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入局最大黑馬幫習上清華 習當時身份如此低賤

Filed under: 官場動態 |
   

 

10月25日,中共十九大一中全會上,習近平親信、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王晨當選政治局委員,成為本屆最大“黑馬”。據台灣媒體報道,王晨曾是幫助習近平上大學的人。因為習近平曾是受迫害的中共定義的所謂黑崽子,身份低賤,不被允許讀大學。

 

“黑馬”王晨推薦習近平上大學

10月25日,中共十九屆政治局常委集體露面,他們是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

同時,新一屆25名政治局委員是:丁薛祥、習近平、王晨、王滬寧、劉鶴、許其亮、孫春蘭(女)、李希、李強、李克強、李鴻忠、楊潔篪、楊曉渡、汪洋、張又俠、陳希、陳全國、陳敏爾、趙樂際、胡春華、栗戰書、郭聲琨、黃坤明、韓正、蔡奇。

 

其中,外界認為最大的“黑馬”是今年12月將滿67歲的王晨,他是中共人大副委員長。

據前北京師範大學教師高新此前披露,王晨是習近平當年下鄉插隊時的“北京哥們”。

王晨與習近平都是1969年以知青的身分前往陝西省延安地區插隊勞動,當時習近平是在陝西省延川縣文安驛公社梁家河大隊插隊。隨後,王晨被調入中共宜君縣縣委工作;1973年,調任中共延安地委。

據中央社報導,王晨是推薦習近平上大學的具體運作人,他當時是陝西延安地委辦公室官員,成功讓習近平進入北京清華大學就讀。

習近平曾回憶說,“像我這樣家庭背景的人,在當時是不可能被錄取的。”當時,清華大學有兩個名額在延安地區,全分給了延川縣。習近平表示,他三個志願都填清華,讓他上就上,不讓他上就拉倒。1975年,習近平進入清華大學。

後來,王晨於1995年升任光明日報社總編輯,2000年調任中宣部副部長,2008年出任中共中央外宣辦、國務院新聞辦主任,2013年3月升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兼祕書長,2015年7月兼任中共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書記。

習近平10歲成“黑崽子”,13歲成反革命,15歲進少管所

習近平10歲時就被打成黑幫子女。15歲時,北京朝陽區北苑768號的北京少年犯罪管教所黑幫子女學習班正在等著習近平的到來。

共識網2013年發表與習仲勛有忘年之交的楊屏的文章《習仲勛與近平的父子情》。楊屏回憶說,1976年7月20日,習仲勛將兒子從北京召到了河南洛陽,而那時正是酷暑難當。而在此前的一個月的那天晚上,習仲勛因為想念兒子,竟當著這個“忘年之交”的“小朋友”楊屏的面,哭了兩個小時都不止。

 

圖說:習近平與父親習仲勛及弟弟習遠平。(左一是習近平,中是習遠平,右是習仲勛)

楊屏回憶說,當時他和習仲勛碰杯喝酒,酒還沒有下肚,他眼淚又湧出來了。“放下酒杯,他用兩隻大手蓋住整個臉,擦了好幾遍眼淚。抬眼看着我說: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顧得這麼好。我也是當爸爸的,因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文章說,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習近平剛剛13歲,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話,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在中央黨校的院子里關押了起來。中央黨校召開批判六個“走資派”的大會,最後一個人就是習近平,前五個是大人,第一個是楊獻珍,六個人戴着鐵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壓的受不了,習近平只好用兩隻手托着。他媽媽齊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媽媽齊心被迫也要舉手喊口號打倒她兒子。批鬥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見。

然而,一次意外的相見,則成為母親齊心一生的痛。一天夜裡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習近平跳窗戶跑回家,媽媽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媽媽,我餓。”近平哆哆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

文章還描述道,不過,習近平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着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習近平知道不是媽媽心狠,而是被迫無奈。如果不去報告,就是包庇現行反革命,媽媽也會被抓走,那樣,遠平和安安怎麼辦?他倆還是小孩子啊!

飢腸轆轆的習近平,當著姊姊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最後,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他,讓習近平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