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一縣長被關進“集中營” 親屬海外求助

Filed under: 民冤抗暴 |
   

被關押在新疆一所“集中營”里的維吾爾族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中共在新疆“集中營”大量關押各族民眾引發國際社會強烈譴責。日前,一名哈薩克斯坦公民揭露,她的表哥、新疆托里縣前縣長,因在任期間拒拆清真寺被送入新疆“集中營”。

11月7日,自由亞洲報導,新疆的穆斯林人士不分性別、年齡,也不管你官大官小,只要涉及宗教信仰,不將宗教中共化,都可能會被送入所謂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

一位居住在哈薩克斯坦的婦女努爾加納提.烏蘭拜,本周通過視頻發出求助,要求國際社會關注她被羈押的表哥卡哈爾曼.阿合曼。卡哈爾曼.阿合曼是新疆托里縣前縣長。

據介紹,阿合曼,1972年生,新疆沙灣縣人,在新疆托里縣擔任縣長,在任職期間,因拒絕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營”,到今天為止已經18個月了,沒有任何音訊,不知死活。

另外,從拘留營獲釋的新疆居民努爾蘭.庫合都伯,現居住在哈薩克斯坦,他對自由亞洲講述了他在察布查爾縣“政治教育培訓中心”的經歷。

現年56歲的努爾蘭表示,2017年8月15日,他持中國護照從哈國返回中國,9月3日他被無緣無故的帶到察布查爾縣政治教育培訓中心,進去後才發現那是一所監獄。在“集中營”里,穿迷彩服的獄警手持電棒,每天對他們大吼大叫。

努爾蘭說,該“集中營”內羈押了一萬多人,管教說他們都是罪犯:“我們所有人去上廁所,必須要在5分鐘內上完廁所。吃飯前要唱紅歌,吃飯、來回,限時10分鐘。我們被關押的大約有一萬四千人。他們把我們分成三類,強班、中班、普班。我在普班,普班也有酷刑室。”

努爾蘭說,他當時見到不少人被拖出囚室毆打,十分恐懼:“會有人被帶出去毆打,經常聽到他們的慘叫聲。”

努爾蘭被迫注射不知名的藥物。其後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包括呼吸困難,不能大聲說話。

去年1月28日,努爾蘭再次回到“集中營”。他說當局羅列了160條罪行,強迫被羈押者自己“認領”其中任何一條或幾條罪狀,有的罪行是“曾經去過哈薩克斯坦”,又要求每人會寫3000個漢字,否則不會釋放。

當努爾蘭達到當局要求後獲得釋放。回家後,努爾蘭發現,他的大哥、妹妹全被軟禁。

努爾蘭的妻子阿伊努爾(音)是一位退休教師,努爾蘭說,他被羈押期間,其妻子被要求在全校師生大會上讀認罪書,內容是感謝中共政府給他們悔改的機會。

努爾蘭今年獲釋後,來到哈國。但他至今感到身體不適,相信與被注射藥物有關。

今年10月11日,澳大利亞維吾爾族人權活動者阿斯蘭(Arslan)在推特上公開了一段關於新疆“集中營”的罕見視頻。據發布者CJ Werleman介紹,中共官員帶領中國記者參觀了新疆的一個“集中營”,而且還參觀了酷刑室。

據視頻顯示,一名獄警為參觀者介紹了各獄室的情況,在一個房間內的地上、牆上擺放着各種刑具;在另一間牢房內,鏡頭特別拍到了兩間封閉式的約1米高、0.5米寬類似獸籠式的建築物。可以想像,如果羈押者被長時間囚禁於此,將會痛苦不堪。

在9月,兩名從中國獲釋的哈薩克族人向外界披露了他們被羈押在新疆監獄“集中營”的一段親身經歷。

據稱,在新疆部分監獄的地下20米處,羈押者被關押在囚室中的鐵籠內。期間遭到獄方酷刑及虐待,有人被強行注射、接種不知名的疫苗,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

今年7月,有知情人對大紀元報料新疆“集中營”的罕有內幕。據介紹,中共“集中營”完全是監獄化管理,主任多是國保和“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借調過來的,大隊長有其他公檢法借調的。營內關押的不只是維吾爾人,也有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等各種各樣的人群,不管是維族人還是漢族人都深受其害。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