳴冤,以及控訴百億資產遭專案組掠奪的相關資訊,更觸碰涉及權貴階層的司法黑幕,導致有關方面不安,所以大半年來濟南司法局對他懸而未決的打壓迅速提升,並立即移交省司法廳直接辦理。

律師任先生表示,李金星以前代理很多洗冤案,官方一直不滿,但今次代理吳小暉案件,可能是被整肅的直接原因。但按照官方的手法,真正敏感的原因,官方從來不會說明,而是找其他理由打壓。

他說:前段時間香港的一個什麼節目,他接受採訪的時候,和高層的論調不一致,這也是一些積累吧。那吳小暉的那個肯定是個直接因素。大陸這個東西,很多時候表面的那些理由都不是真正的理由,都是間接地找一些不是事的事,就是利用這種方式來震懾其他人,真正的那些敏感的事它反而不會拿出來。你看看陳建剛代理周永康的兒媳婦的那個案子,私下裡司法局的那些跟他說讓他人間蒸發。那真處罰他的時候會拿那個事情說嗎?肯定不會。

不過李金星說,他目前沒有證據證明司法廳是因為吳小暉案而打擊他,律師必須以證據說話,所以他不好做什麼判斷,但在他接該案之前,司法部門就一直想打壓他。

李金星表示,即便今後沒有了律師執照,他還是“想為弱勢群體做些事情;只要有法律知識,就依然能夠幫助窮人。沒有了律師證,也許反而會有更多的時間去做這樣的事情。”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